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古今纵横 > 代表委员热议,我国载人登月已具备相关能力

代表委员热议,我国载人登月已具备相关能力

2020-04-26 19:45

图片 1

图片 2

代表委员勾勒中国太空探索新图景

在最新发布的十三五纲要中,多个项目与航天直接相关,引来航天界代表委员热议。十三五期间,中国要在太空干这些大事。

资料图:中国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保存图片可查看大图)

张柏楠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载人登月的研究,多年来从未间断,而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

今年是我国航天发射的大年,新年伊始就紧锣密鼓进行了数次发射,而在当下举行的全国两会上,中国航天也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热议的高频词语。

建设两室一厅空间站

(北京青年报3月8日报道)从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到我国空间站飞行任务即将拉开序幕的消息发布,航天领域近期连传“捷报”,引发国内外关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载人登月的研究,多年来从未间断,而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

无人探测器

不管是中国空间站的建设、月球基地的规划、火星探测的计划,还是中国新一代载人飞船、重型火箭、商业航天卫星星座等研制进展,会场内外传递着一个个有关航天的最新动向,勾勒出中国面向未来的太空探索新图景。

十三五期间,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将实施一系列任务。

■无人探测器 着陆月球背面意义非凡

着陆月球背面意义非凡

今年中国大火箭复飞 12年后重型火箭将首飞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代表介绍,中国将在今年下半年发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随后发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先后与天宫二号对接;2018年前后发射试验性核心舱,2022年前后发射基本模块为20吨级舱段组合的空间站。

从无人探测器登月到载人登月,再到普通人上太空、月球旅行,我们还要等多久?

从无人探测器登月到载人登月,再到普通人上太空、月球旅行,我们还要等多久?

备受关注的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发射失利事件,在这次全国两会上终于迎来了一个关键进展。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委员介绍,将建成的空间站包括一个核心舱、两个实验舱,整体呈T字构型。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载人登月的研究,多年来从未间断,而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随着我国航天技术发展,已逐步具备实现载人登月的能力,只要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他还提到,对于太空旅游和月球旅行的探索,国内外也在进行有益尝试。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研究院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载人登月的研究,多年来从未间断,而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随着我国航天技术发展,已逐步具备实现载人登月的能力,只要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他还提到,对于太空旅游和月球旅行的探索,国内外也在进行有益尝试。

全国政协委员、航天科技集团科技委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包为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已查明长征五号故障原因,目前正在开展改进措施验证工作,计划于今年下半年“复飞”,即实施长征五号遥三火箭飞行任务。

除了两室一厅结构,核心舱的五个对接口还可以对接一艘货运飞船、两艘载人飞船,另有一个供航天员出舱活动的出舱口。

“嫦娥四号登月任务中,有一点值得注意,发射在地月引力平衡点——拉格朗日L2点轨道上的‘鹊桥’中继卫星,在此间发挥了很大作用。”张柏楠解释说,月球背面有一个特点,就是始终背朝地球,使得月球背面成为与地面通信和测控的禁区,像美国、俄罗斯这些国家,之所以没有选择在月球背面着陆,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建立通信联系。“但中国发射的‘鹊桥’中继卫星,解决了这一难题。它可以为嫦娥四号的着陆器和月球车提供地月中继通信支持,再进一步说,如果国外有需要,‘鹊桥’也可以提供数据中继的服务。这是具有创新意义的。”张柏楠也表示,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

“嫦娥四号登月任务中,有一点值得注意,发射在地月引力平衡点——拉格朗日L2点轨道上的‘鹊桥’中继卫星,在此间发挥了很大作用。”张柏楠解释说,月球背面有一个特点,就是始终背朝地球,使得月球背面成为与地面通信和测控的禁区,像美国、俄罗斯这些国家,之所以没有选择在月球背面着陆,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建立通信联系。“但中国发射的‘鹊桥’中继卫星,解决了这一难题。”

长征五号是我国目前起飞规模最大、运载能力最强、技术跨度最大的一型运载火箭。2017年7月2日,我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五号遥二火箭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

去月球背面转转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它可以为嫦娥四号的着陆器和月球车提供地月中继通信支持,再进一步说,如果国外有需要,‘鹊桥’也可以提供数据中继的服务。这是具有创新意义的。”张柏楠也表示,此次无人探测器着陆月球背面,也为未来载人登月积累了有益经验。

全国政协委员、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党委书记赵小津表示,为充分利用长征五号遥三火箭发射机会,该院于去年启动了该任务搭载卫星的论证工作,决定研制实践二十号卫星,对东五平台八大项关键技术进行全面验证,此举有望推动并牵引以下一代大容量宽带通信卫星为代表的型号立项工作。

未来两年,嫦娥五号、四号探测器将先后飞往月球。

载人登月

此外,面向未来的中国重型火箭也有了最新进展。来自航天科技集团的消息显示,目前该集团正在开展重型运载火箭关键技术攻关和方案深化论证,计划于2030年实现重型运载火箭首飞。

探月工程三期总设计师胡浩代表透露,嫦娥五号将在年内完成总装测试,预计在2017年发射。

研究从未中断

全国人大代表、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院长刘志让透露,用于重型火箭的三型液体发动机,目前正在开展关键技术攻关和方案深化论证工作,今年有望完成500吨级发动机工程样机的整机生产和装配。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科技委顾问叶培建委员表示,嫦娥五号有望实现中国航天的四个首次: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首次从月面起飞;首次在38万公里外的月球轨道上进行无人交会对接;首次带着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

对于目前在登月方面取得的成绩,张柏楠评价说,“我们探索浩瀚宇宙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探索月球,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月球;另一方面,也为探测更远的行星积累经验,比如火星。”

他还透露,我国正在持续开展以液氧烃类发动机为代表的火箭动力可重复使用技术研究,突破了产品不下台连续多次热试车、大范围推力调节、多次起动、重复使用快速处理等多项关键技术。

国防科工局最近发布,探月领导小组已确定着陆器和巡视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开展就位和巡视探测,并增加中继卫星在地月L2点进行中继通信的嫦娥四号任务实施方案,将在2018年6月发射中继星、同年年底发射着陆器和巡视器。

无人登月有了突破,载人登月还会远吗?对于不少航天迷关心的这一问题,张柏楠回应:“可以用两句话来答复,第一句话是:对于载人登月的研究,这么多年来从未间断,‘先无人后有人’;第二句话是,目前我们国家的技术发展,逐步具备了实现载人登月的能力,只要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实现载人登月。”

今年将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未来将建造月球基地

该任务最大的难点在于,人类在地球上无法与月球背面直接通信。叶培建说,利用中继星实现地球与月球背面的通信,这是中国人的创举,如同在距离月球8万公里的地方布置一个通讯站,可与地球保持全天候通信。

张柏楠表示,在载人登月方面,随着神舟飞船已经基本转入应用阶段,中国空间站的建设正在按计划实施。“包括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在内,突破了交会对接、组合体控制、推进剂在轨加注等一系列载人航天关键技术,圆满完成了载人航天工程第二步任务目标。目前,正在开展空间阶段建设,各舱段研制进展顺利,今年将全面开展正样研制和试验,为按期发射打牢基础。”

嫦娥四号任务是今年航天的一个重头戏,此前官方已经公布嫦娥四号将在月球背面软着陆。而来自航天科技集团的最新消息显示,嫦娥四号探月任务将分为两次发射。

火星探测一次实现绕、落、巡

3月4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发布的最新消息也显示,我国空间站飞行任务即将拉开序幕,“空间站建造完成后,将在轨运营10年以上。届时,中国航天员长期在太空驻留和多次往返也将成为常态”。

赵小津说,由于月球的自转、公转周期相同,月球总是有一面背对着地球。这造成了一个结果,即地球无法直接与月球背面的探测器进行通信。因此我国将在今年上半年,先发射一颗月球中继星,在地月引力平衡点拉格朗日L2点进行中继通信,该卫星可将嫦娥四号获取的科学数据传回地球,地球也可通过该卫星,对月球背面的探测器进行有效测控。

2011年,中国首颗火星探测器萤火一号坐上了不靠谱的顺风车。它搭载于俄罗斯的福布斯土壤号火星探测器内部升空,因该探测器变轨失败而迷失在太空。此后数年间,中国火星探测计划一度搁置,以至于让亚洲首个成功抵达火星的探测器名号被印度的曼加里安号摘得。

30岁左右年轻人

至于嫦娥四号探测器,则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发射,最终登陆月球南极附近的艾特肯盆地——这将实现人类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近日,叶培建表示,中国有可能在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经过数月飞行后到达火星。

是航天“主力军”

嫦娥四号原本是嫦娥三号的备份。不过赵小津表示,嫦娥四号的着陆方式、工作状态和嫦娥三号有很大区别,后者是以弧形轨迹缓慢着陆,而嫦娥四号则受月球背面环境影响,只能采取近乎垂直的着陆方式,这也对其性能提出更高的要求。

叶培建说,尽管中国不是第一个实现火星探测的亚洲国家,但起点和水平很高。与曼加里安号探测器只是绕火星赤道轨道飞行、只能看到火星腰带不同,中国首个火星探测器将绕火星飞行,并对火星进行全球探测。此后还将着陆火星,让火星车在火星表面走起来。

谈到航天人才培养的问题,张柏楠认为,目前的人才情况有点类似载人航天刚开始的阶段,但又有差异。“相同的地方在于,跟社会上其他职业相比较来说,搞航天的收入确实不算很高,没有到很吸引人的地步,这是导致一些人才外流的原因。”

至于月球探测工程三期即“绕”“落”“回”中的“回”这一步,其任务是实现无人采样返回。这项任务包括嫦娥五号和嫦娥六号两次任务。其中,嫦娥五号计划明年实现月球软着陆以及采样返回,有望实现我国开展航天活动以来的4个“首次”——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首次从月面起飞;首次在38万公里外的月球轨道上进行无人交会对接;首次带着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

北斗导航实现高精度全球覆盖

他谈到,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以前人才出走后,大多经商去了,“但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创业公司,‘出走的’可能还是从事跟航天有关的工作。”张柏楠表示,在正确的引导下,市场的良性竞争将会给中国的航天事业带来裨益,推动中国航天的发展。

这之后,我国还有望迎来月球探测工程四期,即建造月球基地。赵小津透露,我国正在对此进行规划。他说,起初将通过智能机器人来控制基地,进行载人登月后,基地将得到人的短期照料。

北斗系统全球组网有望在今年年底拉开序幕。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主任冉承其透露。

张柏楠也谈到自己所在的研究院的情况。“总的来说,人才流失的比例不是很高。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能坚持下来的人,也都是真正热爱航天事业的人。”

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 2030年前后实施小行星探测

从2015年3月到今年2月,北斗工程发射了5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开展了新型导航信号、星间链路等试验验证工作,并适时入网提供服务。至此,北斗迈出了向全球覆盖的坚实步伐。

谈及人才培养,张柏楠表示,一直以来,不管是航天科技集团还是自己所在的研究院,都注重给年轻人创造机会。“机会比我们那个时候多得多。”张柏楠笑称,“举个例子,近几年,我们国家的卫星发射数量不断增加。这意味着什么?对航天人来说,机会更多了,舞台更大了,对年轻人来说也是如此。”

谈及载人登月,就绕不开载人的交通工具——载人飞船。全国人大代表、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载人航天工程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透露,目前我国正在研究新一代载人飞船。

今年中国还将发射2颗北斗导航卫星,作为已有卫星的备份和保底。冉承其说,如果能在2018年以前发射18颗新北斗卫星,将构成全球基本星座。

“载人航天只是中国航天的一个代表,除此之外,像‘鹊桥’中继卫星以及其他卫星的研究,这些都是年轻人的‘舞台’。”张柏楠提到,在航天科研领域,30岁左右的年轻人实际上占比最大。

他说,现有的神舟飞船,尽管是自主研发,但是很多技术、能力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差距。此外,现有的神舟飞船是一次性使用,而根据未来航天发展需求,我们更迫切需要研发出既可以登月,又具备天地往返低成本的多用途飞船。

按照计划,北斗系统将于2018年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基本服务;2020年前后,将建成由5颗地球静止轨道卫星和30颗非地球静止轨道卫星组成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提供覆盖全球的高精度、高可靠的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

“现在航天专业的学生,总体来说素质不错,生源也比以前多。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与航天相关的项目数量多了,技术难度也增大了,需要的岗位自然也就更多了。正因如此,年轻人一来,就能参与到这些项目中。现在的项目周期也很短,做完这一个便投入到下一个项目中,年轻人能够很快在实践中成长起来。”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雅

根据计划,我国将在2022年前后完成中国空间站建造,开展大规模的空间科学研究和应用。

建成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

张柏楠告诉记者,航天员往返空间站的运输任务,还将由现有的神舟系列载人飞船承担。他说,去年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阶段任务的圆满收官,就意味着,用于空间站工程的神舟载人飞船和天舟货运飞船的状态已经确定,这两型飞船具备执行空间站任务的能力。

今年1月5日,高分四号卫星发回首幅图像。图像质量优越,达到预期目标。

2016年1月,我国火星探测任务已经批准立项,预计在“十三五”规划的末年,即2020年左右由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发射一颗火星探测器,直接送入地火转移轨道。

高分四号意义极为重大,不亚于大飞机C919下线。叶培建说,该卫星悬停在赤道上空36000公里的轨道,凝视区域涵盖中国周边、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分辨率达到50米以内。

赵小津告诉记者,火星探测器如能在2020年发射,将于2021年飞到火星,届时,我国火星探测将一次实现“环绕、着陆、巡视”3个目标,这是其他国家第一次实施火星探测从来没有过的,面临的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

此前,中国先后发射了高分一号、二号卫星,其数据广泛应用于多个行业、千余家单位。目前,高分专项已在21个省级行政区域建立数据与应用中心。

他说,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主要涉及空间环境、形貌特征、表层结构等研究。为了实现这些科学目标,火星探测器共有13种有效载荷,其中环绕器7种、火星车6种。

记者从国防科工局了解到,中国计划于今年8月发射1米分辨率雷达遥感卫星高分三号。其他高分系列卫星也将在2020年以前发射升空。高分系列卫星覆盖从全色、多光谱到高光谱,从光学到雷达,从太阳同步轨道到地球同步轨道等多种类型,将构成具有高空间分辨率、高时间分辨率和高光谱分辨率的对地观测系统。

记者还从航天科技集团了解到,在月球、火星探测任务开展的同时,我国还将在2030年前后计划实施火星采样返回、小行星探测、木星系等探测,开展关键技术研究,推动深空探测工程实施。

新一代运载火箭挑起大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3月19日 10 版)

今年,备受瞩目的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七号均将亮相。

相关专题:2018年两会专题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原党委书记梁小虹委员介绍,长征七号火箭目前已进入全面总装阶段,预计今年6月首飞。未来可用于发射货运飞船;长征五号火箭计划于今年9月首飞,将使中国火箭运载能力与世界主流相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胡浩说,长征五号将为中国探月三期工程提供动力。

2015年9月,中国另外两型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六号和长征十一号先后首飞成功。长征六号将20颗卫星送入太空,创造了中国一箭多星发射新纪录;长征十一号可满足不同任务载荷、不同轨道的多样化发射需求,可在24小时内完成发射准备工作,对提升快速进入空间的能力具有里程碑意义。

梁小虹还透露,中国重型运载火箭已完成深化论证,有望15年内首飞。其运载能力将达到中国现役火箭的五倍,可以满足载人登月、火星取样返回等任务需求。

相关专题:两会上的科教大咖,他们说了啥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古今纵横,转载请注明出处:代表委员热议,我国载人登月已具备相关能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