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古今纵横 > 艇员从鱼雷管爬出,号上装备SRDRS援潜救生系统

艇员从鱼雷管爬出,号上装备SRDRS援潜救生系统

2020-01-03 19:19

美国海军近日为潜艇保障船“支配者”号安装了首套SRDRS援潜救生系统。该保障船目前部署在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市的北岛海军航空站。

图片 1

原标题:“深海120”—水下援潜救生“急先锋”

中国国产潜艇救援船实现全电推进

4月27日,驻北岛海军航空站的水下救援司令部成员与承包商凤凰国际控股集团完成了“支配者”号SRDRS援潜救生系统的安装工作,“支配者”号是美国军事海运司令部租用的民用船舶。

  如何救援一艘失事潜艇

图片 2

【环球网军事10月19日报道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提及中国海军的高速发展,外界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庞大的航母、威武的大型驱逐舰……然而这些主力战舰形成战斗力的背后,离不开各种“身怀绝技”的保障部队。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北海舰队某防救支队拥有世界顶级技术的海上援潜救生平台和高科技搜寻探测装备,还保持着载人深潜试验的亚洲纪录。不久前,《环球时报》记者与全军唯一的海上防险救生支队有了最近距离的接触。

美国海军表示,这是“支配者”号首次安装具有高压下运行能力的SRDRS援潜救生系统。

  ——海军南海舰队某防险救生支队新年度实战化援潜救生训练见闻

中国海军“长岛”号援潜救生船及其搭载的深潜救生艇。李唐 摄

长岛船可灵活地原地转弯

“这是世界上仅有的几套移动救援系统之一”,美海军水下救援司令部司令马克·哈森伯格称,“该系统可快速部署,对美军乃至外国潜艇进行救援”。

  南海某海域,“潜航深海的某型潜艇突发险情,潜坐海底,与外界失去联系”。1月中旬的一天,接到“救援”任务的南海舰队某防险救生支队多艘救生船和拖船快速前出,前往“疑似事发海域”。一场实战条件下的援潜救生演练迅即展开。

11月15日上午,在南大西洋海域执行任务的阿根廷海军“圣胡安”号潜艇,发出最后一次通信联络信号后,便销声匿迹。失联多天,很可能折戟海底的潜艇牵动着世人的心:遭遇了进水、起火还是掉深?能否找到又如何救援? 援潜救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至今,深海援潜救生仍是世界上尚未彻底解决的难题。援潜救生属于人道主义范畴,救援力量第一时间到达,将给遇险潜艇的艇员提供更大的生存希望。目前,有多个国家的搜救力量在相关海域对阿根廷失联潜艇进行联合搜救。 深潜救生艇是通过人工操纵可在水下机动航行的潜水装置,可对失事潜艇进行救援,因此被形象地誉为“深海120”。它的出征没有火炮齐鸣、导弹呼啸的快意潇洒,却往往与险情相伴,与生死相依。今天记者就带您一探水下援潜救生“急先锋”的风采。 大深度援潜救生“深海120”应运而生 遨游深海,无声无息,在关键时刻发动致命一击。自19世纪末问世以来,潜艇作为深海利器备受各国海军青睐。但变化莫测的海底险象环生,一旦潜艇失事跌向黝黑的海底,后果往往是悲剧性的。因此潜艇设计时就预留了救援接口,一旦出事,便于将幸存的艇员转移到海面。 救援设备平时用不上,可一旦需要使用,就是决定潜艇兵们生死的关键因素。1963年,美国海军最先进的攻击型核潜艇——“长尾鲨”号失事于深海海底,引发了军方对深潜救生艇的关注。 援潜救生的基本工作原理是利用深潜救生艇与失事潜艇救生平台对接,形成硬密封并与潜艇艇内均压,在深潜救生艇和潜艇之间建立救生转运通道,将失事艇员转移到深潜救生艇,再由深潜救生艇转运到救生母船。 援潜救生是一项集潜水医学、深潜技术和动力定位系统等技术于一体的复杂工程,至今仍是世界上尚未彻底解决的难题。目前,世界上拥有深潜救生艇的只有中国、美国、英国、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少数国家。 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初研发“神秘”号深潜救生艇,该艇自重30余吨,一次可救援24名艇员。2008年,美国研制建成了适合本国特殊需要的援潜系统SRDRS,该系统由水下作业系统和潜艇救生系统组成,所有部件能够装在标准拖车上运输,也可用多种型号飞机空运,具有在世界范围内对失事潜艇救援的快速反应能力。其中,潜艇救生系统单次救援能力16人,最大作业深度610米,最大对接角度60度,适应5级海况。 英国于1978年推出了“LR-5”型深潜救生艇,该艇在“LR-1”至“LR-4”系列载人潜水器的基础上研制和生产,艇重20余吨,最大潜深457米,一次可救10人,在对接方面有独到技术,后有其改进型“LR-5K”问世。2004年6月,英国、法国、挪威等北约多个国家启动了“北约国家援潜救生系统”,该系统包括两个子系统:介入系统和救援系统。其中,救援系统由深潜救生艇、带压转运系统以及导航、跟踪和通信系统组成。深潜救生艇重27吨,适应6级海况,最大作业深度600多米,一次可救援15人。 作为潜艇大国,苏联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建造了5艘深潜救生艇。1994年俄罗斯研发了自重39吨、最大下潜深度750米、一次可救18人的深潜救生艇。2000年9月,俄罗斯海军“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失事,俄深潜救生艇和英国“LR-5”型深潜救生艇都出动参与了救援,但均未成功。 1971年我国开始研制深潜救生艇,1986年试验成功“7103”型深潜救生艇。目前,该型深潜救生艇已经退役。2008年底,我国从英国引进“LR-7”型深潜救生艇,成为中国海军援潜救生的主要现役装备。 搭载深潜救生艇 离不开配套“母船” 深潜救生艇平时存放在码头待命,执行援潜救生任务时搭载于大型综合援潜救生船上。该船被称为深潜救生艇的“母船”,主要负责吊放、回收深潜救生艇,并具有为其供电、供气、供压以及转移营救艇员至加压舱治疗等功能,是其“坚强支撑”和“补给港湾”。 20世纪70年代,美国制造了“鸽子”号和“食米鸟”号远洋双体潜艇救生船,并首先将深潜救生艇用于援潜救生。到了80年代,核动力潜艇开始大量使用作为深潜救生艇的母艇,大型运输机也用于快速投放救生艇。 与此同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仍以水面援潜救生船为主要母船,如英国1986年改装的“挑战者”号远洋救生船、瑞典1992年服役的“贝洛斯”号援潜救生船、日本2000年服役的“千早”号援潜救生船等。 中国海军“海洋岛”号综合援潜救生船于2010年初服役,排水量达7600余吨,处于世界先进水平。2012年,“刘公岛”号、“长岛”号援潜救生船相继服役。 “长岛”号宽18米,满载排水量7000多吨,是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最新综合援潜救生平台。该船采用全电力推进,可以在4级海况、低速洋流下实现全方位动力定位,能稳定停泊于作业海域。除常规潜水装备外,还装配有遥控潜水器、深潜救生艇、300米饱和潜水系统等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援潜救生装备。 在“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演中,“长岛”号大显身手,迅速搜索到美方布设的模拟潜艇救生平台,精准完成水下对接;今年9月,“长岛”号携LR-7深潜救生艇参加中俄“海上联合-2017”援潜救生演习,首次成功与外军潜艇开展实艇对接救援。 救生艇作业危险性 不亚于“蛟龙”号 来到“长岛”号后甲板,记者看到了传说中的深海援潜“急先锋”——“LR-7”型深潜救生艇。它的外形就像一艘袖珍潜艇,由一个圆柱体和两个半球形封头组成,外表有着外肋骨式结构的全钢主耐压壳体。这个耐压壳体再加上导流罩等外配装备为深潜救生艇穿上了耐压的“金钟罩”。 深潜救生艇作业深度500米,在水下姿态可以调节,灵活敏捷如海豚,这要归功于由6个螺旋桨组成的推进系统。这6个螺旋桨推进力相当大,反应十分灵敏,犹如深潜救生艇的6条腿,使深潜救生艇能在海洋中自由航行,并能灵活调整姿势,便于与失事潜艇进行对接。 深潜救生艇艇内有指挥舱和救生舱两大舱室。其中,指挥舱是操纵员的主要操控部位,相当于驾驶室。救生舱分上室和下室。上室为援救时的载人舱室,下室为与失事潜艇救生平台对接的过渡舱室。 深潜救生艇作为一种水下救生装备,具有潜水器的一般特性:能在水下自主航行、下潜上浮。不过,深潜救生艇主要担负对失事坐沉海底的潜艇进行救援,其功能作用与潜艇、潜水器有着本质区别。深潜救生艇不能也没必要像“蛟龙”号潜水器一样下潜至7000多米,也不需具备潜艇对舰艇侦察作战的能力。 “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潜航员是在舱内常压进行科学考察和资源勘探,一般选择较好的海况作业。而深潜救生艇水下作业针对性强,操纵员是带压与潜艇进行精准对接,援救潜艇艇员时需要打开舱门,程序复杂繁琐。与失事潜艇对接时,既要考虑水流和能见度的影响,又要考虑潜艇内压和潜艇倾角,要求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最大限度救援,操纵对接难度大,水下作业风险高。 此外,深潜救生艇操纵员要熟练掌握操纵、航海、水声、潜水医学、电气、机械、液压等多方面的知识,培训一名合格的操纵员至少需要2-3年时间。

2000年,俄罗斯“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失事,艇上118名官兵全部遇难。这场灾难给各国提出“援潜救生”的高难命题。同样的难题也摆在北海舰队的海上防险救生支队面前。该支队是海军唯一一支海上防险救生支队,装备有全军最先进的援潜救生装备,担负全海军各辖区援潜救生任务。

SRDRS援潜救生系统是美国海军仅有的一种深潜救援系统,设计用于救援在深海发生事故、无法直接出艇逃生的艇员。该系统的TUP能力将允许艇员从失事潜艇的耐压舱向救援船进行转移和减压。

  “坐底潜艇”没有释放“失事”浮标

如今这个难题解决得如何了?《环球时报》记者跟随该支队的“明星船”长岛船体验了一次。今年夏季,长岛船作为中国海军编队的一员,参加了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2016”多国联合军演。该支队政委刘长敏介绍说,这艘由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救生船装备系统先进,采用全电力推进,实现了无级变速,可精准控制航速。让人吃惊的是,凭借船上的侧向推进器和全回转主推,这个庞然大物竟能非常灵活地实现舰艇的前进后退、侧移、原地转向及在作业海区动力定位等操作。“在一次访问某国靠码头的时候,对方看着长岛船原地转向,赞不绝口。”刘长敏说。

SRDRS将取代此前的“神秘者”号和“阿瓦隆”号两艘救援船,成为美海军援潜救生的最重要的资产。

  此次演练中,之所以称为疑似事发海域,因为在该潜艇“失事潜坐海底”前,并没有释放出用于指示失事潜艇位置的浮标。面对茫茫大海,经过6个多小时高速航行,按要求抵达预定海域的该支队救援官兵,有点不安起来:以往执行的援潜救生演练,潜艇在“失事”时都会释放出指示浮标。有了指示浮标,就大体知道了“失事潜艇”的位置。

体验过长岛船对失事潜艇模拟救援打捞演习之后,《环球时报》记者对它的先进性有了直观感受。随船到达演习海域后,记者很快就有了第一个发现。与其他舰艇需要抛锚不同,依靠电力推进系统的长岛船不需要抛锚等额外操作便能精确定位,在目标上方部署作业场,不但能节约时间,还可以避免对水下施救目标造成损害。

一旦出现潜艇失事,SRDRS援潜救生系统将可以通过汽车、飞机或舰船快速部署到失事地区,对全球范围内的潜艇实施救援。SRDRS系统是一种拴系的遥控载具,放入水中后可与失能的潜艇舱口相连接。在事故现场,SRDRS系统与母船合作,一次最多可以容纳16名被救人员和2名内勤人员。

  但潜艇突遭险情来不及释放失事浮标也是常有的事。比如,2017年11月15日上午,在南大西洋海域执行任务的阿根廷海军“圣胡安”号潜艇,发出最后一次通信联络信号后,便销声匿迹,没有留下任何与位置有关的信息。

深潜救生艇能水下500米作业

美国海洋工程技术公司首席工程师马特·瓦尔特斯表示:“美海军目前正在为救援设备集成“高压下运行”能力,通过一系列减压使艇员适应救援过程中的压力变化。

  “我们熟知的失事潜艇,大多都没有释放出失事浮标。因此,援潜救生的重点和难点就在于如何发现失事潜艇的位置。”演练指挥员、该支队支队长王文聪说,潜艇潜坐海底,不会发出任何噪音,想要发现它用“海底捞针”来形容也不为过。更让官兵们措手不及的是,由于受强冷空气影响,演练海区浪高达3~4米,这给搜索目标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长岛船上搭载有先进的援潜装备,包括世界顶级的深潜救生艇、1000米作业遥控潜器等,具备搜索、定位和打捞、救援等综合作业能力。

“支配者”保障船为霍尔贝克海洋公司所有,被美国海军水下救援司令部签约租用,主要用于海上救援以及训练。

  “这是一场硬仗。”参演官兵们明白。

“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水下,施救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找到;然后决定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救援。”随船指挥的该支队参谋长杜长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各种新型装备显然有助于尽快发现目标,比如多型侧扫声呐、图像声呐,还有水下机器人——遥控潜水器等。在侧扫声呐显示屏上,布满大小形状都不同的图案。扫测组组长于耀先介绍说,“这些图形是各种水下物体,我们根据大小来研判出目标物,然后指引潜水员进行水下操作。”

  该支队是本轮军改中新组建的单位,作为南海方向唯一一支防险救生部队,面对日益繁重的使命任务,他们通过一场场实战条件下的演练来加快部队转型建设。让“失事潜艇”不按常规释放浮标,就是他们大抓实战化促转型发展的一个缩影。

某型深潜救生艇的列装,使得中国海军水下救援能力大幅提升。该深潜救生艇最大载人18人,作业深度500米。要知道,300米就是大多数作战潜艇能承受的极限深度。这种救生艇拥有由6个螺旋桨组成的推进系统,使其在水下能自由调整姿态,与失事潜艇进行对接。《环球时报》记者在演习中看到,该救生艇吊放入水后,使用声波定位仪和图像声呐判定失事潜艇方位。待救生艇抵达失事潜艇救生平台上方后,首先与失事潜艇救生平台对接,等与潜艇艇内的压力平衡后,深潜救生艇下室舱盖与失事潜艇救生舱盖打开,二者连为一体,建立救生转运通道,艇员顺利通过通道进入深潜救生艇。

  演练现场,迎着巨浪,一艘救生船快速出击,运用声呐对疑似海区进行测扫。在该型救生艇上,装备了较为先进的声呐探测设备,由于气象条件影响,装备优势发挥受到限制。一遍、两遍、三遍……最后无功而返。

航空救生分队擅长中远海域援救

  “坐底的潜艇”,到底在哪里?

使用深潜救生艇进行水下对接救援只是一种救援方式,潜艇救援有很多种,例如机动型救生钟对接失事潜艇也是一种施救方式。2006年9月,该支队首次使用救生钟在黄海某海域与“失事”潜艇对接成功施救,标志着解放军对潜艇实施救援的能力有了新的提升。自从1939年美国首次使用该装置将33名艇员从72米深的失事潜艇中成功救出后,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实际使用过这种方法。目前中国新型潜水钟已通过340米的水深测试。

  在该救生船进行测扫的同时,救援指挥所迅速调整搜索方案:他们根据潜艇最后通信时间和位置,结合海区流速流向,重新划定3个疑似海区。该支队救生船和拖船被分为3个搜索群,各自在自己的任务海域展开搜索。

该支队支队长刘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防救部队而言,没有平时战时区分,只要有情况,随时都能出发。该支队在黄渤海、东海、南海的不同海域均展开援潜救生训练演练,具备对海军所有型号潜艇极限深度实艇对接救援的能力。

  波峰浪谷间,某救生船声呐操作兵骆周游凝神静气,捕捉着来自深海的一条又一条的信号,欣喜一次次爬上脸庞,但随后又一次次消失。骆周游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声呐操作兵,曾凭借手中的装备,多次发现水下目标。他告诉笔者,来自海底的信号很多,如何辨别有用的信息是声呐操作员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一个细小的判别失误,就可能与目标失之交臂。

随着中国海军现代化加速发展,作战舰艇航迹由近海向深蓝延伸,该支队还组建了全军首支航空救生分队。刘长敏表示,现在海军部队的活动区域,仅靠舰船机动很难保证救援的时效性和成功率,而航空救生分队能够将援潜人员、装备和物资快速、准确地投放至失事海域,把失事潜艇的最新动态传回岸基指挥所和后续援救部队,在中远海援救行动中,能发挥关键作用。

  “发现疑似目标位置,方位×××。”某救生船声呐操作员贺伟经过多次对比,在杂乱的信号中捕捉到一丝微弱的异常信号。指挥所迅即组织兵力进行确认,然而,确认结果再一次让官兵们失望。海上指挥所再次调整搜索方案,以划定的区域为中心,扩大搜索范围,3个搜救群从3个不同的方向对划定海域再次展开拉网式搜索。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报告船指,发现目标位置,方位×××!”声呐操作兵骆周游的报告,打破了指挥室的宁静。与此同时,其他搜救兵力群也传来关于目标的位置信息:直指同一水域。

  “坐底潜艇”被发现了。然而,发现潜艇水下位置,只是迈出了援潜救生的第一步。

  援潜救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发现目标位置海域,并不意味着就知晓了潜坐海底潜艇综合情况,因为对其实施救援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潜艇在水下是什么状态?它以什么样的方式潜坐?这些因素才是救援的关键。随即,潜水员胡助成和张伟听令下潜,对潜艇进行精确定位。

  “发现目标潜艇,方位×××,能见度低于两米!”潜水员从海底传来潜艇相关信息。

  “援潜救生作业群布设作业场,准备实施拖带救援。”在精准确定潜艇方位后,该支队各型救援船只迅速完成布场作业:水上警戒和拖带兵力群、水下潜艇转信兵力群及防空警戒兵力迅速就位,为援潜救生布设了一张安全防护网。某型救生船深潜救生钟等援救设备和有关器材、物资作业准备完毕,海上指挥组根据潜艇情况,确定援潜救生作业方式和作业程序。与此同时,该救生船与潜艇内部艇员取得联系,综合了解了潜艇艇员生存和潜艇内部情况。

  经过周密部署后,8名潜水员紧急入水展开水下作业:供电、通气、输送食品,为潜艇提供应急照明电;向潜艇主压载水柜供气。同时,潜水员引导艇内艇员从潜艇鱼雷管爬出。

  “对潜艇艇员进行援救时,一般视援救水深来确定救援艇员出艇方案。”演练指挥员王文聪介绍说,当潜艇沉底较浅时,我们通过潜水员直接引导艇员由鱼雷管等逃生通道出水。当坐底海水较深时,一般会运用深潜救生艇或者深潜救生钟等专业设备,为潜艇艇员搭建生命通道。

  深潜救生艇或救生钟作为一种水下救生装备,具有潜水器的一般特性:能在水下自主航行、下潜上浮,主要用于数百米深失事潜艇的援救,是通过与失事潜艇救生平台对接,形成硬密封并与潜艇艇内均压,在深潜救生艇和潜艇之间建立救生转运通道,将失事艇员转移到深潜救生艇或救生钟,再转运到救生母船。

  演练现场,数十名艇员在潜水员护送下,缓慢地浮出水面,脱离了“困境”。

  拖带“受损潜艇”,同时对出水艇员进行“救治”

  在艇员安全转移出潜艇后,4名潜水员在专用设备协助下,在潜艇专用接口处接上供气软管,并打开水柜截止阀,然后由救生船空气系统提供气源。随后,充气完成的潜艇开始慢慢上浮。某型拖船快速占领拖带位置,调整航向航速,对上浮潜艇实施拖带。

  “潜艇拖带也是一门技术难度十分大的工作,要在风向、海浪等诸多因素中找到拖带平衡点。”王文聪支队长介绍说,海上拖带,平时也是支队重点训练的一项内容。演练现场,某型拖船船长曹鹏小心翼翼,根据风向和海浪,适时调整拖船航向航速,拖带着“失事潜艇”向预定海域行驶。

  在与拖带“受损潜艇”同时进行的是,对出水潜艇艇员的“救治”:被接应出艇的艇员第一时间被送至加压舱,实行水面减压。减压病是援潜救生中的又一大难题,如何杜绝被营救人员减压病的发生,是援潜救生中的重点和难点。减压病是由于高压环境作业后减压不当,体内原已溶解的气体超过了饱和界限,在血管内外及组织中形成气泡所致的全身性疾病,严重时直接导致死亡。

  “对每一名艇员的检查我们都很仔细,容不得半点儿马虎。”军医顾德谦告诉笔者,在高压舱中加压治疗过程中,必要时还需要辅以其他治疗措施,如补液或注射血浆以治疗休克等,患者出舱后,还应观察6~24个小时,如有症状复发,应立即再次加压治疗。针对个别艇员可能会出现病情加重的情况,该支队联合军地多个部门,建立了军地联合救援机制,确保伤员能在第一时间送至相关医院进行专业治疗。

  加压舱内,“从潜艇脱险的艇员”经过逐步减压。在对每名艇员生命体征详细体检后,对“3名生命体征异常的艇员”启用应急预案,“送至后方医院进行及时治疗”。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古今纵横,转载请注明出处:艇员从鱼雷管爬出,号上装备SRDRS援潜救生系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