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古今纵横 > 谁是世界局部战争中的最大受益者,俄土军企逆袭

谁是世界局部战争中的最大受益者,俄土军企逆袭

2020-02-08 21:28

图片 1

[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网站2015年12月14日报道]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了最新全球军工数据,称2014年全球大型军工企业销售额为4010亿美元,比2013年减少了1.5%,连续第四年下降。虽然整体看来全球军售不旺,但下降较为缓和。北美和西欧的军工企业是全球军售下降的主要原因,世界其他地区的军售总额有所增长。美国和西欧地区军售总额下降美国的军工企业仍然在百强榜上占主导地位,其营业额占全球的54.4%。美国公司2014年销售额比2013年下降了4.1%,这同2012-2013年下降的比例相似。其中抑制下降趋势的公司是洛克希德·马丁,这家公司从2009年开始一直占据着百强榜第一名的交椅。2014年,洛马公司的销售额增长了3.9%,达到375亿美元。波音公司紧随其后,2014年销售额上涨4.4%,达到283亿美元。英国航空航天公司以257亿美元的年销售额位列第三。西欧军工企业销售额2014年下降7.4%,但瑞士和德国是例外,前者增长9.4%,后者增长11.2%。德国军工企业销售额高于前年。研究人员称,这主要是因为德国造船企业蒂森·克虏伯工业集团销售额大增29.5%。瑞士皮拉图斯飞机制造企业增长的教练机需求支持了该国的军售业绩。其他西欧7国的在百强榜中体现出的销售额总体下降。俄罗斯军工销售额继续攀升俄罗斯2014年在国家经济环境困难的情况下,军工企业去年销售额大增。登上全球军工企业百强榜的企业从9家增至11家。占到全球军贸总额的10.2%。俄罗斯军工企业2014年的销售额比2013年多48%以上。俄罗斯两家新进榜的企业是高精度系统公司,排名第39位;RTI公司,排名第91位。新近成立的联合器械制造公司(UIMC)取代了之前的Sozvezdie公司,位列第24名。俄罗斯增长最强劲的军工集团是Uralvagonzavod公司,军品生产年增长率达到72.5%。Almaz-Antey公司年增长率为23%,现位列百强榜第11位,是俄罗斯排名最靠前的军工集团。该研究所专家西蒙·韦泽曼称:“俄罗斯企业搭上了本国军费开支和军火出口增加的顺风车。”乌克兰2014年的军火销售额比2013年大幅下降。研究人员估计这与乌俄冲突和乌克兰货币大幅贬值有关。新兴制造商强化在百强榜地位2013年,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引入“新兴制造商”这一概念。该概念主要追踪和描绘那些打算进军军事工业领域的国家和企业。2014年,“新型制造商”条目中包含了巴西、印度、韩国和土耳其。这4个国家的军品贸易额占百强榜企业全部贸易额的3.7%,其营业额同2013年相比增长5.1%。此外,有两家土耳其企业同时登上全球军工企业百强榜。阿塞尔散公司军品销售额增长5.6%,但在排行榜上从第66位跌至73位。土耳其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排名第89位,其军品贸易额增长15.1%。这两家公司2014年的销售额分别是2005年的3倍和11倍。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称,土耳其军工企业主要因内需增加而生意兴隆。韩国公司同样在2014年百强榜中表现出色。韦泽曼称,除中国外,亚洲共有15家企业进入百强榜,其中大部分军品销售额保持稳定,而韩国企业则增长了10.5%。最新加入百强榜的韩国企业是韩国现代公司,主要生产军用车辆,排名第99位。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没有关于中国军售的可靠数据。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5年12月14日报道]12月14日,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2014年全球军品市场交易数据,据统计,全球军工百强的武器和军事服务交易额总值为4010亿美元。SIPRI所统计的全球军工百强的武器和军事服务交易额已连降四年,2013-2014年的军售额实际减少了1.5%。2014年下降的原因是北美和西欧的军工企业的军火交易减少,而所统计的位于其他地区的百强企业的军售额总体上比上年有所增长。美国和西欧的武器销售额下滑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继续占据军工百强的大部分,占总数的54.4%。2013-2014年间,美国企业的军售额下降了4.1%,降幅与2012-2013年的降幅大体相当。其中,洛马公司此次扭转了下滑趋势,2014年的军售额出现了3.9%的增长,全年军售额375亿美元,而自2009年以来,洛马一直占据百强企业的榜首。波音公司以283亿美元的销售额占第二位,增长了44亿美元。2014年,百强企业中,西欧公司的武器销售下降了7.4%,只有德国和瑞士两国的公司的军售额有所增长,增幅分别为9.4%和11.2%。德国军售额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德国德国蒂森克虏伯造船公司营业额的显著增长,而瑞士则是由于飞机制造商皮拉图斯飞机公司的教练机销售增加,拉高了其销售额。剩余七家西欧公司的军售额整体下滑。俄罗斯的军售额继续增长尽管俄罗斯的经济状况面临困难,但俄罗斯军火工业的销售额持续上升。2014年的军工百强排名中,俄罗斯的入榜企业由9个增加到11个,军售额占百强企业军售总额的10.2%。新入榜的两家企业是高精密系统公司和RTI公司,分别位居第39位和91位。而新成立的联合仪器制造公司已经进入名单的第24位,取代“星座”公司占据第24位。俄罗斯公司中军售额增长最多的是Uralvagonzavod公司,同比增长72.5%。金刚石-安泰公司的增幅则为23%,位居第11位。相比之下,乌克兰公司的军火销售额出现大幅下降。乌克兰国防工业公司在百强中的排名已由2013年的第58名下降到2014年的第90名,军售总额下降50.2%。而2013年曾入榜百强的马达西奇公司(Motor Sich,简称“西奇公司”)则在2014年的排名中跌出百强行列。据分析,军售额下降的原因主要是乌克兰东部冲突造成的交易中断、俄罗斯市场的损失以及乌克兰货币的贬值。新兴生产商继续加强其在百强的存在2013年,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在研究的企业中设置了一类“新兴生产商”,以更好地跟踪具有军事工业化目标的国家的企业的发展。2014年,这一类别涵盖巴西、印度、韩国和土耳其的企业。这些企业的总体军售额占SIPRI百强军售总额的3.7%。2013-2014年增长了5.1%。2014年,土耳其有2家武器生产商入榜百强:土耳其国防科技工业技术公司(ASELSAN),2014年的军售额增加了5.6%,但在排名中由第66位下降到第73位;土耳其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位于百强榜的第89名,军售额增长了15.1%。亚洲有15家公司入榜SIPRI的百强企业,多数企业的销售额保持平稳,而韩国企业的军售额在2014年增长了10.5%,最新进入百强排名的韩国企业是军用车辆制造商韩国现代集团。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更是军火商们的滚滚财源。在当今世界此起彼伏甚至愈演愈烈的局部冲突中,谁是最大的受益者?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用数字给出了答案。这份12月14日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美英等西方国家继续在全球军火销售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

近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全球军工企业百强榜,称全球百强军工企业2014年度销售总额为4010亿美元,比2013年下滑了1.5个百分点,已连续第四年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欧美企业的市场份额持续下降的同时,俄罗斯和亚洲军工企业初露增长锋芒。

报告给出的统计数据表明,全球“百强”军火商2014年的销售总额达到4010亿美元,同比下降1.5%,主要原因是北美和西欧厂商的军火销售额略有减少。尽管如此,来自美欧国家的军火厂商仍是全球武器及相关配套服务的最主要供应者。在2014年全球“百强”军工企业的销售总额中,美欧厂商所占份额接近80%, 美国军火商占比更是高达54.4%,可谓独坐“半壁江山”。在美国军售行情稳中有降的大背景下,军火“大鳄”洛克希德·马丁逆势上扬,2014年销售额同比上升3.9%,达到375亿美元,稳居全球榜首,美国波音公司则以283亿美元的销售额位列第二。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军费项目负责人弗勒朗表示,随着洛克希德·马丁在2015年成功兼并武装直升机生厂商西科斯基公司,它与其他国际军火巨头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从国别来看,在西欧国家中,英国以10.4%的销售份额在全球军售中排名第二,法国、意大利、德国则分别排在第4、第5和第9位。

尽管有所下降,但美国军火销售额仍占全球半数以上。

报告同时指出,尽管美欧国家在全球军售市场中依然占据最大份额,世界其他地区的武器供应却呈现快速上升势头。有关数据表明,在国内经济形势严峻的环境下,俄罗斯的武器销售在2014年实现了持续增长。在全球“百强”军工企业中,俄罗斯厂商数量由9个增加到11个,所占销售份额也升至10.2%,成为仅次于英国的全球第三大武器供应国。其中,以生产T-90主战坦克闻名于世的乌拉尔机车车辆厂2014年的武器销售额同比增长了72.5%。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魏泽曼分析认为,俄罗斯近年军火销售火爆主要得益于本国军费开支增加和对外武器出口扩大。

欧美统治地位现裂缝

除了俄罗斯,一批“新兴”武器生产国也不容忽视。报告称,巴西、印度、韩国以及土耳其等“新兴”国家武器生产商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1%,占全球“百强”军工企业销售总额的3.7%。其中,土耳其军事电子工业公司和航天工业集团两家军工企业跻身全球“百强”。魏泽曼表示,土耳其加快推进武器自给和扩大出口战略给本国军工企业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报告还显示,在全球“百强”军工企业中,有15家来自亚洲。魏泽曼称,在普遍销售平稳的亚洲军工企业中,韩国厂商表现尤为突出,2014年销售总额同比上升10.5%,其中以生产军用车辆为主的现代罗特姆公司首次进入全球“百强”军工企业行列。

从整体上看,美国和西欧地区的军工企业依然在全球军火市场占据统治地位,共有64家公司进入百强榜单,而前十名更全部是来自美国和西欧的企业。排名第一的是美国的洛-马公司,位列二到十位的依次为波音、BAE、雷神、诺-格、通用、空客、联合技术、芬梅卡尼卡和L-3通信公司。在销售额上,美国和西欧的百强企业2014年销售额占全球百强军工企业的80.3%,其中仅美国的38家公司就占去54.4%。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自1990年以来,每年统计并发表全球“百强”军工企业武器及相关服务销售额数据报告。

尽管欧美国家的军工企业把持军火市场主要份额的局面并没有改变,但却在细微处出现松动迹象。数据显示,全球百强军工企业榜单的半数以上席位虽然仍被欧美公司占据,但数量上却略有减少,由2013年的67家减至2014年的64家;而且这些公司的年度销售总额相比2013年也有所下降,降幅为3.2%。前十大军工企业的销售额也呈下滑趋势,在百强企业销售总额中所占的份额比2013年时的50%下降了0.4%。

有分析认为,欧美军火销售市场的疲软,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削减军费开支造成的。“国防开支中消失的那一大部分来自采购。相比于降低薪资,削减采购支出要更容易些,所以最快捷的办法是少买些,”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军费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西蒙·韦泽曼说。

该所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国军工企业2014年度的销售额继续下滑,幅度约为4.1%。销售状况不佳的企业大多为军事服务公司、后勤装备制造公司以及轻型装甲车辆制造公司。比如主要提供军用电子与通信技术服务的埃克塞利斯公司以及以制造特种车辆和卡车车身闻名的豪士科集团,2014年的销售额都经受了大幅缩水,下滑比例分别为38.4%和44.2%。西欧军工企业2014年的销售额比上一年度下降了7.4%。其中法国军工企业下滑情况最为严重,2014年的销售额比2013年减少11.3%;英国的八家百强企业销售额则比上一年度下降了9.3%。

俄军火商逆势做大

与欧美军工企业在逆境中挣扎不同,他们的俄罗斯同行在2014年强势崛起。

数据显示,在国家经济环境困难的情况下,俄军工企业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登上全球军工企业百强榜单的公司也由2013年的9家增加到2014年的11家,合计年营业收入增长高达48.4%。在全球百强企业中所占的份额从2013年的7.6%增至2014年的10.2%。俄军火企业的龙头老大是金刚石-安泰设计局。该公司以88.4亿美元的营业额排在全球百强的第11位,颇受关注的“山毛榉”、S-400等防空导弹即出自该公司之手。俄国内增长最强劲的军工集团是世界最大的主战坦克制造商乌拉尔车辆厂,增幅达到惊人的72.5%。今年亮相红场阅兵式的“阿玛塔”坦克即为该公司杰作。

“俄企业搭上了本国军费开支高涨和军火出口增加的顺风车,”韦泽曼说。“俄罗斯生产的军火有许多交付本国武装力量,但它仍在世界其他地方拥有广泛客户,包括军备进口大户印度等国。”数据显示,俄罗斯在过去几年的武器贸易出口额达到了近150亿美元,几乎占俄罗斯整个军工销售额的1/3。这一比例与欧洲同行差不多,但比美国军火商高得多。“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人在武器贸易中从不会吃亏。他们总会说:你们先付钱,我们再发货,否则我们不干。”尽管克里米亚入俄后,西方国家对其实施了多轮制裁,但俄对外军售似乎并未受到多大影响。甚至有军工行业人士表示,制裁仅仅是提醒俄罗斯去寻找新市场、研发新技术而已。

在俄罗斯之外,澳大利亚、以色列、日本、波兰、新加坡、乌克兰等“军工六国”的2014年的销售额虽然只占全部的6%,但也大都呈“健康的上升趋势”,只有乌克兰是个例外。由于与俄罗斯的冲突,乌克兰2014年的军售额猛跌37.4%。曾在2013年跻身全球军工企业百强的锡奇发动机联合股份公司这次直接掉出了榜单,国防工业公司成为乌克兰唯一一家上榜企业,但2014年销售额为8.4亿美元,比上年骤降50.2%,在榜单上的位置也从第58名跌落到第90名。

“乌克兰公司军火销售的明显衰退,主要是受乌克兰东部冲突造成的破坏、丢失俄罗斯市场以及本国货币价值下跌的影响,”韦泽曼说。

信息技术将成未来武器贸易增长点

在传统的军工优势国家之外,巴西、印度、韩国和土耳其被称为“新兴制造商”。虽然他们在全球军售中占的份额很小,但却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同时所在国政府也表现出提升军工生产能力以及抢占世界军火市场份额的强烈意愿。

韩国入选全球百强的军工企业从2013年的5家增加到2014年的6家,最新上榜的是韩国军用车辆制造商现代精密机械公司。该公司2013年销售额为4.3亿美元,2014年则跃增至7.7亿美元。总体上,韩国军火销售总额比2013年增加了10.5%,增长势头超过印度。土耳其有两家企业荣登百强榜,即阿塞尔森防务公司和土耳其航空航天公司。这两家公司2014年的销售额分别是2005年的3倍和11倍。“土耳其正在寻求在其自身武器供应方面能更多地自给自足,加上锐意进取的出口,这些都有助于阿塞尔森和土耳其航空航天的收入快速增长,”韦泽曼说。

分析认为,近期全球冲突中对传统武器需求量的增加是新兴制造商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全球地缘冲突不断,推高了对尖端武器需求,但也一如既往地夹杂着对传统武器的需求,”韦泽曼说。“许多冲突仍然是由相对落后的武装力量动用更加传统的武器参与的。即便是高度现代化的武装力量参与军事行动,更简化的传统武器也被大量采用,如西方军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行动就使用了1万多辆防地雷反伏击装甲车,几乎是倒退回了装甲车领域的早期技术;而在军事行动地点的兵力运输也主要由传统的运输机和船只来完成。”军事专家指出,具备一定的技术积累和工业基础的国家都能制造和出口这样的武器,因此一些不以军工见长的国家也能参与其中。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尽管当前的全球冲突技术含量不高,但军事行业对先进精确制导武器、更好的传感器、更专业的感应平台以及软件的需求仍在不断增加。韦泽曼说:“可以预见的是,软件以及信息技术将是未来军工产业显著的增长点。因为武器装备越来越多地依赖软件驱动,并且融入网络。即使那些传统武器,也会越来越多地接受升级,直至最后被新一代的信息化产品替代。”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古今纵横,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是世界局部战争中的最大受益者,俄土军企逆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