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古今纵横 > 行动不断,或成空想

行动不断,或成空想

2020-02-11 14:45

图片 1

德国步枪将装备美国太空军?

[环球时报驻美国、加拿大、德国特约记者 萧达 陶短房 青木 陈一 柳玉鹏]继肆意在南海兴风作浪的“航行自由”后,美国又发明和炒作起一个新名词:“太空自由”。美国五角大楼下属的国防情报局11日发布报告,宣称俄罗斯和中国正在竞相提高太空军事能力,“将阻挠美国及其盟友自由地利用外太空”,这“对太空自由构成威胁”。自上世纪后期以来,美国凭借着自己在太空领域的技术优势,一直是太空军事化和太空军备竞赛的发起者:里根时期就发起了“星球大战”计划;特朗普上台后,极力推动和组建太空军。对于美国近来频频在太空等军事领域对中俄进行“贼喊捉贼”的无理指责,俄罗斯外交部防扩散和军控问题司司长叶尔马科夫严正警告称,美国这些举动“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太空军备竞赛,对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首先我想说的是,外空是全人类共同的财产,并不是哪一家,特别是美国一家的私有财产。” 在12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在回应外媒记者有关美国国防情报局报告的提问时表示:“我们注意到美国国防情报局的报告对中国、俄罗斯等有关国家的航天政策妄加评论,有关说法完全没有依据”。华春莹说,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确实看到外空安全领域出现了一些消极动向。尤其令人警惕和关注的是,美国将外空定性为“作战疆域”,宣布组建独立的“外空部队”,不断开展外空作战演习。这些行为导致外空武器化、战场化危险日益成为现实。

“太空冷战回来了。”德国新闻电视台12日称,迄今为止,美国在浩瀚的太空中并没遇到对手。但近年来,由于中国在太空中的崛起,以及俄罗斯逐渐回归,正在改变美国独霸太空的现状。就在上月,美国政府表示,将致力于在太空中扩充军备,考虑在太空中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战略。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强调,太空是一个新的战场。观察家们因此担心世界将发生新一轮太空军备竞赛。这意味着,一旦美国与中俄未来在太空中发生冲突,将引发一场从太空到地面的全面战争,整个人类将会处于混乱和灾难之中。

德国《焦点》周刊称,对美国来说,太空中的霸主地位是美国强权的一个象征。过去,美国向苏联发起了一场太空竞赛,并最终获得胜利。美国的报告似乎警告,如果中俄在太空领域继续前进,美国也可以就太空发起一场类似贸易战的制裁。

俄卫星新闻网称,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向太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在该条约上签了字。这一协议禁止在太空中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并不限制其他武器。此后,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裁军大会上多次提出“防止在外太空部署一切武器以及使用武力威胁”条约草案,目的就是保证外太空没有武器,对所有国家开放太空和平研究,但这一提案一直受到美国的阻挠,这不禁令人怀疑,华盛顿真正渴望的是获得在太空中部署武器的完全自由,而不是对和平利用太空感兴趣。

条约约束不了“野心”

美国在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WGS-10卫星

美国会否再次“退群”

据俄通社报道,4月10日,美国军备控制及核不扩散中心高级政策主任亚历山德拉·贝尔认为,未来可能达成一份有关禁止外太空部署武器的多边协议,该领域的协商应当由作为航天领域领头羊的美俄“发令起跑”。

◎1967年 美国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各国在外空测试任何武器,或是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

美国前副国务卿、前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前驻俄大使托马斯·皮克林认为,近年内达成这种协议的前景渺茫。他说:“特别在现任美国政府领导下,可能越来越难以禁止在外太空部署武器。”

◎2005年 160个联合国成员国表决支持禁止向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遭到美国的反对。

美国决策层在太空领域的基本判断是“太空是决胜未来战争的关键战场”。自从1957年第一颗人造卫星进入太空、人类拉开太空时代的帷幕以来,美国一直视太空为国家战略资产,在太空军事领域花费巨资,历届政府的太空政策都明确指出,太空事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在太空防务方面,美国一直采取非对称手段进行博弈,试图谋求针对对手的全面优势,意欲独霸太空。美国的进攻性防务态势,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太空军备竞赛。有学者预言,为争夺对太空的控制,各国对卫星的破坏与反破坏、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将成为未来战争的一项主要内容。

◎2006年 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允许军方利用太空潜力摧毁任何威胁美利益的国家的卫星。

从冷战时代开始,国际社会就为治理太空军事化和武器化进行了广泛而持久的努力。目前,国际社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禁止太空武器化上,并发出多个倡议。中国和俄罗斯为降低太空对抗程度,在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外空和平利用委员会和联合国裁军大会上呼吁禁止太空武器化,但都被美国拒绝,太空武器化谈判陷于僵局。俄罗斯、中国、巴西在联合国宣布不首先在太空部署武器,尽管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但美国仍不予表态。

◎2017年 特朗普下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美太空对抗程度进一步强化。2018年6月18日,特朗普下令美国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特朗普说:“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建立太空军对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他表示,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这对于美国太空作战力量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2018年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

太空军控是太空大国、国际组织博弈的一个重要领域。各国在空间科技发展上的严重不均衡、空间探索水平上的巨大差异以及各国对待外空和平利用与安全问题的不同立场和现实利益需求等,都导致国际社会约束太空武器化问题陷入僵局。虽然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想要打破僵局任重道远,但太空是全人类的太空,任何国家都不能为所欲为,太空战场不会是美国恣意妄为的“独角戏”舞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下令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他表示,“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特朗普自就任以来曾多次表达过组建太空军的想法,这一想法也被写入今年3月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报告称,太空与海、陆、空一样都是战斗场所,美国需要不断提升太空作战能力。

消息一出,俄罗斯官员便警告说,美国如果在太空部署军事武器,俄罗斯将“强烈报复”。1967年签署的《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各国在地球轨道部署核武器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禁止在外太空进行武器测试,也不准在月球或其他天体上设立军事基地。

针对美方宣布着手建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反对把外空作为战场。

近年来,美国“太空军事化”的行动不断,“星球大战”计划是否将会重演?

美太空军事化步伐不止

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按特朗普的说法,美国即将组建的“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其他五个军种分别为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和海岸警卫队。

特朗普表示,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建立太空军对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

然而,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军方对现阶段组建一支太空军并不积极。军方人士认为,组建太空军是必要的,但目前时机尚不成熟。美防长马蒂斯去年曾明确表态,不支持组建太空军的计划。

军事观察员李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军方对现阶段组建一支太空军之所以态度不积极,一方面他们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另一方面有可能涉及到军种内部的利益调整。

李莉认为,现在整个的航空事务都隶属于美国空军,美国空军在去年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参谋长的职位。“如果一定要把太空军独立,显然对于目前美国空军内部太空战的能力是一个削弱,直接把它划走了。”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空军下设空军太空司令部,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彼得森空军基地。空军太空司令部最初是冷战的产物。它成立于1982年9月,职责是以人造卫星和洲际弹道导弹保护美国领土。太空司令部下设两支航空队,第14航空队和第24航空队。其中第14航空队位于加利福尼亚范登堡空军基地,主要负责航天领域的作战,第24航空队位于拉克兰空军基地,负责网络领域的作战。

2017年,美国太空司令部约翰·雷蒙德司令称,空军太空司令部启用了“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以构建国防部和情报界之间的统一行动,从而在太空领域发生激烈对抗时实现有效指挥与控制,最终在战争扩展到太空时为美军提供作战并取胜的能力,该中心现已更名为“国家太空防御中心”。

军事专家张召忠撰文表示,联合国一直提倡“太空非军事化”,于是在1967年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虽然美国签署了这个条约,但条约约束不了“野心”。“星球大战”计划只是美国“太空军事化”的一次尝试,美国一直在突破太空非军事化的限制。

他指出,“9·11”事件之后,美国总统布什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正式宣布美国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其实,自从布什上任以来,就不断强调反导条约是冷战的遗产,美国要超越《反导条约》,谋求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合法化。

到2005年,160个联合国成员国表决支持禁止向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遭到美国的反对。2006年10月,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允许军方利用太空潜力摧毁任何威胁美利益的国家的卫星。

特朗普自就任以来,也曾多次表达过组建“太空军”的想法。2017年6月30日,特朗普下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他在签署行政命令时说,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是确保美国太空未来的关键一步,它向全世界发出一个清晰信号,即美国正在恢复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力。而美国今年3月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则称,太空与海、陆、空一样都是战斗场所,美国需要不断提升太空作战能力。

企图将军事博弈引向太空

美国建立“太空军”用意如何?军事专家韩旭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这样做,实际上是把国家间的军事较量与博弈引向太空,推动军事较量与博弈空间向太空延伸或拓展。在军事较量的同时,也为美国在国际经济利益上的要挟增添了筹码。

“美国‘太空军’的设立,是对国际安全的威胁、他国军力的威胁和基础设施的威胁。”韩旭东说,美国建立“太空军”,其要达到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能够掌握太空航天器的命运;一个是掌控对太空航天器依赖的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

在军事方面,韩旭东认为,美国组建“太空军”是想掌控军事主导权,破坏业已存在的国际军事战略平衡,同时也搅动世界安全形势进入动荡。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信息化的战略性武器都依赖于卫星发挥定位等作用。如果美国在太空领域掌控了主动权,其他国家的安全相当于被“掐了脖子”。此外,美国组建“太空军”,相当于同时在削弱其它国家的常规军力,世界各国不排除因此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在民用方面,随着信息化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对太空航天器的依赖度不断上升。韩旭东表示,通信和网络是国际社会基础设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太空航天器的命运被美国掌控,也就相当于美国掌控了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所依赖的基础设施的命运,可以实施“太空霸权”。

美国为何如此强硬?张召忠撰文分析,美国如此任性,是建立在它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太空军事力量之上,绕地球飞行的各类卫星中,有100多颗都是美国的军事卫星。

航天科工二院郭衍莹曾撰文表示,据权威部门最新统计,目前全球卫星数量大约有1000颗。其中美国卫星最多,约593颗,其中至少有100多颗直接用于军事目的,包括侦察、导航、通信、指挥和导弹预警等。

“除此之外,美国的太空武器也十分具有震慑力。”张召忠分析,X-37B是波音公司制造的无人驾驶空天飞机,外形与航天飞机类似,但体积约为航天飞机的四分之一。X-37B飞行器2010年首飞,迄今共执行4次在轨试验任务。美国一直坚称X-37B是用于科学研究,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X-37B太空飞机是一种太空武器或者是太空间谍平台。

另外,HTV-2猎鹰高超音速飞行器也是美国实现“全球快速打击战略”的重要武器之一。“猎鹰HTV-2号”超音速飞机速度可达20倍音速,据称是美国军方研制的史上飞行速度最快的无人飞机。这种超音速无人驾驶战机可携带5吨重的物资,以超过音速20倍的速度在1小时内可抵达世界任何地方。

“星球大战”的升级版?

特朗普下令国防部组“太空军”的消息一出,俄罗斯官员便警告说,美国如果在太空部署军事武器,俄罗斯将“强烈报复”。

近年来,俄罗斯在太空的部署也不断强化。郭衍莹分析,根据现在各国专家学者们的共识,太空战就是以争夺制天权为目的的作战行动,而太空战的关键是要有强大的反卫星能力。2014年11月8日,俄军方宣布,它的A-235反导系统以机动发射方式发射了名为“弩刀儿”的反导导弹,成功拦截一枚卫星目标,向西方显示其世界领先水平的实力。2015年8月俄成立空天军,统管防空,反导和反卫星等一切空天防御任务。2016年9月,俄军方高调宣称,要准备进行新的反卫星武器试验。

2015年3至7月,俄罗斯“宇宙-2504”卫星进行了11次变轨行动。2017年6月23日,俄罗斯发射一个“宇宙-2516”航天平台,上载一颗“巡查卫星”,它可以从平台发射出去,自行控制入轨,再根据地面指令不断变轨。除了可以评价其他卫星的威胁程度,必要时甚至可将其摧毁。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主任维克托·邦达列夫指出,美国此举可能违反规范太空非军事化的国际条约,从而严重威胁国际安全。“如果美国退出1967年签署的禁止在太空部署核武器的条约,不仅是俄罗斯,其他国家也都会为了维护国际安全而做出强烈回应。”

1967年,美国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这一条约禁止各国在地球轨道上部署核武器和任何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它还禁止各国在外空测试任何武器,或是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

然而,美国单方面退出国际协定已有前科,美国会再次“退群”吗?韩旭东认为,“太空军”的建立需要时间,美国对于太空军事化的推进,其实早而有之。“太空军”的建立速度、规模、能力等,目前还没有详细规划,预计美国会根据国际社会的反应以及自身的利益,一步步进行调整。

“目前,美国还没有到需要退出《外层空间条约》这一步。但是不排除未来经济利益未达成时,美国会以退出该条约作为要挟,以达到经济获益的目的。”韩旭东说,美国近年来的系列举措,都是以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为最终目标,减弱美国经济衰退的势头。如今美国一步步加强“太空军”的部署,也为未来在国际经济贸易上的要挟和敲诈增添了筹码。

美国的部署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应,让不少人担忧“星球大战”会再次重现。韩旭东认为,美国1985年立项的“星球大战”计划,是它利用各种天基尖端武器和手段,组成的多层次“防御盾牌”,其性质是对苏联的进攻进行太空拦截,是被动防御的行为。而如今组建“太空军”,是美国主动的进攻性部署,在军事行为的性质上看,和此前的“星球大战”计划性质完全不同。

针对美方宣布着手建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外空是全人类共同财产,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更反对把外空作为战场。耿爽重申,希望各方共同努力,切实维护外空持久和平与安宁。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朱晓枫 策划 李劲 洪奕宜

编辑: 林涛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古今纵横,转载请注明出处:行动不断,或成空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