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迷贴图 > 军校实战化培训新学员,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宋立军

军校实战化培训新学员,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宋立军

2020-01-31 20:46

33年来,他始终奋战在作战指挥教研一线。请听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宋立军的心声——

  “从这里走上战场”

人民网北京7月21日电 (黄子娟 罗金沐 董澄)“为打仗而生,为打赢而建……”7月19日,一场别开生面的教战研战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国防大学举行。该校马刚、王勇男、李文等5名教员代表,围绕“战”字,与全校官兵分享教战研战、学战练战的经验体会。改革重塑2年来,该校勇创一条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新路子,推动办学育人直通战场、贴近部队、对接岗位。

图片 1

一生只想干好这件事

  2007年,经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国防大学开展了纪念国防大学建校80周年系列活动。12月7日,胡主席在郭伯雄、徐才厚副主席陪同下,亲临学校参加纪念活动。胡主席明确指出,80年来的实践证明,培养造就大批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军事人才,是我们建军、治军、强军的基础性建设和关键所在。

“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国防大学的核心职能。”调整组建之初,面对新的历史使命,学校在人才培养目标、课程体系结构、教学内容设置、组训方式方法等方面,有许多与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为此,他们组织办学思想大讨论,研究解决联合作战人才培养中的矛盾问题,重构战略班、联合作战指挥班、领导管理与指挥班等重要班次新型课程体系,学员平均满意度达90%。

资料图:解放军士兵射击训练

初秋时节,一场信息化条件下的模拟战争在第二炮兵指挥学院作战实验室打响,逼真的战场环境、激烈的红蓝对抗,令在场的数十名任职学员深感震撼。导演这场“战争”的,是该院战术教研室教授宋立军。

  新一届校党委班子,认真贯彻落实胡主席重要指示,系统回顾总结国防大学的历史,反复学习毛泽东、刘伯承、徐向前、叶剑英、张震等老一辈革命家、军事教育家办学治校的成功经验,深入研究新时期办学治校的特点规律和人才培养规律,系统筹划学校建设发展特别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问题。

两年前,该校国家安全学院国际战略教研室主任马刚参与了课程体系改革这场攻坚战。在研究“国际战略与国家安全战略”板块课程体系时,他建议新教学内容要实现“两进两出”:“从经典理论进来,从战略思想出来”,让经典理论走进信息时代;“从思维方法进来,从思辨能力出来”,用习近平强军思想锻造指挥员战略思维,让习近平强军思想渗透进课堂。

作为我军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的孵化源头,各军事院校正在进行的教学改革指向越来越鲜明:“向部队靠拢,向实战聚焦”。

宋立军自1982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作战理论的教学研究。33年来,他默默耕耘不忘初心,成为享誉全军的教学名师。谈起自己的职业生涯,宋立军语气坚定地说:“我这一生,只想努力干好这件事!”

  我和童世平政委,多次与教研人员座谈,研究教学科研改革问题;多次与战略班、指挥员班学员座谈,了解学员对教学科研的期望与需求。我带着机关的同志先后到空军指挥学院、海军指挥学院、第二炮兵指挥学院、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装备技术指挥学院、武警指挥学院等8所院校调研。同时组织教研干部就军事斗争准备的重大现实问题和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问题到四个战略方向进行深入调研。形成了一批调研成果,明确提出了推进学校建设发展的战略思想。这就是以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深化细化为重点,以教学改革、科研创新为动力,以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建设为保证,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求真务实、埋头苦干,在新的起点上推动学校建设又好又快发展。

今年初,该校在战略指挥员班开设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课程板块,共设置了11堂理论大课,国家安全学院组成“原著教学团队”,把讲好原著课作为“品牌工程”,逐级试讲、反复打磨,学员从经典中滋养战略智慧,品味战略思维精华。理论讲授课程是“教方法”;研讨交流课程是“练方法”;案例课程是“找方法”。如今,新的战略课程体系已经运行一年半,三个重点班次的课程更新率达到100%。

如何靠拢?如何聚焦?装甲兵工程学院给出的答案是:培养更加符合部队需求的人才,既需要目标和内容这个“好图纸”,还需要实战化教学模式这个“好工艺”。

上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打响。作为在第二炮兵崭露头角的导弹专家,宋立军密切关注这场战争,思考战争样式的变化。随着研究的深入,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院校教员不熟悉战场、不了解装备,就教不好战略导弹部队的指挥员。他决心摸索出一条理论与实践融合的人才培养新路。

  按照这一战略思想,在校党委四届四次全会上,我们明确提出了“从这里走上战场”的人才培养战略。即“以国防大学为起点,以战场为终端,以培养为纽带,以能力为核心,以打赢为标准”,将课堂与战场、需求与能力、目的与途径、眼前与长远联为一体,统一于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之中。为此,学校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

为不断提升指挥人才培养专业化水平,该校实行全体系全流程全要素实战化指挥训练,全面推开“学讲研练考”教学模式,推行小班化、研讨式教学和指导教官制。通过自学、讲授、研讨、练习、考核一体融合,对接一线部队,直面未来战场,教练学员指挥打仗的方法要领。

对于这所素有“陆战之王的摇篮”之誉的军校来说,无论是“图纸”的设计绘制,还是“工艺”的流程再造,动力始终与压力相伴相生。“问题倒逼改革。”该学院领导说,他们思想深处燃起的“狼烟”,来自于3年前的一系列“差评”。

宋立军和同事们一边展开教学,一边深入研究,他提出把学员拉到近似实战的环境中摔打磨练。为了让课堂教学、实践锻炼与未来战场对接,他把最新的作战理论研究成果融入其中。在他们的努力争取下,上级批准学院团级指挥员培训班赴千里之外的某训练基地开展现地教学。

  一是整合教育资源,将课堂向社会延伸。充分运筹社会教育资源,为人才培养服务。我们提升了周五学术报告层次,拓展现地教学范围。将周五学术报告的报告人定位在国内外、军内外重要领导、知名专家、著名教授层次上,每年邀请近100名高层领导和知名专家来校作报告,增强报告的学术性和权威性,拓展报告的信息量和覆盖面。建立了10多个京外现地教学基地和30多个环北京地区实践性教学点,每年组织高级干部学员到国外考察、到全国各地考察调研和参观见学,请省部级领导作政治、经济、外交等报告,开阔学员视野,提升教学品位和层次。

该校联合作战学院联合指挥系首任主任王勇男是国防大学第1期师资班毕业留校的。和马刚一样,联合指挥系成立后,他带领团队打了两场硬仗,构建了一套符合打仗要求、全流程全要素的联合作战人才培养专业化课程体系。他告诉记者,在联合作战指挥培训班“联合战役军团指挥员战时主要指挥工作”板块中,“研”和“练”的教学比重高达70%以上,57个教学日中,就安排了12个专题、27项作业内容、4种作业身份、37项作业成果,强度之大、转换之快,难度之高、要求之严,前所未有。

面向未来岗位精确培养

为使教学紧贴学员岗位任职能力需求和部队训练实际,尽快掌握教学环境的第一手资料,宋立军提前带领团队进入训练基地,白天勘察发射阵地,晚上拟制教学方案、制订教学计划、设计授课内容,每个细小环节都不放过。几个月下来,他把训练基地的每一条道路、每个科目的训练场点,用脚步丈量了十几遍,记下了几万字的教学笔记。

  二是直面部队现实问题,将课堂向部队延伸。组织专家教授走出去,实施蹲点式调研,了解部队实际和需求,突破“单向通道”;与海空二炮部队、重点建设部队、担负作战任务部队进行联教联训联演,突破了“课堂壁垒”;把教学嵌入部队训练,实现理论与实践、课堂与战场的对接,突破“围墙意识”;建立教学基地,组织学员现地教学、参观见学、观摩装备,实现开放式教学,突破“封闭意识”。学员在海洋深处的战舰上,在大漠边关的训练场,在联合演习的“中军帐”,练指挥、练谋略,联合作战指挥能力显著提高。还聘任一批海空军二炮部队的退休老将军当特聘教官,引进军兵种将校军官当教员,聘请部队高级指挥员任研究生导师,组织学校与部队双向代职任职,形成了与部队合力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教学新机制。

在此基础上,他们坚持课堂与部队演训场衔接,有计划地选调了一批军兵种、新型作战领域和紧缺专业人才充实教员队伍。通过组织常态化教学比武、试教试讲、骨干集训等活动,倒逼教研人员能力提升,练就“几把硬刷子”。精心为每名教员设计成长“路线图”,采取跨军兵种任职“体系化塑造”、参加重大演训“实战化锤炼”、理论与实践“深度化融合”等多种手段,加强与军委、战区、军种部队的广泛协作,努力打造“没有围墙的国防大学”。李海涛、傅达林、宋振国等一批中青年教研骨干经在军内外小有名气,张啸天、李睿等一批新秀30多岁就站上战略班、指挥员班讲台。

立足兵种、面向军种,主动适应陆军联合作战和信息化建设需求,明确“未来陆军骨干军官、领导精英”的人才培养目标

那段时间,宋立军两次病倒在训练场。军医和同事劝他休息,可他说:“部队战斗力建设等不起,人才培养耽误不得,我们绝不能有丝毫懈怠!”在宋立军的带领下,教研室全体教员齐心协力,以战斗者的姿态投入到教学演练中。

  三是开展校际合作,将课堂向军内外院校延伸。目前我军院校教学条块分割,没有形成初、中、高级衔接递进的培训机制。军事教育“统”得不够,教育资源“合”得不够,教研人员“活”力不够。这三个问题是当前制约院校建设与发展的核心问题。我们注重在“统”、“合”、“活”上做文章,先后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军事科学院等军地院校签订联合办学的协议,加大与中国浦东、延安、井冈山干部学院衔接式教学力度,还与美国国防大学、日本防务学院等多个国家的国防学院建立了校际联系,拓展了军内外甚至国内外院校合作范围,形成了资源共享、人才共育的良好局面。

直面未来战场的问题意识,让来自一线部队的学员们受益匪浅。 “国防大学一切教学活动,都是瞄准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可能的作战对手,在贴近实战中锤炼我们指挥员能打仗、打胜仗的本领。”学员、陆军合成某旅政委黄艾俞告诉记者。

3年过去了,这一席话至今仍响在耳畔。

现在看来,类似的教学活动较为常见,但在20年前,不失为一个大胆的创举。虽然演练的时间不长、脚本设置也不算完善,但结果还是让宋立军感到惊喜:通过演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员们不仅加深了对基本作战理论、指挥要点的理解,强化了研打仗、谋打仗的意识,组织指挥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四是开展模拟训练,将课堂向虚拟战场延伸。组织学员以“角色”身份,充当红蓝军指挥员,在作战实验室进行对抗模拟演练。在虚拟战场中,指挥千军万马,纵横陆海空天电磁战场。大屏幕上坦克飞驰、舰船击浪、战机翱翔,炮火轰鸣,逼真的训练实践,使学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得到充分的磨炼和历练。为满足训练需要,学校先后研制开发了战略战役模拟训练系统,实现了想定作业的军标标绘、文电通信、决策辅助、战役计算、结果评判等多项功能,建成了国内唯一能够进行涵盖全部军种的大规模联合战略战役对抗演习的重点实验室。

与此同时,演兵场成为淬炼指挥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的大熔炉。他们组织联合作战指挥培训班和领导管理与指挥培训班学员,以“嵌入式指挥员”的身份,奔赴作战部队演训一线,在炮火硝烟中学习现代战争。调整组建2年来,近千名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从这里走向演兵场。

“军事素质不够过硬,管理带兵能力偏弱,装备运用能力不强。”在装甲兵工程学院组织的“部队院校共育人才座谈会”上,来自一线作战部队的嘉宾,话锋突转,直指该学院毕业学员难以满足部队需求。

演练结束,一名指挥员班学员感慨:“宋教授严谨的治学态度、忘我的工作精神、科学的授课方法,让我们对怎样带兵打仗有了新认识。”

  五是强化能力训练,将军事理论向实战延伸。不久前,在某战区进行的信息化条件下联合反空袭战役演习中,国防大学部分学员以参战者身份进入角色,在演习实践中体会、验证、深化和提升课堂所学的理论,形成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和良性互动。近年来,学校每年组织学员参加战区部队军事演习,与海空军和第二炮兵部队进行联教联训联演,既使教员亲身体验未来信息化战争的本质要求,吸纳部队训练和战法上取得的成果,及时融入教学;又通过演练直接检验学员理论学习成果,使理论学习和教学活动更加贴近部队训练实际,贴近实战应用,进一步提高学员运筹帷幄、果断决策和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指挥能力。

难堪的还不止这一次。该学院先后奔赴近20个一线作战部队调研,带回来的类似话语让人如坐针毡。

经过5年的反复实践和不断完善,宋立军带领团队提出的“学、演、练、研”为主体的中级指挥教学模式脉络越来越清晰,成为学院任职教育的一大特色,提高了指挥人才培养的质量效益。当年,这项成果获得学院历史上首个国家级教学成果奖。

  目前,国防大学培养的战略班、指挥员班学员和军事学专业博士硕士研究生等一大批具有联合作战指挥能力的高级指挥学员,走向军事斗争准备主战场,走向军队建设第一线,为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发挥着重要作用。据统计,目前全军95%以上的军以上指挥干部是经过国防大学培训的;我校基本系、进修系毕业的学员大多担当起了军师旅团的军政后装重要领导职务。每年有30余名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在国防大学接受培训。我校培养的博士硕士毕业生中有400多名担任军师旅团指挥员。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提出的“我军未来的军长、师长都应是硕士、博士”的设想正在成为现实。

作为老牌军工院校,该学院已为全军机械化部队输送数万名人才,不少毕业学员早已成为带兵打仗的先锋,近年来为何还连遭“差评”?

宋立军没有就此自满和懈怠,他说:“既然把作战理论融入演练实践效果明显,那么我们更应该加强作战理论研究,要尽快把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弄明白。”

“人才难以满足部队需求,追根溯源是我们在人才培养设计上出了问题。”紧锣密鼓的部队调研,让该学院党委一班人越来越清醒。对比部队需求,他们感到在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上还存在3个方面的差距:按单一兵种培养人才思路与部队作战合成度越来越高的要求相比,知识结构、联合意识和多兵种协同能力明显不足;院校培训能力与部队“多能型”人才需求相比,基础学习、应用转化及实践提高受到时间和资源制约;学员的“军味”与部队指挥员标准要求相比,军事素质、带兵能力、装备运用还有差距。

宋立军研究作战理论,从来不是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而是深入一线研究论证。有时为验证作战理论中的一个细小环节,他上战车、钻密林、入洞库,在演训一线一待就是几个月。30多年来,宋立军的足迹遍布第二炮兵部队的每一个阵地和点位。谈及这么多年来的辛苦,他的话十分简单:“累并快乐着。”

进一步分析原因,该学院洞悉问题所在:理念不够先进,立足兵种面向军种的视野不够开阔;教员的知识结构和教学能力不能满足军种教学需求;学员第一任职基础和长远发展潜力缺乏统筹兼顾;军事职业教育内容设置不够科学,效果不理想,以致学员“文气较重、军味不足”,实践动手能力偏弱……

“战争从未走远,军人必须枕戈待旦!”宋立军始终保持着强烈的忧患意识。作为学科带头人,他牵头完成的战术学课程,成为学院建院以来的首门“国家级精品课程”。

人才培养亟待设计一张“好图纸”。该学院在摸清陆军初级指挥军官培养需求的基础上,研究出台了新版《人才培养方案》,强调立足兵种、面向军种,主动适应陆军联合作战和信息化建设需求,明确“未来陆军骨干军官、领导精英”人才培养总目标,确保面向未来岗位精确培养学员。

作为一名教员,教书育人是本职。虽已年过半百,但宋立军始终干劲不减,几乎每年都新开专题。近几年来,他先后牵头开设《第二炮兵作战理论前沿研究》《第二炮兵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问题研究》等新专题。前不久,他牵头研究的某项课题获全军某战略论坛一等奖,得到第二炮兵首长的肯定。

翻阅这份方案,记者注意到,这一目标被细分为思想政治、军事共同、领导管理、自然科学、人文社科、工程技术、军事信息、装备等8个分目标。每个分目标又按照知识、能力、素质具体确定了人才培养规格,为模块化教学提供了基本遵循。

从教以来,宋立军获第二炮兵以上成果奖励20余项,其中国家级教学成果奖1项,国家精品课程1项,军队级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玩转”装备成为素质标配

一堂课的实战化,一次训练的实战化,一门课程的实战化…… 实战化理念渗透到教、学、管、训、演、研等各个环节

“没有技术就没有装甲兵部队。”该学院领导对记者表示,装甲兵分队指挥员必须乘车战斗,从排级到营级岗位都在坦克和装甲车上,他们既是指挥员、战斗员,又必须是教练员、技术员。因此,“玩转”装备应该是他们的素质标配。

近年来的一系列部队调研,更坚定了他们的这一判断:随着装甲装备的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初级指挥员席位虽然仍在车上,但过去那种“一顶坦克帽包打天下”的局面不灵了,指挥员不仅要熟悉车长终端、炮控终端、新型电台等多种信息化终端,还要熟练驾驭来自整个作战网络、多个对象的大量信息。

按照这一能力素质图谱,该学院全面启动了229门本科课程建设。作为学院教育转型的牵头单位,训练部成为全院最忙的一个单位。“不记得有多少个不眠之夜,一次次推倒重来,有的改革方案修改了10多次。”该学院训练部领导说。

新的课程体系中,军事教育增设领导管理和军事信息模块,军事教育核心内容由18%调整到25%。作为军事教育内容的具体承担者,军政教研部主任张振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张振所在的军政教研部,负责全院学员军事基础的教学训练,主要是体能、战术、轻武器射击、400米障碍等基础课目,这些课目的训练方法全军已经沿用了几十年。为了推进实战化训练改革,他带领教研室人员一头扎进训练场。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他们牵头负责的10余项教学训练科目内容越来越丰富、环境条件越来越逼真。

对比学员课程新旧学时分配表,记者发现,“信息”和“装备”这两个关键要素,成为该学院课程再造的焦点。该学院训练部领导细数教学模式改革的鲜明特色:在坦克实弹射击训练中,某型主战坦克得到全面运用;在指挥信息系统综合运用训练中,学员真实感知到了鲜活的战场态势和指挥流程;在装备综合演练中,演习场上的战损故障逐渐替代预设故障,按照战斗进程实行伴随保障……

“待在教室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是该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大四学员王玮崧对于教学改革最直观的感受。4年学习过程中,他先后经历了工程实训、装备认知、综合演练等11个实践教学环节,超过五分之一课时是在教室外作业。

一堂课的实战化,一次训练的实战化,一门课程的实战化乃至课程体系的实战化……据统计,截至目前,该院229门本科课程形成了实战化教学的“新工艺”,教、学、管、训、演、研等各个环节,实战化理念得到全面渗透。

实战观念是这样养成的

实战观念不会与生俱来,需要实战化育人环境持续熏陶。从考场 建设、教员队伍、荣誉激励、实践平台等方面推动育人环境向实战化转变

这学期连续几场军事基础训练考核,让学员们心有余悸。

考核场地变得越来越残酷。以往投弹考核场地设在一片空旷地域,现在安排在丛林当中。这是学员从未遇到的完全实战化情境:通过铁丝网障碍,不仅每名队员自己要匍匐前进通过,还要通过集体协作将一个装有几十公斤石子的担架一并从铁丝网下运过。

“意外”情况越来越多。在定向越野考核中,教员原本为每个学员准备了地图熟悉考核场地概况,但在考核开始前,却临时更换了不同版本的地图。在射击考核中,有的学员发现教员在事先为大家压好子弹的实弹匣中随机掺杂了部分空弹壳,干扰射击进程。

成绩计算规则也在变。以射击考核为例,设置的目标有敌我之分,命中一个敌人目标得1分,而误射一个平民目标则要被倒扣10分;手榴弹投准考核中,成绩计算并不以手榴弹落地点计算,而是按照其落地滚动后最终停止的炸点计算成绩。

“实战观念不会与生俱来,需要实战化育人环境持续熏陶。”该学院政治部领导介绍,近年来学院坚持从软硬两方面推动育人环境向实战化转变:

——打造有装甲兵特色的集指挥员、战斗员能力素质于一身的教员队伍,依托作战部队建立教员进修基地,从一线作战部队选调优秀干部、士官到学院任教、任职,全力提升教员队伍晓战善教能力。

——制定《学员综合素质考评及荣誉激励办法》,每年评比星级学员,有效激发学员的荣誉感和进取心。全方位走开淘汰的路子,2010级学员中有近百名思想、心理、身体、军事等素质跟不上的学员,被留级或淘汰。

——搭建课内外创新实践平台,该学院53个竞赛项目中,坦克战术、兵棋推演等突出军事能力素质培养的项目占25%;依据学员兴趣爱好创建了近40支学员俱乐部和特色队伍,每年举办科技文化节、战例讲解大赛等活动40余项。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迷贴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军校实战化培训新学员,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宋立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