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迷贴图 > 听说最近湾湾又想了一个作死的招式,美国需要增加多少兵力

听说最近湾湾又想了一个作死的招式,美国需要增加多少兵力

2020-03-16 11:52

图片 1

图片 2

最近,兰德公司出台了一份新的报告《美国战略资源的不匹配》,文中以美国目前同时面临的在欧洲、朝鲜半岛、台湾和中东潜在动用军事力量为前提,对美国现有的军事力量进行了计算。

图片 3

资料图:中国海军新型水雷。

前几天和朋友聊起十几年前的几次台海危机和当时解放军的应对举措,其中就免不了提到当时几乎所有对台解决方案里都会提到过的一件事情——水雷封锁。对于当时的解放军来说,水雷封锁基本属于“一次投资,长期受益”的封锁形式,相比于其他使用作战兵力进行封锁的方式,具备成本低、效果好、容易部署且能牵制敌方大量兵力等优点。

该报告称,“本报告探讨了明显的2018年国防战略的要求与实际投入的资源和现有能力的明显鸿沟,我们需要增加投入以减少在全世界同时取得成功之间存在的差距。”

连更了三期视频的小兵兵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但突然想起来湾湾又双叒叕调皮了,今儿就忍不住在地板上爬了起来给咱兄弟们说道说道这熊孩子该咋管~

据日本《产经新闻》8日报道,中国海军不仅有大批先进作战舰艇相继服役,而且还在推进新一代水雷的研制。水雷虽然造价低廉,但兼具物理破坏和心理威慑作用,堪称“战略级武器”。该报道鼓吹,中国水雷能发挥阻止美军行动的“区域拒止”作用,“令周边各国感到紧张”。

▲ 对于水雷这东西,当年玩过“地雷战”的解放军当然不会陌生

该报告对于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可能需要投入军力的热点主要认定为四个:

年度作秀大片“汉光军演”终于结束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吸睛:车祸、性侵、哑弹……各种场外戏甚至比演习本身更精彩。

报道称,水雷在经济封锁方面的效果早已得到证实。据台湾《海军学术》杂志2015年8月刊登的论文称,二战末期美军发起“饥饿作战”,利用轰炸机和潜艇在日本各港口和航道周围布设1.2万枚水雷,击沉日本商船670艘,使日本海上输送能力丧失62.5%。但水雷的效果不仅体现在经济封锁上。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一篇题为《认真接受水雷》的论文称,二战后,美国有15艘军舰因遭水雷攻击而受重创或沉没,是巡航导弹、战斗机和小型船只对美舰攻击战果总数的近4倍。据称,由于扫雷要比布设的成本高出10-200倍,因此即使水雷没有对敌舰直接造成伤害,也可以起到阻挡敌舰进入该海域和恐吓对手停止战斗的效果,“解放军对此特别重视”。

对于水雷布设来说,常见的手段包括水面布雷、潜艇布雷和航空布雷这么几种,这其中,理论上一次性布雷量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水面布雷。中国海军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封锁渤海湾、阻滞苏联海军在可能的大规模入侵中在战场侧翼进行的两栖登陆,一度发展过专用的918型布雷舰,并且建造了814舰投入使用。

在波罗的海三国与俄罗斯的军事冲突、中国大陆采取武力统一台湾、朝鲜半岛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以及中东恐怖分子的死灰复燃。

就这样的水准,现场观摩军演的蔡英文看后却大呼过瘾,声称“这是我们国军可恃的战力,这是我们可以信赖的国防。”

该报道认为,除了拥有老式机械水雷外,中国在过去10年还制造出多种新型水雷。台湾“海军”估计,解放军拥有30种水雷,数量达5万颗,而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推测的数字为5万到10万颗。报道称,中国常规水雷主要有锚雷、漂雷和沉底雷等,而新型水雷还有潜艇发射的自航式水雷、在水深2000米以下通过火箭发射的上升水雷等。该报道甚至鼓吹,中国还在研发可主动攻击直升机的水雷。这些水雷的布设通常利用水上舰艇、潜艇、轰炸机和征用渔船等方式来完成。其中解放军海军老式驱逐舰和护卫舰装备有布设水雷的轨道,约200艘扫雷艇等小型舰艇也具备布雷能力。另外,轰-6和歼轰-7等空中战机还可以空投水雷。

▲ 当然,说起来都是布雷,但918型布雷舰主要的任务是防御型布雷

这四个热点同时爆发冲突——基本上就意味着一件事: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兰德的这个报告基本就是美国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估计——回顾兰德公司近年重头国防报告的题目很有意思,《中美军事积分表》、《设想不可能的事:中美全面开战》、《美国战略资源的不匹配》……嗯……呵呵,在美国的推动之下,中俄背靠背战略伙伴关系形成之后,美国动用军事手段的成本不断攀升,从这些报告的标题里可见一斑。

▲蔡大妈,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么?

台湾海军称,解放军在大陆沿岸布设防御性水雷时可征用民间船只,但在台湾近海进行攻势布雷则会受到阻碍。因此,解放军如果用水雷对台湾进行经济封锁,将以潜艇为主、水上舰艇为辅的方式进行。封锁台湾需7000至1.4万颗水雷,“可以明确的是,大陆约3万艘渔船能安放简易布雷轨道。以每艘布设10颗水雷来算,这些渔船趁着黑夜和恶劣天气视线不良的掩护,完全能在台湾的港口、主要航道和海上兵力集结地附近大量敷设水雷,大陆显然有足够的能力进行封锁”。美国海军学院称,朝鲜半岛局势紧张时,解放军为防止美军接近,可能会在在黄海布设水雷;而当“台湾海峡有事”时,解放军甚至可能利用潜艇在冲绳以外的日本海域、关岛和夏威夷等美国海军基地的沿岸布设水雷。

虽然从舰艇技术上,该舰更像是中国研制的自动布雷设备以及许可证生产的皮尔斯蒂克柴油机的试验舰,但即使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该舰的快速布雷能力和程控机械化布雷能力在海峡两岸里还是无人出其右,虽然该舰的最大航速只有20节,但理论上其携带200枚水雷,布设雷场的速度和效果反而要比那些理论上能跑到30多节的驱逐舰要好得多,不过对台进行布雷封锁的作战环境显然不适合这么大的布雷舰,毕竟这样的舰艇在台湾周边地区的行动不可能隐蔽,而作为专业的布雷舰,该舰所执行的任务显然是路人皆知。

在兰德的报告中,将美国应对“国家安全威胁”的任务分为三个优先等级,每个等级有3项主要任务。

蔡大妈还是很忙的,除了观摩“汉光军演”外,在5月24日还专程来到宜兰龙德造船厂,出席七艘新战舰的开工仪式。

▲ 后来814舰改成了海监112船,也不知道其内部巨大的水雷舱被该做什么用处

第一等级的任务:

一下子开工七艘战舰,这对于湾湾来说也是近些年的大手笔了。其中三艘大家都很熟悉,就是被湾湾吹捧为“航母杀手”的“沱江”级导弹巡逻舰。另外四艘——快速布雷舰就比较有意思了。

按照当时的设想,在台海附近进行水面布雷,相对比较容易做到隐蔽行动的还是使用渔船等民用船只进行伪装布雷,但渔船航速慢,布雷数量少,对于进行全面封锁所需的大规模布雷来说并不合适。

1、对核国家实施威慑,采取的战略是大规模反应战略,需要对美国核武库和投送系统实施现代化改进。

这可是新玩意啊,要知道,台湾海军现有装备中只有专业的扫雷舰,没有布雷舰,其实放眼全世界,现在有布雷舰的海军也是屈指可数……

▲ 哪怕是军用渔船布雷也很难够用

2、击败有限的弹道导弹攻击,应对战略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增加导弹防御系统部署。

呃——,好像韩国海军就有,还是满排3000吨以上的大家伙,并且有两艘,其中最新的“南浦”号不仅吨位高达4000吨,配有直升机机库和甲板,甚至安装了垂发系统。

相比之下,潜艇布雷的隐蔽性相对最强,潜艇一次性能够携带的水雷数量也有几十颗,比起渔船什么的要好不少,而且因为是水下布雷,潜艇可以接近到尽可能靠近港口的位置布放水雷,其封锁效果也要比水面布雷更好。正因如此,解放军在那个时期对于潜艇布雷可以说是相当倚重的,毕竟当年连中央军委都有领导提出了要搞“以潜制海”的海军发展思想,虽然海军最后经过论证是给出了要综合发展的结论,但在那个时期,确实唯有潜艇有可能在隐蔽条件下展开对台的布雷封锁作业任务。

3、对恐怖攻击,尤其是大规模杀伤性恐怖袭击,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这就是“南浦”号布雷舰,这么大块头跑到朝鲜近海布雷基本上就是找死,还好韩军给它准备了另外一个身份——扫雷母舰,果然是日本有啥,韩国就要有啥

▲ 潜艇水雷的长度大概是鱼雷的一半,因此其携带的水雷数量比鱼雷一般要多一倍

第二等级的任务:

当然,台湾新造的这些快速布雷舰可承受不了“扫雷母舰”的重任,湾湾对它的定位也很清晰:用于在台湾海峡快速布雷,阻止或迟滞大陆海军的登陆舰队。

在2000年之后,解放军曾经不止一次派出常规潜艇突破第一岛链,并对包括基隆港在内的台湾主要港口进行模拟潜艇布雷行动,其主要的目的也在于阻止台湾通过东海岸几个港口获得外界物资。由于当时解放军的先进潜艇总体数量相对有限,需要执行更加重要的作战任务,因此这些水下布雷任务大多数都交给了老旧的033型潜艇。不得不说这样的行动让台军也感到压力巨大,因此将168舰队的8艘济阳级巡防舰部署在苏澳港,试图尽可能保障台湾东海岸的海外交通线可以继续使用。

1、在波罗的海方向威慑俄罗斯。

说到这儿,神马扫雷舰、布雷舰、猎雷舰、扫雷母舰……很多同学是不是已经有点儿迷糊了?

▲ 济阳级在90年代初就是作为增强台军反潜力量而引进的

2、对朝鲜实施威慑避免其实施导弹和火炮攻击

嗯,让小兵兵来简短地科普一下。

不过对于当时的解放军潜艇来说,台军的反潜力量并没有太大的威胁。给解放军潜艇行动造成比较大麻烦的,更多是美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P-3C反潜巡逻机。由于两国的P-3C飞机数量多,巡逻密度很大,多次出现我军潜艇在水下发现被反潜机持续跟踪,不得不改变计划,展开大范围机动。这在和平时期最多也就是“与外国军机斗智斗勇”的额外训练科目,可真到了实战准备的时候,大范围的机动所耽搁的时间与被持续跟踪,轻则影响布雷任务的正常完成,重则会暴露解放军的作战企图。

3、威慑中国避免其武统台湾

其实并不复杂

▲ 自卫队的P-3C数量很多,在中国近海的巡逻密度相当高

第三等级任务:

扫雷舰:顾名思义,这种舰艇就是专门用来清扫海中水雷的,操作非常简单粗暴,一旦在目标海域内发现水雷,直接利用舰上扫除设备清除引爆!

尽管如此,在当时的情况下,潜艇布雷已经算是解放军最可靠的大量布雷对台封锁的主要形式了。相比之下,航空布雷反应速度更快,虽然单机布设的水雷数量很少,不过在快速前出进行补充布雷或者对关键水道的封锁上,航空布雷依然是行之有效手段。当然这种布雷行动也很难保持隐蔽性,适用的场合更多还是在大规模军事行动发起后对雷区进行补充上。

1、帮助日本、菲律宾等国对抗中国扩张。

猎雷舰:这玩意属于扫雷舰的升级版,扫雷舰只能靠“趟”,大多没有侦测,一不留神就会发生与水雷贴身肉搏的尴尬事件,而猎雷舰就不一样了,集探测、识别、摧毁功能于一体,效率和安全性大大提升。

▲ 毕竟一次出动一个几十架飞机的大机群进行布雷,也不是很合适

2、威慑伊朗

▲ 我军新一代猎扫雷舰082II型第5艘——东港舰,配置大概是一条母舰+3条百吨遥控扫雷艇+猎雷系统+灭雷设备,便宜耐操性能高。

解放军装备的轰-6系列轰炸机和“飞豹”歼击轰炸机都具备航空布雷的能力,相关的作战训练也一直在进行,考虑到台军的防空力量特别是航空兵力量在行动后会被我军全面压制,这些战机在合理规划行动路径并且得到友军战机掩护的时候,其安全性也有相当的保障,唯一的问题在于轰-6和“飞豹”作为我军当时重要的打击力量,在战斗发起后无疑是任务繁忙,如果需要补充布雷的数量较多,届时可能难以满足各类任务的需求。

3、击败武装极端组织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扫雷母舰,排水量由几千吨到近万吨不等,可以携带扫雷直升机和扫雷遥控艇,主要用于远海作业指挥,扫雷工具的花样也多,主要包括切割扫雷具、电磁扫雷具和音响扫雷具,同时还装小口径舰炮等舰载武器。如日本浦贺级扫雷母舰这种,还兼具布雷、扫雷两种功能,非常实用。

▲ 战斗一旦发起,数量有限的轰炸机要优先承担更重要的打击任务

要完成这样任务,美国目前的军费面临不足,按照目前的计划,到2027年美军的军费也不过增长到7500亿美元左右,而这被认为并不足以完成上述任务。

▲ 日本海自浦贺级扫雷母舰

相比解放军的布雷力量,台军的水雷战舰艇在数量和质量上一直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因此一旦展开大规模攻势布雷,台军本身的反水雷能力基本上是不需要太过担心的。但类似的封锁在短时间内对于台军能够产生多大的影响,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问题是需要多少钱——当然兰德的报告里也没有具体说要多少钱,但是他们算了一下美国军力上的缺口,虽然他们的依据其实还是挺一厢情愿的,比如把中国火箭军的导弹数量和性能是按照2015年美国国会报告中的说法,比如还在折腾朝鲜,然后中国17万大军进入朝鲜但不到三八线,只控制边境100以南100公里,顶多进到朝鲜半岛蜂腰处——就好像朝鲜战争的历史教训美国人都忘光了,比如还设想中国不仅要夺取钓鱼岛,甚至还打算占领日本或者菲律宾。

至于布雷舰,就不用小兵兵多啰嗦了。近些年来,除了专职布雷的舰艇,国际上还出现了很多的高端货,如日本海自这种集布雷扫雷于一体的母舰,平时还可以充任潜艇母舰、快艇母舰以及指挥舰等。

▲ 反水雷舰艇技术要求不低,造价不低,管控不低,对于台湾也是老大难

好吧,按照他们的设想,上述四个敌方都爆发冲突了,那其实也和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无异了。

其余功能先不论,小兵兵今天重点要说的是布雷,以及岛内台毒分子意图依靠建造布雷舰来继续顽抗的小心机。

对一个省级行政区域进行大规模的全面封锁,毫无疑问会对其各个方面产生重大的影响,尤其是对于台湾这样一个工业化程度极高的岛屿地区,由于大量的原料、燃料以及成品都要依赖运输进出,全面封锁显然会对其经济造成极为沉重的打击。但这类影响多数需要至少几个月才能显现出来,对于台军来说,在本岛存储有相当数量武器弹药的情况下,类似的封锁也不会对其装备战斗力的发挥有太多影响。

呵呵……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兵力到底有多少缺口,又需要做什么呢?

其实,利用布设水雷阻止大陆登陆舰队不是啥新鲜事了,台湾当局早在2002年的军演中就开始用这招了,只是到了这些年才有变化,开始追求快速布雷。

▲ 尽管台军的实际战斗力也就那样,但指望短期封锁能够击垮台军,显然也不现实

我们下面用连载方式来梳理一下他们的观点。

显然,台军很清楚,如果动作慢了,可能水雷还未布设完成,解放军已经在登陆上岸了,到时候布啥都已经没个卵用。

而对于为了减少境外干涉势力影响,对台统一作战从一开始的最基本要求就是要缩短作战行动时间,力争尽快完成任务,这就和封锁这种作战形式产生了矛盾。某种程度上,这种“封锁”能够产生的最积极也是最快速的作用,便是在其甫一发生时对台湾岛内产生的巨大心里震撼和所引起的社会恐慌。从这个角度看,虽然进行封锁作战是整个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但显然想靠“饿他十天半个月”来不战自胜,并非对于台海军事行动科学的看法。

这里我们先把结论性的一些东西放在前面,以便读者形成一个概念,后面我们再来看兰德是怎么讨论出来这些东西的。

▲在“汉光32号”演习进行布雷的渔船

按照兰德公司的报告,为了保护波罗的海三国,准备与俄罗斯开战时,美军在这一方向可以动用的兵力目前只有一个装甲旅和6个战斗机中队,而如果要战胜俄军,美军需要的兵力包括:

说到这,小兵兵又想起,几年前,台湾当局就想过用渔船改造成专用布雷艇,还煞有其事的进行了公开招标。

8个装甲旅、3个步兵斯特瑞克旅、3个陆战队营、20个战斗机中队、4个陆基海军战斗机中队、以及2个航母战斗群。

然鹅,魔幻的是,中标的居然是一家……礼品店?礼品店!礼品店……

目前缺口(按计划未来十年内要填补)是:

更魔幻的是,参与改造的渔船还是个报废品,就这,居然还被军方验收过关了?

7个装甲旅、一个步兵斯特瑞克旅、两个陆战队营、14个空军战斗机中队、4个陆基海军或陆战队战斗机中队、2个航母打击大队。

简直是国际笑话……

此外,美军还需要提升目前已经部署到欧洲的一个装甲旅的战备状态,使其具备随时作战的能力。

当然,这一次建造的布雷艇,终于走了正规路线,承建单位是正儿八经的船厂,而不是什么礼品店。

在朝鲜半岛方面,兰德计算需要扩军:

从数量上看,一下子来四艘,可以看出来台湾当局掩藏不住的焦虑,毕竟一艘一艘的造,根本来不及保命啊。

5个装甲旅、13个步兵斯特瑞克旅、6个海军陆战营、3个空军战斗机中队、12个陆基海军战斗机中队、2个航母打击大队、4个两栖攻击舰打击大队。

想当年常凯申父子的雄心可是要“反攻大陆”的,李登辉、陈水扁时代还敢叫嚣“境外决战”,到了如今小英执政,就剩下“防卫固守”了,并且连快速布雷艇这种偏门武器都要用上了,这不禁让小兵兵感慨,真是黄鼠狼下老鼠,一代不如一代啊。

而目前按照美国国会军费投资水平,还有6个装甲旅,2个步兵斯特瑞克旅经费没有着落(目前美军在韩国部署了一个装甲旅,但其战备状态被认为不行,所以这里的缺口比需要增加的装甲旅还多了一个……)

小水雷,大作用

而如果要全面干涉解放军武统行动,美军的缺口是(包括在冲突发生时向印太地区其他盟国增兵):2个“多域步兵旅”(尚不存在的超级增强版步兵旅,有新轻坦、地对地地对舰弹道导弹、防空系统)、5个海军陆战营、11个空军战斗机中队、4个海军陆基战斗机中队、5个航母打击大队、5个两栖攻击舰大队。

水雷,堪称最古老的水中兵器,而最早发明它并使用它的就是咱们的老祖宗。

按照现有的经费计划,美军还需要提升在印太地区部署的一个装甲旅的战备状态,并增派一个航母打击大队和一个两栖攻击舰大队。

早在明朝中后期,中国人就发明了水雷,什么“水底雷”、“水底龙王炮”、“水底鸣雷”,都是咱老祖宗的杰作,倭寇就是最早尝到水雷威力的倒霉蛋。

相比之下,中东地区美军的兵力将缩减为:1个装甲旅,4个步兵斯特瑞克旅、1个陆战队营、2个战斗机中队、1个陆基海军战斗机中队——至于航母,其他战区的航母或两栖攻击舰路过的时候顺便帮忙扔个炸弹……

▲水底龙王炮想象图

这篇报告某种意义上和《设想不可能》一样,有着浓厚的“我们去轰炸华沙吧”(《是,首相》梗……)的感觉,也就是给那些狗屁不懂的议员们看最极端和最不可能的情况,反正没人敢干……然后引导他们选择相对理性的选项。

日本人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不仅有幸最早感受了水雷的威力,三百多年后还差点被美国人布下的水雷阵给憋死,这就是著名的“饥饿行动”。

解放军现有33个旅能够实施强行登陆,一旦这些部队夺取一个滩头或者机场,随后就会有32个装甲旅和59个步兵旅可以投入作战——中国可以动用528辆反舰导弹发射车、192套远程防空系统,1908架战斗机、189架轰炸机、201艘战舰和53艘潜艇提供支援。中国每次对付一个对手可能只会动用上述部队的一小部分,但我们不得不正视其强大的总兵力

1945年3月起,美军动用B-29轰炸机对日本周边海峡和港口进行布雷,先后布下了12000多颗各型水雷,这让日本各港口的吞吐量急剧下降,22个造船厂也瘫痪了19个,东京、横滨、名古屋等主要港口也只能关闭。

1、如果总统决心保卫台湾,他或她需要动员全部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以向其他潜在敌方发出信号(不要低估美国的决心),并对即将开始的行动提供支持。

可以说,即便没有两颗蘑菇蛋和苏联出兵,日本也撑不到“一亿玉碎”了,估计在美军登陆日本之前,日本国内就会先饿死个千把万的。

2、美国空军应该准备部署携带远程反舰导弹的轰炸机以帮助击退登陆船团。根据海上部署情况的变化,这些轰炸机应该前出到能够在第一时间采取反应的位置。此外,空军应当准备好大批的战斗机、加油机和侦察监视飞机,以准备攻击敌方部队。

▲为了扫雷,日本海军的扫雷舰艇损失了四分之三,效果却是不佳

3、美国海军应当部署4个航母打击大队进入战区,以支持该地区的美国盟友,这需要总统的命令。海军同时还应该加派4个两栖攻击舰大队进入战区,以帮助部署和支援地面部队。

当然,通过水雷封锁战术差点憋死日本的美国,同样尝到过水雷的苦头。

4、美国陆军和或海军陆战队应该做好准备,随时驰援该地区的美国盟友。这些旅级战斗队应该具备多域火力营(装备反舰导弹、火箭炮、短程防空系统);此外美军要全面开放指挥控制和侦察监视支援(译者注:说得好听,其实是全面接管台军),以便盟军向美军提供步兵(译者注:说得好听,不就是炮灰嘛)、工兵、航空和后勤部队的支援。

在朝鲜战争中,中朝军队就通过布雷来迟滞美军的登陆行动;海湾战争中,拥有碾压优势的美国海军连折两舰,“特里波利”号两栖攻击舰和“普林斯顿”号巡洋舰先后被水雷重创,直接拖回去大修了。

而在此之前,兰德建议,在没有如此激进的全面干涉行动的前提下,美军应该:

▲CG-59“普林斯顿”号巡洋舰

1、向台湾施加压力,增强其迟滞、削弱解放军的能力,以阻止解放军快速统一。台湾应增加远程反舰导弹和火箭炮兵力,同时为了保护这些火力,要大幅度增加短程防空火力。

要知道,在整个海湾战争中,伊拉克海军完全是默默无闻,开战三天就被团灭,还好布置的水雷给力,不仅炸伤了美军两艘万吨级巨舰,还炸伤了多国部队的其他多艘舰艇,可以说多少挽回了一点颜面。

2、部署远程反舰导弹,可以通过轰炸机、战斗机和火箭炮发射。

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多次局部战争,水雷都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可以说,水雷不仅是有效的战术武器,从美军对日实施的“饥饿行动”来看,水雷甚至可以划归到战略武器的范畴。

3、建立与关键盟友全程合作行动的概念,以确保他们能够对进攻军队实施迎头痛击,而美军在此过程中,可以根据政策需要和行动需要,灵活提供支援。

而水雷之所以能够成为令人头疼的武器,主要就是因为清理难度大,无论是二战中的英国、日本,还是冷战中的美国,都吃过水雷的亏。如今,水雷更是成为了以弱对强的重要利器。

换句话来说,兰德的实际建议是,进行有限的干涉,这其中最具“杀手锏”效应的,是美军亲自下场打击我军登陆船团。

两岸水雷战能力哪家强?

而如果这种程度的干涉无法取得效果,解放军仍然快速完成统一任务,那么“根据政策需要”和“行动需要”,美军将可以选择收手——如果不然,那么“我们轰炸华沙吧”。(就是上面那个丧心病狂的全面战争方案)——这其实和我们近年来对美国可能干涉统一行动的看法相似,关键是能否快速解决问题,有些网友老喜欢说要封锁台湾,不必登陆——呵呵,那就看看施洋这篇文章吧:

曾几何时,在台海两岸的实力天平倾向于台湾的那个年代,大陆的军事杂志上也充斥着各种水雷封锁台湾岛的方案,以实现封死台湾、逼迫其不战自溃的战略意图。

(未完待续,下期将对该报告中对欧洲局势的评估进行解读)

▲814“辽阳”号布雷舰,中国海军唯一的专用布雷舰,不过它是防备鼎盛时期的苏联海军的,与台海无缘

水雷封锁台湾,靠谁最好办?

对于大陆海军可能采取的这一方案,台湾当局进行了针对性的部署,以上世纪90年代大陆海军的实力,水面舰艇和轰炸机跑到台湾岛东海岸的港口外布雷根本没可能,能用的只有数量庞大的常规潜艇部队。

前几天和朋友聊起十几年前的几次台海危机和当时解放军的应对举措,其中就免不了提到当时几乎所有对台解决方案里都会提到过的一件事情——水雷封锁。对于当时的解放军来说,水雷封锁基本属于“一次投资,长期受益”的封锁形式,相比于其他使用作战兵力进行封锁的方式,具备成本低、效果好、容易部署且能牵制敌方大量兵力等优点。

于是,台军就将从美国“租借”的八艘“诺克斯”级反潜护卫舰全部部署在东海岸的宜兰苏澳港,防着大陆海军的潜艇,可谓是釜底抽薪,直接不给大陆潜艇布雷的机会。

对于水雷布设来说,常见的手段包括水面布雷、潜艇布雷和航空布雷这么几种,这其中,理论上一次性布雷量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水面布雷。中国海军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封锁渤海湾、阻滞苏联海军在可能的大规模入侵中在战场侧翼进行的两栖登陆,一度发展过专用的918型布雷舰,并且建造了814舰投入使用。

▲“济阳”级的“凤阳”号,它的舰长就是这次“汉光”中性侵丑闻的主角

虽然从舰艇技术上,该舰更像是中国研制的自动布雷设备以及许可证生产的皮尔斯蒂克柴油机的试验舰,但即使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该舰的快速布雷能力和程控机械化布雷能力在海峡两岸里还是无人出其右,虽然该舰的最大航速只有20节,但理论上其携带200枚水雷,布设雷场的速度和效果反而要比那些理论上能跑到30多节的驱逐舰要好得多,不过对台进行布雷封锁的作战环境显然不适合这么大的布雷舰,毕竟这样的舰艇在台湾周边地区的行动不可能隐蔽,而作为专业的布雷舰,该舰所执行的任务显然是路人皆知。

同时,台湾当局还从德国和美国买到了四艘“永丰”级猎雷舰和四艘“永阳”级远洋扫雷艇,虽然后者是美国上世纪50年代的老货,但来台前进行了改装,不比大陆同期的6610型扫雷舰差,毕竟6610型也是上世纪50年代的老古董了。

按照当时的设想,在台海附近进行水面布雷,相对比较容易做到隐蔽行动的还是使用渔船等民用船只进行伪装布雷,但渔船航速慢,布雷数量少,对于进行全面封锁所需的大规模布雷来说并不合适。

这八艘猎雷艇和远洋扫雷艇的加入,使得台湾海军的反水雷实力在90年代得到了大幅增强,对于大陆海军可能采取的水雷封锁战术产生了不小影响,而这只是那个时代台湾军事占优的一个方面,以致于喊出了“境外决战”的嚣张口号。

相比之下,潜艇布雷的隐蔽性相对最强,潜艇一次性能够携带的水雷数量也有几十颗(典型的033型每次可以最多携带36枚水雷),比起渔船什么的要好不少,而且因为是水下布雷,潜艇可以接近到尽可能靠近港口的位置布放水雷,其封锁效果也要比水面布雷更好。正因如此,解放军在那个时期对于潜艇布雷可以说是相当倚重的,毕竟当年连中央军委都有领导提出了要搞“以潜制海”的海军发展思想,虽然海军最后经过论证是给出了要综合发展的结论,但在那个时期,确实唯有潜艇有可能在隐蔽条件下展开对台的布雷封锁作业任务。

▲永丰级猎雷舰

▲潜艇水雷的长度大概是鱼雷的一半,因此其携带的水雷数量比鱼雷一般要多一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大陆的军事实力已经不需要通过水雷封锁台湾这种无奈的战术了,直接强推就能踏平全岛,已经不需要靠水雷来封锁台湾岛了,反而台湾当局需要靠水雷来“自封”,以迟滞大陆进攻,拖延到“友邦”到来。

在2000年之后,解放军曾经不止一次派出常规潜艇突破第一岛链,并对包括基隆港在内的台湾主要港口进行模拟潜艇布雷行动,其主要的目的也在于阻止台湾通过东海岸几个港口获得外界物资。由于当时解放军的先进潜艇总体数量相对有限,需要执行更加重要的作战任务,因此这些水下布雷任务大多数都交给了老旧的033型潜艇。不得不说这样的行动让台军也感到压力巨大,因此将168舰队的8艘济阳级巡防舰部署在苏澳港,试图尽可能保障台湾东海岸的海外交通线可以继续使用。

咱们客观来说,以布雷来迟滞大陆军队的进攻,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不过对于当时的解放军潜艇来说,台军的反潜力量并没有太大的威胁。给解放军潜艇行动造成比较大麻烦的,更多是美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P-3C反潜巡逻机。由于两国的P-3C飞机数量多,巡逻密度很大,多次出现我军潜艇在水下发现被反潜机持续跟踪,不得不改变计划,展开大范围机动。这在和平时期最多也就是“与外国军机斗智斗勇”的额外训练科目,可真到了实战准备的时候,大范围的机动所耽搁的时间与被持续跟踪,轻则影响布雷任务的正常完成,重则会暴露解放军的作战企图。

这么多年来,台湾当局也库存了不少水雷,漂雷、锚雷、沉底雷等类型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冷战期间从美国淘来的,已经老旧不堪。当然,水雷这玩意即便很老也不能小觑,海湾战争中炸伤美军巡洋舰的水雷同样是老式水雷。

尽管如此,在当时的情况下,潜艇布雷已经算是解放军最可靠的大量布雷对台封锁的主要形式了。相比之下,航空布雷反应速度更快,虽然单机布设的水雷数量很少,不过在快速前出进行补充布雷或者对关键水道的封锁上,航空布雷依然是行之有效手段。当然这种布雷行动也很难保持隐蔽性,适用的场合更多还是在大规模军事行动发起后对雷区进行补充上。

▲ 2015年7月,台湾“汉光31号战力展示”中出现的水雷

解放军装备的轰-6系列轰炸机和“飞豹”歼击轰炸机都具备航空布雷的能力,相关的作战训练也一直在进行,考虑到台军的防空力量特别是航空兵力量在行动后会被我军全面压制,这些战机在合理规划行动路径并且得到友军战机掩护的时候,其安全性也有相当的保障,唯一的问题在于轰-6和“飞豹”作为我军当时重要的打击力量,在战斗发起后无疑是任务繁忙,如果需要补充布雷的数量较多,届时可能难以满足各类任务的需求。

除此之外,台湾当局还自行研制了“万象”系列水雷,进一步丰富了台军水雷的种类,增加了台军的水雷战能力。

相比解放军的布雷力量,台军的水雷战舰艇在数量和质量上一直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因此一旦展开大规模攻势布雷,台军本身的反水雷能力基本上是不需要太过担心的。但类似的封锁在短时间内对于台军能够产生多大的影响,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对于台湾当局可能会进行的水雷防御,大陆军队早有准备。

对一个省级行政区域进行大规模的全面封锁,毫无疑问会对其各个方面产生重大的影响,尤其是对于台湾这样一个工业化程度极高的岛屿地区,由于大量的原料、燃料以及成品都要依赖运输进出,全面封锁显然会对其经济造成极为沉重的打击。但这类影响多数需要至少几个月才能显现出来,对于台军来说,在本岛存储有相当数量武器弹药的情况下,类似的封锁也不会对其装备战斗力的发挥有太多影响。

无论是二十多年前的台海大演习,还是近些年的例行联合登陆演习,报道中都能看到海军扫雷舰艇扫雷清障的相关报道,可见扫雷乃是我军登陆行动中的必练科目。

▲尽管台军的实际战斗力也就那样,但指望短期封锁能够击垮台军,显然也不现实

除了思想上高度重视外,大陆海军在硬件方面也抓得很紧,自2004年至今,大陆海军已经接收了12艘081/081A型远洋扫雷舰和6艘082Ⅱ型猎扫雷舰,另外还有至少3艘在舾装中,全面淘汰了6610型扫雷舰,这使得大陆海军的扫雷能力大幅提升。

而对于为了减少境外干涉势力影响,对台统一作战从一开始的最基本要求就是要缩短作战行动时间,力争尽快完成任务,这就和封锁这种作战形式产生了矛盾。某种程度上,这种“封锁”能够产生的最积极也是最快速的作用,便是在其甫一发生时对台湾岛内产生的巨大心里震撼和所引起的社会恐慌。从这个角度看,虽然进行封锁作战是整个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但显然想靠“饿他十天半个月”来不战自胜,并非对于台海军事行动科学的看法。

这些新型扫雷舰艇被优先分配给了第4扫雷舰大队和第10扫雷舰大队,这两个分别驻扎于上海和广州的扫雷舰大队,正是攻台作战中扫雷作战的急先锋。

▲海军扫4大队的082Ⅱ型猎扫雷舰,这款猎扫雷舰可以一拖三,扫雷能力进一步增强

其实,对于台湾海军的水雷战术,大陆海军其实并不陌生,因为大陆海军的第一支扫雷部队,就是为了扫除败逃台湾岛的国民党军布设在长江口的水雷而组建的。

没有专业的扫雷舰艇,也没有专业的扫雷器械,没有专业的技术人员,年轻的人民海军凭借着智慧和勇敢,利用简易的改装设备硬是扫清了长江口的水雷,恢复了长江航道。

▲1950年9月22日“周村”舰官兵扫出海军有史以来第一枚水雷

此后,人民海军扫雷部队的规模不断扩大,一度达到了四个半大队的规模,其中三个大队部署在台海附近,可以说人民海军的扫雷部队就是为台湾准备的。

以前是防止台湾布设水雷封锁大陆沿海港口,如今成了攻台战役的开路先锋。

与解放军的其他军兵种一样,海军扫雷部队同样秉着料敌从宽的原则,往常进行的扫雷作业都是以清扫智能水雷为目标的,而非台军手中的那些老式水雷,台湾当局还想着用水雷来阻挡大陆的武统步伐,只能是螳臂当车。

大陆海军扫雷部队的实力如何,其实台湾当局所依赖的美军最清楚了,毕竟当年可是跟美国海军扫雷部队同场竞技过的。

上世纪70年代,中美海军同时出兵对美军在越南战争中布设的水雷进行清理,结果美军损失了两架扫雷直升机,中国没损失,而美军清扫出来的水雷却没有中国的多。

丰富的实战经验,高强度的训练,再加上先进的装备,人民海军扫雷部队完全有能力在台湾海峡中开辟出安全的通道。

当然,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最好的反水雷战术是不给对方布雷的机会!

“东风”+“长剑”+远火,直接点名砸掉机场,掌控制空权之后,一切就都好办了,由武装直升机盯着部署着这些快速布雷艇的港口,一出港就干它,反正就十几节航速的玩意,在武装直升机面前就是个靶子。

想玩“拖”字诀? 啊——呸!

▲直-9D表示:管他“沱江”、“光华六号”,还是快速布雷艇,保证收拾得干干净净

“决定战争胜负的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改变两岸实力差距更不是一两件武器能够实现的!”

建国初期那么困难的条件都能扫清长江口,如今这么多先进扫雷舰艇在手,还能让一小撮“台独分子”的诡计得逞?前几日,国防部长魏凤和上将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掷地有声的发言,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迷贴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听说最近湾湾又想了一个作死的招式,美国需要增加多少兵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