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迷贴图 > 借军售围堵中国计划落空,买潜艇推进地区和平

借军售围堵中国计划落空,买潜艇推进地区和平

2020-03-17 05:43

图片 1

摘要: 4月26日澳大利亚新潜艇竞标终于有了结果,法国造船公司DCNS成功击败了德国的TKMS公司和日本三菱重工两大竞争对手,赢得澳大利亚潜艇建造合同。4月26日澳大利亚新潜艇竞标终于有了结果,法国造船公司DCNS成功击败了德国的TKMS公司和日本三菱重工两大竞争对手,赢得澳大利亚潜艇建造合同。日媒大都以《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口潜艇计划失败》,《日本落选澳大利亚潜艇合作项目》作为标题,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军售案么,NO!这笔订单价值500亿澳元(约合386亿美元),是澳洲史上最大军火订单。这是2014年制定武器装备出口新原则后,第一宗大型武器装备的出口。这也是日本与澳大利亚军事合作的重要一环。也是日本推动围堵中国的重要一环。但,这一战略并未成功。曾经的“蜜月期”:澳大利亚要买日本潜艇简单梳理下事实,近期,澳大利亚6艘柯林斯级潜艇逐渐老化。首舰已经服役20年。2025年开始,6艘潜艇都将被替换。澳大利亚买潜艇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因为水面舰艇太容易成为导弹的靶子。而潜艇则可以投放特种力量以及导弹,这对于该国安全至关重要。这事其实2014年就提上了议程。就在这一年,安保晋三开始同澳大利亚加强外交力度,强化日美澳同盟关系。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也非常重视澳日关系,他任内与日本签订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2014年7月,安倍与阿博特签署经贸与防务协议,相谈甚欢。真是郎情妾意。当时这段关系被一些媒体形容为“准同盟”、“日澳蜜月期”。在军事合作方面,阿博特希望买到日本的苍龙级潜艇,给双方的关系亲上加亲。但这一决定很快遭到反弹。澳反对党领袖认为,如果政府决定让新的潜艇在日本生产,那么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将蒙受风险。产业界也抗议在日本建造潜艇将会造成澳大利亚就业机遇和技能的丧失。鉴于强大的政治压力,2015年政府决定让日、法、德三家进行竞标。号称“对抗中国性能最强的”“苍龙”潜艇为啥落马?日本拿出了最先进的“苍龙级”潜艇。一开始日本信心满满。他们强调苍龙级潜艇是4000吨级柴油动力舰艇中唯一拥有实际运用成果的,反复宣传日美澳安全合作的深化有助于构建亚太秩序。共同社更是援引美国政府人士的观点证明:“苍龙”潜艇在对抗中国方面性能最强,可加快日美澳战略合作的步伐;日本的失败将意味着中国外交上的战略性胜利。但是去年9月,阿博特下台,路线转变的新总理特恩布尔,更重视国内就业。法德双方在创造当地就业问题上进行了积极推销,相比之下,日方仍坚持在日本制造。虽然在本国建造潜艇会多出30%的预算,但以就业为重心的新政府并不在乎多出点钱。澳媒列出购买日本潜艇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其中大部分都是地缘政治考量。其中不利因素包括阿博特糟糕的“秘密协议”(意指与安倍私相授受),日本缺乏出口经验而“苍龙”落马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澳大利亚对于亚太大势的把握。在买日本潜艇这件事上,澳大利亚方面非常在意中国方面的影响。《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4月18日刊登题为《影响潜艇决定的潜流》的文章称:选择日本这个选项将会被中国视为“没有裨益”、“不友好”和“具有挑衅性”。如果堪培拉选择建造东京的潜艇,北京会认为,澳大利亚此举是视与中国的关系为草芥。……疏远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不理智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月对正在访华的澳外长毕晓普明确提出,希望澳方注意到日本在二战战败后对外武器出口和合作方面都有严格限制这一历史背景。同时,竞争对手也打起了中国牌:竞争方之一的法国造船公司DCNS高层3月打破不批评竞争对手的默契,向当地媒体表示采取日本方案会被认为敌视中国。德国的蒂森克虏伯船舶系统公司高层也自我推销称“无需被迫选择(日本还是中国)即可解决问题”。对于苍龙“落马”一事,日本政府人士表示,日本等待澳大利亚政府正式宣布中标结果,如果日本落选的话,会认真研究落选的原因,以便在今后的海外投标时作出更为灵活的对应。根本的原因在于,你没有为地区安全稳定做贡献嘛。(来源: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环球时报等)

日本安倍晋三政府的武器出口战略早早便迎来了紧要关头。日本共同社11月22日报道称,因被安倍称为盟友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于9月辞职,日本向澳出口最先进潜艇的计划被打乱,正在与德国、法国争夺订单。在距最终投标方案提交期限仅剩一周的22日,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外长及防长于悉尼举行了磋商(2+2磋商)。日方对本国潜艇进行了最后的推销,但结果尚无法预料。

图片 2 日本防卫省大臣中谷元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凯文·安德鲁斯(资料图)

资料图:(左)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右)

“看到工人们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很感动。如果要建造潜艇,与这家企业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日本防相中谷元20日在澳大利亚南部城市阿德莱德参观造船厂后与当地相关人士共进晚餐,做出了上述表示。

图片 3 日本自称潜艇技术优于德法,且有美国都不了解的机密技术

分析人士认为,除了技术上的考虑,特恩布尔政府的决定也有国内政治方面的考量。阿博特在任时,他主动就共同开发潜艇向日方发出呼吁。2014年,阿博特访日时强烈希望采用日本潜艇。后来,因为南澳州议员反对,阿博特才被迫将新型潜艇建造项目进行国际招标。路透社称,观察人士原来期望澳方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做出决定,但是特恩布尔最近决定对7月2日的选举赌一把,加速了招标决定进程。

报道称,日本最初计划是在国内建成潜艇后交付澳方。但在德国和法国以“当地建造”(德国总理默克尔语)为“王牌”加入竞争的情况之下,日本也开始调整姿态,不再拘泥于最初方案。

  日本在突破“防卫三原则”之后,出售日本制造武器被安倍政府视为重要工作,其中重头戏就是向澳大利亚推销“苍龙”级常规潜艇。日本防卫省大臣甚至对澳大利亚方面吹嘘说:购买日本潜艇有助于亚太地区的区域安全,并能提升日本、澳大利亚与美国之间的合作,来应对中国军事力量与军事野心的膨胀。

共同社分析称,日本在潜艇竞标中落选的最大原因在于去年9月澳总理换人后形势发生变化。下台的前总理阿博特高度评价日本潜艇性能,重视日美澳安全合作等战略要素,但新就任的特恩布尔则更关注对当地经济的辐射效应以及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这出“政变大戏”影响巨大。以“中国经济通”著称的特恩布尔虽然以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为最优先考虑,但也积极推进与最大贸易对象国中国的商务活动。“中国对日本潜艇摆出反对姿态,可能影响了澳方的甄选。”

日本作为“亮点商品”推销的“苍龙”级潜艇被认为在性能方面超过德法潜艇,有意强化美日澳三国合作的美国也对该潜艇赞不绝口。日本防卫省消息人士称:“要把连向美国都没透露过的潜艇技术出口给澳大利亚是艰难的决定,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据日本共同社悉尼11月22日,日本安倍晋三政府的武器出口战略早早便迎来了紧要关头。因被安倍晋三称为盟友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于9月辞职,日本向澳出口最先进潜艇的计划被打乱,正在与德国、法国争夺订单。在距最终投标方案提交期限仅剩一周的22日,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外长及防长于悉尼举行了磋商(2+2磋商)。日方对本国潜艇进行了最后的推销,但结果尚无法预料。

许多外媒都提到“中国因素”。美联社26日称,澳前总理阿博特认为,日本参与潜艇建设具有战略价值,澳大利亚可以同日本和美国都增强关系。但有人警告,日本在澳大利亚潜艇合同上的长期合作可能令双方结成盟国,而这可能会使澳大利亚卷入同中国的冲突当中。《日本经济新闻》称,日本政府为推动潜艇出口不遗余力,在本月初的日澳双边联合军演中,日本首次派出最精锐的“苍龙”级潜艇参演,期望向澳方展示先进潜艇技术。现在日方投标失败,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基于与中国日益密切的经济关系最终放弃日本。就在本月中旬,澳总理特恩布尔率庞大代表团访问中国,与中国签署十多项合作协议,重视实际利益和地区平衡的澳政府表现出重视澳中关系的姿态。

但是,最大的意外是支持日本方案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在9月的党内选举中输给了现任总理特恩布尔。被认为是亲中派的特恩布尔执政后,日本政府内焦躁之声蔓延,“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日本外务省官员语)。

  “看到工人们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很感动。如果要建造潜艇,与这家企业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日本防卫相中谷元20日在南澳州城市阿德莱德参观造船厂后与当地相关人士共进晚餐,做出了上述表示。

日本TBS电视台称,面对中国在亚太影响力的不断膨胀,日本与澳大利亚为应对中国而构建发展“准同盟”战略关系。日澳潜艇联合开发计划的流产,使得日澳战略合作的一角出现塌陷。

安倍政府修改原则上禁止武器出口的“武器出口三原则”,于2014年4月1日出台了“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4月7日,安倍同阿博特举行会谈,就共同研发潜艇达成协议。3个月之后,日澳签署了允许潜艇出口的相关协议,加紧为出口创造条件。

  日本最初计划是在国内建成潜艇后交付澳方。但在德国和法国以“本地建造”(德国总理默克尔语)为“王牌”加入竞争的情况之下,日本也开始调整姿态,不再拘泥于最初方案。

“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政治角度衡量,日本都不是一个最佳选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战后,日本从未向其他国家出口过潜艇,目前全世界对日本的潜艇建造技术并不非常了解。从政治层面,除去未来日本本身外交战略和政策的不确定性,若从日本购买潜艇则意味着澳大利亚与日本形成某种防务同盟关系,这会迫使澳大利亚在处理与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时非常矛盾。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霍基曾于2014年12月表示,潜艇建造将不会进行公开招标。虽然最终澳方把德国、法国也列入招标对象,但安倍和阿博特已达成“秘密约定”的说法甚嚣尘上。直到2015年夏天,日本都被认为占据优势,而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作为“亮点商品”推销的“苍龙”级潜艇被认为在性能方面超过德法潜艇,有意强化美日澳三国合作的美国也对该潜艇赞不绝口。防卫省消息人士称:“要把连向美国都没透露过的潜艇技术出口给澳大利亚是艰难的决定,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澳大利亚计划新建最多12艘潜艇,项目额高达50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312亿元)。报道称,安倍政府刚刚于9月在印度尼西亚高铁项目竞标中败给中国,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决不能重蹈覆辙”。

  但是,最大的意外是支持日本方案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在9月的党内选举中输给了现任总理特恩布尔。被认为是亲中派的特恩布尔执政后,日本政府内焦躁之声蔓延,“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外务省官员语)。

不过在日本舆论看来,日本目前的形势并不乐观。与德法相比,因在武器出口方面缺乏经验,日本推销的技巧不足。德法提出在澳大利亚建造潜艇,强调这可以维持就业并对当地造船业做出贡献。为与之抗衡,日本在10月初也提出当地建造的构想,但无可否认已经陷入被动。

  安倍政府修改原则上禁止武器出口的“武器出口三原则”,于去年4月1日出台了“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4月7日,安倍同阿博特举行会谈,就共同研发潜艇达成协议。3个月之后,日澳签署了允许潜艇出口的相关协议,加紧为出口创造条件。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谨慎地表示:“觉得99%能中标,但不知道最后的1%会发生什么。”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霍基曾于去年12月表示,潜艇建造将不会进行公开招标。虽然最终澳方把德国、法国也列入招标对象,但安倍和阿博特已达成“秘密约定”的说法甚嚣尘上。直到今年夏天,日本都被认为占据优势,而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

  澳大利亚计划新建最多12艘潜艇,项目额高达50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312亿元)。安倍政府刚刚于9月在印度尼西亚高铁项目竞标中败给中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决不能重蹈覆辙”。

  但是,目前形势并不乐观。与德法相比,因在武器出口方面缺乏经验,日本推销的技巧不足。德法提出在澳大利亚建造潜艇,强调这可以维持就业并对当地造船业做出贡献。为与之抗衡,日本在10月初也提出当地建造的构想,但无可否认已经陷入被动。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谨慎地表示:“觉得99%能中标,但不知道最后的1%会发生什么”。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迷贴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借军售围堵中国计划落空,买潜艇推进地区和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