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事评论 > 陈旧观念应彻底转变,安倍为何对中国再伸橄榄枝

陈旧观念应彻底转变,安倍为何对中国再伸橄榄枝

2020-03-13 00:10

图片 1

图片 2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7月9日刊发日本智库亚太倡议组织负责人船桥洋一以及该组织研究助理哈里·登普西的文章《特朗普的威胁迫使日本和中国拉近关系》称,近日日本首相安倍频繁示好中国,两国关系有所缓和,但要实现昔日的中日友好,日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资料图:9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杭州会见来华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新加坡《海峡时报》12月6日文章,原题: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日关系 1993年,时任日本外务省经济局局长的小仓和夫撰文,畅论美国(及一般意义上的西方)正步入死胡同,作为更优越文明的日本的时刻到来了。事实上,随后几年发生了两件大事。日本经济掉入失落的几十年,而中国经济突飞猛进,先后超过日本和美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

文章称,最近出现了有关中日两国可能和解的揣测。6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发表演讲时出乎意料地宣布:“日本准备(与‘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在此之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代表日本政府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主管外交事务的最高官员杨洁篪访问了日本。

■新加坡《海峡时报》12月6日文章,原题: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中国而非日本成为亚洲新兴全球大国,而日本并未看到这一重大转变。主要原因在于日本对中国的观念老化,且存在偏见和轻视。东京对此完全措手不及,陷于一种战略麻木状态。

安倍之前也曾尝试重新启动中日关系,那是在2006年安倍的第一个首相任期内,因为在前任小泉纯一郎时期,中日关系恶化了。

1993年,时任日本外务省经济局局长的小仓和夫撰文,畅论美国(及一般意义上的西方)正步入死胡同,作为更优越文明的日本的时刻到来了。事实上,随后几年发生了两件大事。日本经济掉入失落的几十年,而中国经济突飞猛进,先后超过日本和美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

  在本世纪,一方面,东京与北京关系不睦,同时又迫不及待地谋求重回华盛顿的保护怀抱。为此,东京不遗余力地坚持华盛顿所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同时拒绝成为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

那么,是什么因素促使安倍现在再次伸出橄榄枝呢?

中国而非日本成为亚洲新兴全球大国,而日本并未看到这一重大转变。主要原因在于日本对中国的观念老化,且存在偏见和轻视。东京对此完全措手不及,陷于一种战略麻木状态。

  现在,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宣布要转离亚太地区,包括放弃TPP。这种情况下,日本会怎么做?东京在21世纪的最大挑战,首先是彻底改变19世纪的政策,即不是脱离,而是“重新进入亚洲”,其次是与北京建立一种平等、建设性的合作关系。日本20世纪的对华战争给亚洲地区造成了灾难性影响。如果21世纪两国爆发战争,那后果将是全球性的。

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因素,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中美关系因为朝鲜问题,正在进行脆弱的重构。而安倍也在一直紧跟美国步伐。另一方面,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在该地区扮演的角色存在不确定性,所以必须积极主动地改善关系。在没有全面的地区战略的情况下,华盛顿对亚洲安全的承诺是不保险的。地区经济一体化因为特朗普政府奉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措辞以及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前途未卜。特朗普的交易式外交政策让美国挑动中日相斗成为一种切实的可能。

在本世纪,一方面,东京与北京关系不睦,同时又迫不及待地谋求重回华盛顿的保护怀抱。为此,东京不遗余力地坚持华盛顿所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同时拒绝成为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创始成员国。

  美国不再愿意为日本提供保护,这种情况下,中日关系就变成了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没有例外。现在,大家关注的是美中关系、台海关系及一个中国政策,而笔者认为中日关系才是最不好管控的。随着特朗普很快要宣誓就职,重提这一点变得更加紧迫。▲(作者让-皮埃尔·莱曼,陈俊安译)

文章称,虽然东京在推进11国参加的TPP方案,它对美国回归这个多边协定仍然抱有期望,但是政策圈怀疑美国近期不大可能回归,这是一种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冷静的看法。东京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对美外交优先的方针,重置外交政策。如果进行这样的调整,那么没有哪个关系比稳定中日关系更重要的了。

现在,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宣布要转离亚太地区,包括放弃TPP。这种情况下,日本会怎么做?东京在21世纪的最大挑战,首先是彻底改变19世纪的政策,即不是脱离,而是“重新进入亚洲”,其次是与北京建立一种平等、建设性的合作关系。日本20世纪的对华战争给亚洲地区造成了灾难性影响。如果21世纪两国爆发战争,那后果将是全球性的。

文章称,要促进贸易自由化,倡导开放的区域主义,对日本来说,可行的方案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11国参加的TPP。中国已经加入了RCEP谈判;而只要中国达到最高标准,TPP也应当允许中国参与。

美国不再愿意为日本提供保护,这种情况下,中日关系就变成了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没有例外。现在,大家关注的是美中关系、台海关系及一个中国政策,而笔者认为中日关系才是最不好管控的。随着特朗普很快要宣誓就职,重提这一点变得更加紧迫。

(作者:让-皮埃尔·莱曼,陈俊安/译)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陈旧观念应彻底转变,安倍为何对中国再伸橄榄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