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事评论 > 汉和称中国打造蓝水海军,中国海军沿着不断延伸的利益轨迹前进

汉和称中国打造蓝水海军,中国海军沿着不断延伸的利益轨迹前进

2020-03-14 17:15

图片 1

  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6月15日文章,原题:解放军海军:在“现代”亚洲航行,在“后现代”世界探索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和一些区域国家的海军几乎只关注解放军海军在亚洲的活动。这固然有其道理,但其他国家应拓宽视野。

  声明:本文为《人民海军》报供《环球网军事》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美国合众国际社亚洲在线20日刊发汉和防务评论总编辑平可夫的文章,对中国海军近期的军事动向进行分析解读。文章称,中国派出海军最先进的导弹驱逐舰前往亚丁湾打击海盗,以及“国家利益边疆”概念的首度提出,显示解放军正在向打造全球“蓝水海军”力量前进,西方关于解放军着眼突破“第二岛链”的理论已过时。

资料图:2016年4月7日上午9时30分,浙江舟山,在军乐队奏响的《欢送曲》中,海军第二十三批护航编队缓缓驶离舟山某军港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图为导弹护卫舰“湘潭”舰即将离港。(CFP视觉中国)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分析称,中国仍是一个“片面的”军事强国,相比美国,确实如此。但是,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活动已将近8年,其间克服了不小的后勤保障挑战,从一开始只是象征性地威慑海盗,发展到后来在非洲和欧洲周边确立扎实的“军事外交”。现在,解放军海军厉兵秣马,准备充当逃离冲突地区中国公民救星的角色。

  远洋护航,见证中国海军壮大

  文章称,中国的领导人们看似正在采用前苏联海军上将高西科夫(Sergei Gorshkov)的治军路线。高西科夫指挥前苏联海军近三十年,并将之打造成一支强大的全球海上力量。他曾经说过,只要国家的利益所及,就要让前苏联的旗帜飘扬在世界五大陆和四大洋的每个角落。

■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6月15日文章,原题:解放军海军:在“现代”亚洲航行,在“后现代”世界探索

  中国在地处战略位置的非洲吉布提修建“多用途后勤设施”,还新设立海外行动处,2015年12月通过的反恐法提供了法律框架,这些将是中国在亚洲以外部署地面、海上和空中军事力量的基石。当前的挑战在亚洲,看起来区分“守成”国家与“修正主义”国家相对容易,而将来会很难做出区分。

  ●本报特邀评论员

  无独有偶,中国解放军报今年1月4日刊发署名黄昆仑的文章,也提到“海上贸易正成为中国经济的生命线,大洋则相应变为中国重要的海上通道,动用海军力量保护国家海洋利益是解放军海军保卫国家利益的重要举措”。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和一些区域国家的海军几乎只关注解放军海军在亚洲的活动。这固然有其道理,但其他国家应拓宽视野。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分析称,中国仍是一个“片面的”军事强国,相比美国,确实如此。但是,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活动已将近8年,其间克服了不小的后勤保障挑战,从一开始只是象征性地威慑海盗,发展到后来在非洲和欧洲周边确立扎实的“军事外交”。现在,解放军海军厉兵秣马,准备充当逃离冲突地区中国公民救星的角色。

  笔者曾在别处提到,过去4年,打击恐怖主义以及在国外保护本国国民和利益,已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最优先事务。由于共同威胁均是危险的非国家行为者,在非洲和中东等地区,中国和西方的安全利益逐渐一致。中国对不干涉原则的重视淡化很多。

  2008年12月26日,一个注定要写入中国海军发展史的日子。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从海南三亚鸣笛启航,驶往上万公里之外的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实施护航。这是我国首次使用军事力量赴海外维护国家战略利益,是我军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海外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是我海军首次在远海保护重要运输线安全。中国海军的建设发展,经过60年量的累积,终于实现了质的飞跃,与604年前郑和船队下西洋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这篇文章还首度提出“国家利益边疆”的概念,暗示解放军应该扩大行动范围来保卫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文章还称,“保护国家利益边疆”是时代的召唤,是不可阻止的趋势。这一主张被认为是高西科夫理论的21世纪版本。

中国在地处战略位置的非洲吉布提修建“多用途后勤设施”,还新设立海外行动处,2015年12月通过的反恐法提供了法律框架,这些将是中国在亚洲以外部署地面、海上和空中军事力量的基石。当前的挑战在亚洲,看起来区分“守成”国家与“修正主义”国家相对容易,而将来会很难做出区分。

  从这个角度可能会得出,单看亚洲和海上争端,中国和解放军海军的确属于力量均衡所主导的“现代”世界。但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在本地区以外的存在明显可见“后现代”的影子。访问全球各地港口和护航打击海盗,就是这种“后现代”转向的典型例子。中国可能正成为“现代”与“后现代”的混合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与美国类似,即像一个“现代”国家一样,强大到(至少)足以能在亚洲争霸,但同时也相当“全球化”,其利益与世界和平与稳定不可分离,不得不更加积极地去保护它们。

  哥伦布的航海和达·伽马的环球航行,开辟了海上远洋航线,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也促使了近代远洋海军的诞生。维护海上交通线的安全,是海军诞生以来最基本的使命任务。围绕海上交通线的争夺和护卫,都是历代战争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辉煌亮点。20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各国军舰云集红海、波斯湾为船队护航,更是开辟了冷战期间各国海军维护国际海上交通秩序的范例。中国海军出征索马里实施护航,是我海军履行海军基本使命任务的行为。当前,我国的海外利益遍及世界各地,海上航线遍及世界各海域,外贸进出口已占国民生产总值的70%,能源资源战略通道的安全已是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国家利益的全球化、远洋化拓展,需要海军保驾护航。

  那么中国的“国家利益边疆”究竟在哪里?如何实现?黄昆仑在文章中提到,应将其与中国的海上活动结合起来,暗示中国海军的未来行动应当超越台湾海峡和传统的中国领海,面向全球执行保护国家利益任务。

笔者曾在别处提到,过去4年,打击恐怖主义以及在国外保护本国国民和利益,已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最优先事务。由于共同威胁均是危险的非国家行为者,在非洲和中东等地区,中国和西方的安全利益逐渐一致。中国对不干涉原则的重视淡化很多。从这个角度可能会得出,单看亚洲和海上争端,中国和解放军海军的确属于力量均衡所主导的“现代”世界。但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在本地区以外的存在明显可见“后现代”的影子。访问全球各地港口和护航打击海盗,就是这种“后现代”转向的典型例子。

  因此,关注解放军海军在亚洲的行为固然重要,但不应就此丧失全球视野。航行自由之类的原则不应被当做借口,从而关闭在亚洲以外与中国实质合作的大门。一个固守“现代”世界的中国,对任何人都无好处。▲(环球时报 作者安德烈亚·吉塞利,陈俊安译)

  中国作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在国际事务中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新世纪新阶段我军新的历史使命,要“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索马里海盗肆虐不仅给中国也给全球海上航行安全带来巨大威胁,中国军舰远赴索马里,把参与国际维和行动从陆上延伸到海上,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表达了中国的诚意,在尊重国际法的前提下积极作为,是我们爱好和平的传统和负责任大国形象的双重呈现。

  平可夫称,解放军报这篇文章的内在逻辑十分简单:中国的海上活动已经全球化,中国派战舰护航本国商船仅仅是海军所要迈出的第一步;未来,无论中国商船出现在哪里,这里就要被视为中国的“利益边疆”,解放军海军的先进战舰就要考虑出现在那里。

中国可能正成为“现代”与“后现代”的混合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与美国类似,即像一个“现代”国家一样,强大到(至少)足以能在亚洲争霸,但同时也相当“全球化”,其利益与世界和平与稳定不可分离,不得不更加积极地去保护它们。因此,关注解放军海军在亚洲的行为固然重要,但不应就此丧失全球视野。航行自由之类的原则不应被当做借口,从而关闭在亚洲以外与中国实质合作的大门。一个固守“现代”世界的中国,对任何人都无好处。

  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要提高军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当前,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给我国的海上安全与发展利益带来严峻挑战。海盗、海上恐怖主义、海上走私贩毒等,都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是一种国际犯罪,是发生在海洋空间的典型的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应对这种威胁,是海军非战争行动的主要任务。郑和下西洋,开辟了古代中国海军非战争运用的先河,郑和船队在东南亚打击海盗,是前人在海外维权执法的典范。19世纪中叶,中国“宝顺轮”在打击海盗中催生了中国近代海军。今天的中国海军远赴非洲索马里执行护航和反海盗使命,正是贯彻落实军队要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要求的具体行动。海军作为一个代表国家形象的国际性军种,融入世界军事大舞台,是一种必然趋势。中国海军通过在远洋国际空间的护航和反海盗行动,加强和其它各国海军的交流与合作,增进相互了解,使得国际社会以一种正常的心态接纳中国海军,有利于打破“中国威胁论”的流言蜚语,突显中国的发展崛起给世界带来和平发展的政治理念。

  平可夫认为,西方传统上针对解放军海军的分析正在过时。此前西方军事分析家认为,解放军海军采用的是积极防御战略,首先是确保第一岛链—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内的中国领海安全,然后向第二岛链—以关岛为中心,由分属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岛礁群组成—进军并实现突破。

(作者:安德烈亚·吉塞利,陈俊安/译)

  海权论的创始人马汉在100多年前就说过:“海权跟着商业的航线走。”中国海军编队沿着我国不断向外延伸的利益轨迹,循着当年郑和船队走过的航线,在远征索马里执行护航和反海盗的国际使命中,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

  平可夫称,中国“国家利益边疆”概念并非理论探讨,而是建立在战斗实际需求基础上的。2008年12月2日,中国解放军报曾刊发过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副军长张兆垠少将的文章,提出“解放军必须摒弃和平建军、建和平军的观念,牢固树立预备打仗的思想”。在两岸关系转暖的背景下,这篇措辞强硬的文章,一度引起西方军事观察家的高度关注。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平可夫认为,在不少中国军事战略家看来,中国不再拥有“利益边疆”,因为中国已经通过贸易形式与世界上多数国家建立了联系,中国的商船已经遍布世界四大洋,到达五个大陆。这些优势是前苏联早些年并不具备的。

  在非洲,中国已经成为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美国和法国。2006年,中非贸易总额突破500亿美元大关。更重要的是,非洲的天然资源正成为中国经济的生命线。来自中国的商品遍布非洲。大量的贸易往来,让中国商船频繁地出现在非洲沿海。

  在欧洲和美洲市场,中国商船将物美价廉的中国货运到这里。拉美地区与中国的贸易总值比2000年增加了10倍,2007年时达到了空前的1020亿美元。古巴的食糖、巴西的铁矿石和秘鲁的铜也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外界估计,在美国经济短期内难以复苏的背景下,拉美将成为中国更重要的“国家利益边疆”。未来10年,中国将成为非洲和拉美地区更重要的贸易伙伴、投资者和债权人。

  中国最后一个“国家利益边疆”在外太空。中国已经加速推进太空项目,并将发射多颗侦察卫星监控全球。

  平可夫表示,派海军远征索马里打海盗,为中国军舰护卫本国商船提供了绝好的机会,恰恰吻合了中国建设全球蓝水海军的意图。事实上,中国几年前已经着手打造蓝水海军,重点加强了南海舰队的作战能力。

  平可夫认为,除了亚丁湾,位于印尼和马来西亚之间的重要海上通道马六甲海峡,也是海盗经常出没的海域。如果中国将来能够进入马六甲海峡打击海盗,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入印度洋,展示自己的海上实力。一旦如此,一些地区大国就必须学会适应解放军海军在该海域的出现。(春风)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汉和称中国打造蓝水海军,中国海军沿着不断延伸的利益轨迹前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