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事速递 > 这是项坏交易,将研发新型导弹系统

这是项坏交易,将研发新型导弹系统

2020-03-12 12:23

图片 1

  美国大选终于在上周尘埃落定,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据军事时报2019年8月3日报道] 美国国防部长Mark Esper宣布,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并将大力研发新型导弹系统。

图片 2

11月9日,在美国纽约,人们通过电视观看唐纳德·特朗普的胜选演讲。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11月8日举行。截至当地时间9日凌晨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 摄)

  大选的结果多少会影响到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核大国的双边关系。两名总统候选人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被视为更加坚定的对俄强硬分子。而共和党作为在冷战时期更加激烈批评和与苏联对抗的一方,在这个选举周期中对当下俄罗斯的批评却要比民主党人温和。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无论在美国国内还是俄罗斯国内,都被认为是对俄相对温和的一方,他在敦促欧洲国家在乌克兰问题上向俄罗斯施压的同时,也要求北约的欧洲盟国为北约提供更多资源,减少对美国的依赖,最重要的是他多次公开表示愿意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工作关系。尤其在个人层面,特朗普不止一次称赞过普京的执政理念和风格,也因普京对他的肯定喜形于色。

Mark Esper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俄罗斯多年来持续不断地违反《中导条约》,并违反了总统任期的限制,这是美国退出该条约的直接原因。事实上,俄罗斯正在制造和部署一种《中导条约》所禁止的进攻武器。俄罗斯破坏了军备控制条约的基础,威胁到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正如北约秘书长Jens Stoltenberg今天所说,北约的立场是统一的、明确的,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而美国没有违反。”

中俄资讯网编译报道:尼克松在冷战时期的1972年与中国开创性的接触使战略天平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倾斜。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月6日文章,原题:特朗普式的三角外交会奏效吗?

  与希拉里相比,特朗普的政策底色与普京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领域确实有更多的重合。当然这种重合本身不足以支撑两个领导人之间个人层面的相互信任、更不可能成为未来两国之间关系调整的基础。

Mark Esper表示,美国严格履行《中导条约》,在移动导弹、常规导弹、地面发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系统都处于研发计划的早期阶段。

五角大楼最近—份有关俄罗斯战略意图的研究报告警告说:“如果普京扮演‘反面尼克松’,打出自己版本的‘中国牌’,那么世界体系以及美国在其中的影响力将被彻底颠覆。”

一些评论人士暗示,特朗普可能有一个连贯且深远的战略。假设这是新时代的三角外交会怎样?与1972年尼克松的做法不一样,美国不是分化中苏并促使中国反对苏联,而是拉拢俄罗斯来对付崛起的中国。但这种战略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上。

结构困境决定美俄关系难有本质改善

Mark Esper表示,既然美国已经退出条约,美国国防部将全面开发这些陆基常规导弹,作为联合部队常规打击方案组合的一部分,以此回应俄罗斯。

中俄轴心不是什么新想法,但这个问题的话题性越来越强。只要看看上周日本海的空中对抗就知道了。中国和俄罗斯首次动用远程轰炸机和侦察机进行联合空中巡逻。 从军事上讲,这一事件令人担忧,但它更凸显出两个大国之间迅速发展的安全、经济和外交合作,而且这两个大国都与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存在冲突。

回顾历史,推动中苏关系恶化的有两点:

  特朗普当选,意味着俄罗斯要跟一个貌似略为友好、但是更不确定的对手玩一把更多靠运气的纸牌游戏。然而,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无论是美国国内还是俄罗斯内部,基本的共识是清楚明白的:俄美关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本质改善,美国两位候选人无论谁当选都不会在最重要的议题上向俄罗斯让步。

Mark Esper表示,美国五角大楼将与盟友密切合作,推进国防战略的实施,增强国防建设。

中国不断扩大的全球影响力一度被华盛顿视为良性竞争。现在它被视为威胁。冲突的爆发点包括台湾、香港和北京对南中国海的军事化。特朗普的惩罚性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也进一步恶化了两国关系。中俄资讯网编译报道。

一是中苏陷入一种复杂的相互依赖状态之中。莫斯科和北京都想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取得意识形态的优势地位。而中国又从苏联获得大量经济援助。

  这是俄罗斯和美国在后冷战时期关于世界秩序构建过程中结构性的深层矛盾所决定的,而且这一组结构性的矛盾又通过双方精英认知上的巨大差别在进一步放大和固化。美国和俄罗斯都在挣扎着重新界定自己在这个冷战后的世界中的地位, 而双方又都坚信是对方做得太过分、是对方踩线越位了。

30年前,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备控制条约已经失效,这引发了人们对新一轮全球军备竞赛的担忧。

俄罗斯因为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及实施处于“灰色地带”的网络行动而惹上麻烦。莫斯科在叙利亚、乌克兰、委内瑞拉的行动以及正在死灰复燃的核军备竞赛同样引发了紧张局势。

二是莫斯科和北京一直在进行地缘政治竞争,且中国处于劣势。中国越来越把苏联而不是美国视作首要威胁。这为美国提供了大好机会,它能够通过提供融入国际贸易体系、科技合作和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机会,来诱导中国脱离苏联阵营。

  俄罗斯精英对于美俄关系中“事情怎么会这样?”已经形成非常清晰的一套认知,他们总是坚定地回到苏联解体、甚至上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改革时代,认为当代国际秩序应该始于1989年,就是戈尔巴乔夫结束冷战、改变苏联自给自足的封闭状态、试图融入世界经济、放弃对东欧国家主宰地位的时候。但1991年之后产生的新秩序并不是戈尔巴乔夫和其他改革时期苏联领导人所憧憬和预期的,新世界秩序没有意味着平等主体之间的安排,而是西方原则和影响力的全面胜利。

美国和俄罗斯于上周五都退出了《中导条约》。如果他们不延长将于2021年初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那么,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将在近半个世纪以来首次没有法律约束力的限制。

相比之下,中国和俄罗斯在许多问题上意见一致。今年6月,普京在莫斯科接待了习近平,双方庆祝双边贸易迅速增长,并签署多项合作协议。俄罗斯向中国出售其最新武器,包括S-400地对空导弹系统和苏-35战斗机。

但是,上述条件今天都不存在。中俄没有在竞争国家集团的领导权,而且也没有联合起来挑战美国领导的秩序。它们没有签署正式的同盟或者防御协议,只进行有限的军事演习,而且它们参与的安全组织聚焦反恐和非传统威胁,而非常规防御。尽管中国是俄罗斯商品的最大市场之一,但是德国并没有落后多远。对中国来说,与莫斯科的贸易关系甚至更不重要。

  美国眼中当代国际秩序的起点则是1991年苏联解体,在美国的叙述里,冷战结束的性质无庸置疑:老布什曾说“冷战并非终结,而是(我们)赢得了冷战”。正是冷战终结建立二战之后国际秩序的新规则,包括各国可以自由地选择其希望归属的安全组织。对美国和其盟友而言,苏联崩溃意味着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且稳固了自己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应得地位,另一面则是后苏联的俄罗斯没有能够融入华盛顿领导的冷战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美国指责俄罗斯破坏了该条约。美国表示,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在研发和部署违反该条约的武器,威胁美国及其盟友,尤其是在欧洲地区。

两国计划举行更大规模、更频繁的联合军事演习,这与它们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外交协调相吻合。自2013年以来,普京已经与习近平会晤约30次。习近平称普京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

任何反对中国的联盟都需要数年才能完全形成。与此同时,美国将在短期内放弃在欧洲重要地区甚至全球安全上的权威和国际领导权,以期望俄罗斯在中长期维持与美国的结盟,但这个期望是未知数。所以说华盛顿签署的会是一份代价高昂且几乎不会有中长期效益的协议,而且美国的利益将在更长时间内才能累积起来。因此,这是一项坏交易。

  俄罗斯方面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针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友,表现出从“我们反对你们的做法”到“既然你们也这么做,我们也可以这么做,而且比你们做得更合理”的态度转变。这样的转变则进一步做实了美国部分精英心目中“俄罗斯是美国最大威胁”,“俄罗斯是自由民主世界终极搅局者”。而俄罗斯则视美国为不合理现状的终极维护者,俄罗斯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等地的行为无非针对外部不合理威胁、挤压做出的防御。

特朗普政府表示,没有条约的约束,使美国现在可以对抗俄罗斯和中国。多年来,美国一直在抱怨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俄罗斯开发的武器违反了该条约,而中国没有签署该条约,正在开发的武器也会违反该条约。

这些友善的举动令某些人深感不安,他们不仅包括五角大楼的战争规划者,还包括东亚各地担心安全局势恶化的西方盟友。中俄资讯网编译报道。

(作者:雷蒙德·郭,陈一/译)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2013年年底的乌克兰危机以来,两国的对立和冲突局势不断升级,冲突涉及的地域和议题领域也不断扩大,从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归属、到东欧导弹防御体系、多轮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以及最近俄暂停履行俄美2000年签署的《钚管理和处置协定》和美俄之间围绕网络安全的相互指责。对于俄罗斯而言,美国总统大选提供了美国对外政策某种意义上的“真空期”,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强势和在钚管理协议上的态度,部分也是希望在美国新总统上任前,能够在俄美关系上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和谈判筹码。

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尚未承诺延长或替换《削减战略武器新条约》。该条约规定,从2018年开始,美国和俄罗斯的远程核弹头和发射器数量将受到限制。特朗普称,这是一个糟糕的条约。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6月表示,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同意把该条约延长5年了。

日本虽然不愿意倾听特朗普关于分担责任的抱怨,却处在与受中国支持的朝鲜进行核对峙的前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寻求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同时,也希望日本在军事上更加独立。

前景:美俄关系更多取决于第三方因素

特朗普政府认为,有关延长新条约的谈判还为时过早。美国政府声称,随着中国核弹头数量的不断增加,中国已经不能再被排除在核武器控制协议之外。特朗普表示,希望通过谈判达成由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共同签署的三边军备控制协议。

与日本相比,韩国与中国的关系没有背上那么多的历史包袱。但是,美国在韩国部署的大规模军事力量一直令中国恼火,其标志事件是前些年美国在当地部署新导弹防御系统引发中美激烈争执。

  过去两年在国内经济表现差强人意的背景下,俄罗斯在重建自己的国际地位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莫斯科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甚至取得了对西方竞争对手的战术性胜利,但莫斯科还是没有能够发展出一套和谐的经济战略,以至于威胁到自己新建立的地位的长期稳定性。在享受俄罗斯重回大国舞台、“没有我,什么都做不成”的地位时,对于自己认可的多极世界的具体规划和设想仍然模糊。俄罗斯对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仍然处于一种身份危机:她既没有完全融入自由主义秩序、也没有能力建设自己主导的可行的替代体系。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表示,《中导条约》的破裂意味着欧洲的安全正在收到严重威胁。

这就是该地区和1945年以后美国的战略主导地位所面临的迫在眉睫的挑战。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政策几乎被人遗忘,但特朗普的做法却缺乏连贯性。考虑到中俄日益增强的联盟关系,不难看出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们为什么感到担忧。

  美俄之间关于“新冷战”的媒体攻势固然是夸大事实,但是当下美俄关系确实有一点比冷战时期有所倒退:两国从1990年代开始逐渐失去了冷战时期曾经存在、甚至行之有效的信息交换的渠道和文化。冷战时期对抗的习惯和做法在2014年-2015年迅速回归,但是美俄之间曾经有效的对话机制和工具却不复存在,这对调控双边关系的结构性冲突升级(包括最基本的“风险管理”)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Heiko Maas表示,俄罗斯没有采取必要措施来挽救《中导条约》,这是令人遗憾的。现在我们更加呼吁俄罗斯和美国维护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把它作为全球军备控制的基石。另外,像中国这样的核大国也需要正视它们在军备控制方面的责任,因为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超过了冷战时期。

来源:中俄资讯网

  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一直到新总统正式就职这段时间内,新一阶段的俄美关系的最好的结果是短期内双方都抱着“危机管理”的态度来协调双边关系:尝试在负责政治和军事安全的官员之间首先开启对话交流的固定渠道,减少任何意外冲突的可能;双方也会加紧在中东地区的磋商和可能的协调行动;在伊朗、叙利亚、乌克兰地区,双方不会在现有基础上作出偏离现状的极端选择。

军备控制的倡导者对未来感到担忧。

  危机管理不意味着双方在话语说辞上的争锋相对会有所减弱,实际政策上的些许进展甚至可能需要以话语层面的对立加剧作为补偿。之后两国关系的进一步进展,将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国和其他大国之间三边和多边关系的发展,其中中国将是重要的第三方决定因素。

曾代表美国参加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的劳拉·肯尼迪警告美国,在面临复杂的军备控制外交问题时,不要让自己的目光呆滞。她说,现在应该向国会和所有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的候选人提出这个问题。

阅读原文

核问题事关重大,我们不能放弃严格的军备控制。美国也不能以对《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或其他问题的担忧为借口,让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

作者|张昕(本校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讲师)

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使美国和苏联销毁了2692枚核导弹、常规地面发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中导条约》禁止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导弹。

来源|澎湃

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全球安全项目联席主任戴维·赖特(David Wright)表示,退出该条约的决定是目光短浅的,这将引发常规武器导弹的竞争,破坏安全稳定。

编辑|吴潇岚

赖特表示,俄罗斯抱怨美国在波兰和罗马尼亚部署导弹系统,其目的是希望能够发射拦截导弹用于防御,但俄罗斯也有能力发射进攻性巡航导弹。

赖特表示,美国因俄罗斯的违反行为而退出该条约是合理的,但没有全面考虑。他指责特朗普政府反对任何通过谈判达成的限制美国武器系统的协议。

前国家情报总监Dan Coats于去年年底对国会表示,情报官员认为这是俄罗斯不再想要受制于《中导条约》,因为装备精确打击的导弹使俄罗斯军队现代化。Dan Coats表示,美国一直认为,俄罗斯的目标是让美国恪守协议,同时俄罗斯悄悄地制造和部署违反条约、威胁欧洲的导弹。

美国官员曾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提出了对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的担忧,并说莫斯科用了六年时间拒绝了美国为敦促其遵守条约而做的努力。今年2月,特朗普认定莫斯科严重违反了该条约,美国暂停了自己在该条约下的义务。美国启动用了6个月的时间让俄罗斯重新恢复条约,但这个时间于上周五已经用完了。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事速递,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项坏交易,将研发新型导弹系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