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军事速递 > 美国应该放弃亚太老大地位,美国鼓噪

美国应该放弃亚太老大地位,美国鼓噪

2020-03-27 04:15

图片 1

美国媒体称,用显而易见的好斗战略来成功抑制中国的地区野心的前景非常暗淡。作为回应,北京似乎可能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

图片 2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3月14日刊登《为什么说“9·11”使中国免于同美国进行危险的决斗》一文,作者系美国国家利益中心防务政策高级研究员、 中国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波托马克基金会国家安全事务研究员哈里·卡齐亚尼斯。文章称,“9·11”对中国产生重大影响,它不仅帮助中国崛起成为大国, 而且接近成为超级大国。文章如下: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015年12月31日约翰·格拉泽的文章,文章批驳了美国国家利益中心高级研究员哈里·卡齐亚尼斯的观点,称用显而易见的好斗战略来成功抑制中国的地区野心的前景非常暗淡。作为回应,北京似乎可能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

文章称,感谢美国国家利益中心高级研究员哈里·卡齐亚尼斯抽时间来反驳我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中,我主张为避免与崛起中的中国发生冲突。美国应放弃在亚太地区保持老大地位的战略。我断言,遏制中国是一项耗资昂贵且冒险的战略,是一项对确保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没有必要的战略。我的核心观点归结起来就是:用显而易见的好斗战略来成功抑制中国的地区野心的前景非常暗淡。作为回应,北京似乎可能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

中俄资讯网莫斯科编发:自奥巴马时期起,就有许多美国人将中国的崛起和俄罗斯影响力的恢复视作挑战。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该国最终形成了“遏制”俄中这两个“战略对手”的学说。

图片 3

文章称,感谢美国国家利益中心高级研究员哈里·卡齐亚尼斯抽时间来反驳我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中,我主张为避免与崛起中的中国发生冲突,美国应放弃在亚太地区保持老大地位的战略。我断言,遏制中国是一项耗资昂贵且冒险的战略,是一项对确保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没有必要的战略。我的核心观点归结起来就是:用显而易见的好斗战略来成功抑制中国的地区野心的前景非常暗淡。作为回应,北京似乎可能会变得更加咄咄逼人。

辩驳中,卡齐亚尼斯决定不针对我的核心观点发表评论。他说,在该地区真正制造麻烦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中国挑衅性地扩大军事预算,并大肆采取行动支持它在东海和南海过度扩张的海上领土要求,从而引发了与邻国的争端。他援引一位台湾地区官员的话说,美国的盟友日本、韩国和菲律宾“都希望美国增加而不是减少参与度”,因为“华盛顿是确保大陆崛起不会成为亚洲噩梦的唯一保障”。

如今在美国媒体和政界常常可以听到以下两个问题:美国如何在遏制俄中的前提下维持霸权?谁更危险,应该先遏制谁?

  2014年5月21日,纽约“9·11”国家纪念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人们在博物馆前举起一面巨幅“9·11”美国国旗。

辩驳中,卡齐亚尼斯决定不针对我的核心观点发表评论。他说,在该地区真正制造麻烦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中国挑衅性地扩大军事预算,并大肆采取行动支持它在东海和南海过度扩张的海上领土要求,从而引发了与邻国的争端。他援引一位台湾地区官员的话说,美国的盟友日本、韩国和菲律宾“都希望美国增加而不是减少参与度”,因为“华盛顿是确保大陆崛起不会成为亚洲噩梦的唯一保障”。

图片 4

不久前,《美国保守派》杂志刊登了一篇公开报道中少见的文章,同时对这两个问题给出了回答:中国最危险,它是对美国全球霸权最严峻和长期的威胁,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应当成为最重要的遏华工具之一,这两个大国将在相互对抗中彼此削弱。

  双子塔倒塌时你在哪儿?

援引主张“增加而非减少美国参与度”的东亚官员的话,不能成为支持美国应继续现有战略的论据。不难理解这些国家和地区抱有这样观点的理由——毕竟,是美国担负着确保它们安全的责任。据推测,中国那些脆弱的、被吓坏的邻国愿意投入到国防中的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不超过1%至2%,考虑到这点,就很难相信它们对中国崛起所持的歇斯底里的态度了。只要美国人继续负责中国对手们的防务,那么它们将会继续坐享美国所提供的一切。与此同时,美国的对外政策与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扩大。

美军舰载机从航母上起飞

作者称此种做法为“新尼克松转向”。讽刺的是,该政策“要求全盘否定尼克松最伟大的外交成就——发现中国”。作者写道,不遏制中国是不行的,北京不愿成为“美国主导的地缘政治秩序中……西方化和负责任的参与者”。

  再过短短几个月,这样的问题会席卷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届时美国将再次纪念“9·11”悲剧——那是15年前的事了。

卡齐亚尼斯说,中国的那些美国支持的邻国也“受到鼓励,应在中国还相对较弱而不是等到它成为超级大国的现在,就争议领土挑起危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巴里·波森称这是“不计后果的鲁莽驾驶”。

援引主张“增加而非减少美国参与度”的东亚官员的话,不能成为支持美国应继续现有战略的论据。不难理解这些国家和地区抱有这样观点的理由——毕竟,是美国担负着确保它们安全的责任。据推测,中国那些脆弱的、被吓坏的邻国愿意投入到国防中的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超过1%至2%,考虑到这点,就很难相信它们对中国崛起所持的歇斯底里的态度了。只要美国人继续负责中国对手们的防务,那么它们将会继续坐享美国所提供的一切。与此同时,美国的对外政策与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扩大。

方法很简单——离间俄中,就像尼克松和基辛格希望的那样。当初,他们正是押注在“中苏关系破裂”上。作者认为,为了在这方面重建对俄关系,需要非正式地承认其在前苏联地区的“势力范围”,接受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中立地位。作为对这些“愉快红利”的交换,俄罗斯“应停止充当随时准备偏向中国、反对美国的搅局者”。

  我当然知道自己那时在哪儿——坐在家乡罗得岛州克兰斯顿的一个早餐店里,身边是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她。就在我准备放开肚皮吃那摞煎饼时,第一架飞 机撞向了世贸中心。瞬间,大家的目光都锁定到电视屏幕上。我刚开始还以为那是某部最新动作大片的广告。我心想,“剧情真不错,我要去看看。”几分钟后,我 惊恐地意识到,画面上的事件不是好莱坞最新灾难大片,而是我这代人所经历的珍珠港事件。

卡齐亚尼斯援引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埃里克·埃德尔曼的话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提供了集体公益,从而维护了国际体系的安全”。这一点并不是显而易见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斯温说,“有观点认为,美国在西太平洋无可争议的主宰地位是确保整个亚太长期稳定繁荣的唯一基础,这一观点是一种危险的日趋过时的观念”,它“深深地植根于美国例外论以及对国际秩序中霸权力量好处的深信不疑”,而这是经不起深入推敲的。

卡齐亚尼斯说,中国的那些美国支持的邻国也“受到鼓励,应在中国还相对较弱而不是等到它成为超级大国的现在,就争议领土挑起危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巴里·波森称这是“不计后果的鲁莽驾驶”。

这种“转向”思想是在基辛格影响下形成的。基辛格在从2O16年11月8日至2O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的这段时间里,与特朗普及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进行了一系列私人会谈,建议利用与俄罗斯及其他前苏联国家更紧密的关系遏制中国。自那以后,华盛顿执政集团就对“联俄抗中”的提议展开辩论。中俄资讯网莫斯科编发。

  虽然我们往往会思考那天发生的事件对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我们国家的全球观产生了哪些影响,但“9·11”显然也改变了其他很多国家(不仅仅是中东地区)的前景和国家安全命运。

对美国在亚洲无限期保持主宰地位的执著,部分是由于存在这样一种值得怀疑的观点,认为美国实力与生俱来就是良性有益的,如果其他国家不这样认为,那么这是它们的错误。然而,无论卡齐亚尼斯认为美国的霸权是多么仁慈,当这样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强大力量专注于一个国家时,很难让潜在的对手们认为它的意图是良性有益的。

卡齐亚尼斯援引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埃里克·埃德尔曼的话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提供了集体公益,从而维护了国际体系的安全”。这一点并不是显而易见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斯温说,“有观点认为,美国在西太平洋无可争议的主宰地位是确保整个亚太长期稳定繁荣的唯一基础。这一观点是一种危险的日趋过时的观念”。它“深深地植根于美国例外论以及对国际秩序中霸权力量好处的深信不疑”,而这是经不起深入推敲的。

眼下,美国许多人都在发展基辛格的思想,如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

  受到“9·11”事件的显著影响并明显从中受益而崛起为大国且几近于超级大国地位的国家非中国莫属。

卡齐亚尼斯称,中国已“抛弃了‘和平崛起’的观念”,而其他国家也将中国说成是一个必须加以遏制的贪婪的扩张主义者。但北京的意图至多是不透明的。的确,中国近年来采取了更坚定自信的外交政策,但许多学者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从本质上讲依然是防御性的。

对美国在亚洲无限期保持主宰地位的执着,部分是由于存在这样一种值得怀疑的观点,认为美国实力与生俱来就是良性有益的,如果其他国家不这样认为,那么这是它们的错误。然而,无论卡齐亚尼斯认为美国的霸权是多么仁慈,当这样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强大力量专注于一个国家时,很难让潜在的对手们认为它的意图是良性有益的。

同时,在部分接近特朗普政府的美国政治家和专家看来,“新尼克松转向”不是一个严肃的想法。例如,国家利益中心防务研究主任哈里·卡齐亚尼斯指出,俄罗斯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倾向于捍卫自身利益而不顾及美国的计划。因此,美俄不可能结成任何遏制中国的同盟。

  现在,肯定有人一连厌恶地挠头。谁会认为中国可以从这种暴力事件中获取某种好处呢?然而在被称为国际政治的大博弈中,历史上此国之悲剧乃彼国之权力和荣耀机会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中国受到“9·11”事件的显著影响毋庸置疑,而且是对它有利的影响。

卡齐亚尼斯称,中国已“抛弃了‘和平崛起’的观念”,而其他国家也将中国说成是一个必须加以遏制的贪婪的扩张主义者。但北京的意图至多是不透明的。的确,中国近年来采取了更坚定自信的外交政策,但许多学者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从本质上讲依然是防御性的。

中俄资讯网资料图

  是怎样的影响呢?回想一下9月11日那些惊人事件之前2001年的另一件国际大事,即海南岛撞机事件中的中美对峙。由于不再有苏联这个共同敌人,中美两国的关系显然势必衰微,黑暗的日子似乎必将来临。正如秦家骢先生2011年为外交学者网站撰文所说:

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赞成“集体遏制中国、把它纳入符合美国利益的世界秩序的主意”,但没有看到俄罗斯出现在这个“集体”中的可能。

  “机组人员回国的10天后,布什决定向台出售大批军备……是他的父亲1992年决定把F-16战斗机卖给台湾以来数量最大的一批。”

负责政策事务的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约翰·鲁德认为,中俄同样危险,只是各有各的危险之处,“中国是更加长期的战略麻烦,俄罗斯则因其庞大的毁灭性核武库和活跃的外交而在短期内构成重大威胁”。

  “中国对这笔军售提出严正抗议。但几天后,布什在其任职第100天接受《早安,美国》电视节目采访时表称,美国将尽‘一切力量协防台湾’抵御中国大陆。这个承诺比《与台湾关系法》更进了一步。”

如何把俄罗斯变成与“全球超级大国协同”遏制中国的工具——这种议论一方面证明,大洋彼岸的战略家存在挥之不去的担忧,另一方面表明,美国人思维能力已经如此之衰竭,以至于很难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已经多极化,这是任何“新尼克松转向”政策都无法改变的。

  “次月,布什政府向陈水扁发放过境签证,远远超出了克林顿政府提出的有限条件……”

来源:中俄资讯网

  打击接连不断。秦家骢解释说:

  “《华盛顿邮报》2001年6月22日载文报道称,‘中国领导人越来越担心,随着中国逐渐成为亚洲的经济和军事强国,华盛顿和北京将形成对抗。’”

  “文章援引中美两国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的话报道称,大家都担心‘两国的态度变化似乎表明它们将一决高下’。”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2001年9月11日上午,‘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劫持四架客机撞向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的五角大楼。”

  虽然我们永远不会确切地知道,但当时看起来华盛顿和北京似乎势必经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中国那时根本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安全保卫问题上与美国展 开任何形式的竞争。它的经济尚未发挥出全部潜力。它的军队尚未探索航母杀手导弹、现代化潜艇、指挥和控制系统、反介入/区域拒止(A2 / AD)的细节,总之中国还没准备好。

  美国没有经历中美紧张关系的延伸,而是经历了副作用难以预见的近代最可怕的恐怖行径,这给了中国时间:

  “由于美国已经受到袭击,布什政府不再一心把中国当作下一个敌人。它把注意力转向激进的伊斯兰教信徒和‘基地’组织在世界各地的活动。”

  “‘9·11’事件后,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战争,到目前为止已经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并夺走6000名美军官兵的生命。”

  “在华盛顿把注意力集中在中东和阿富汗的同时,中国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和与世界各国建立关系,而其中许多国家被美国忽视。”

  “从2001年到201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增长了三倍。中国经济有望在可预见的未来赶超美国经济,并已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超过20%,比美国的贡献还要大。”

  其余的事就都是众所周知的了。由于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的“支点转移”或称“再平衡”努力,亚太地区再度成为其最重要的关注区域。虽然必须指 出这种努力实际上是在布什政府时期开始的,但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团队似乎坚定地认准了亚洲(也许是为了设法干扰中国的霸权野心)将是其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眼下看来,历史似乎必将重演。北京似乎从“伊斯兰国”的崛起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中受益。华盛顿似乎倾向于应对当下的危机而无视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塑造世界上最重要经济地区的长远趋势。

  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喜讯。(编译/何金娥)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军事速递,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应该放弃亚太老大地位,美国鼓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