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外军资讯 > 玩家还是无赖,IAEA保障监督的意义

玩家还是无赖,IAEA保障监督的意义

2020-01-03 19:19

国际原子能机构视察员开始试用人造卫星,对斯洛伐克莫霍夫采核电厂的敏感核材料进行跟踪,并且检查它们是否被转向非和平用途。 IAEA在7月20日说,自今年4月以来在莫霍夫采核电厂乏燃料池和反应堆堆芯记录的图像和电子数据,每天都存入IAEA的保障计算机系统中。每5分钟取一次图像,数据加密和鉴别后送往IAEA在维也纳的总部。视察员对收到的数据进行检查,确定电厂是否按申报的情况在运行。而在以前,IAEA视察员需要每三个月去一次设施收取数据,有了现在这种技术手段,视察员可以不断地得到信息。 目前,IAEA正在同欧洲空间机构研究用卫星从IAEA在13个国家运行的100多个监督系统中传输数据的可行性以及费用。

【本刊2004年1月综合报道】 2003年12月18日,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在维也纳IAEA总部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允许IAEA专家对其核设施实施突击检查。至此,伊朗成为第79个签署NPT附加议定书的国家,其中38个国家的政府已批准该议定书。伊朗是在国际社会对其施加数月的压力后签署该议定书的。伊朗副总统、伊朗原子能机构主席Gholam-Reza Aghazadeh称,伊朗同意签署附加议定书是为了证明其核活动完全是为和平目的的。IAEA发言人Mark Gwozdecky称,伊朗此举积极地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这位发言人还指出,附加议定书使IAEA视察员更容易发现并核实伊朗核计划的真实程度,并称突击检查已开始在伊朗实施。伊朗最近的开放和透明政策以及对IAEA采取的合作态度受到各国的好评。但美国对此仅表示谨慎欢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这只是朝着提高国际信任迈出的第一步。要取得世人的完全信任,德黑兰还必须完全遵守附加议定书的有关规定,并向IAEA视察员开放他们想去的任何设施。伊朗核问题从2002年首次发现伊朗秘密开展核活动起,IAEA就一直担心伊朗违反NPT,并试图说服伊朗公开其核活动。鉴于伊朗不通报各种核材料、核设施和核活动的有关情况, IAEA理事会2003年6月19日的“主席声明”指责伊朗没有履行其应尽的NPT保障义务。2003年7月初伊朗成功试射可携带近1000 kg弹头、射程达1500 km的“流星-3”型导弹后,更增加了对伊朗核活动的担心。根据对伊朗宣布“流星-3”型导弹的时间及其携带弹头大小的推测,该导弹旨在携带核弹头。尽管IAEA承认,自一年前首次发现纳坦兹核设施后,伊朗已采取一些合作步骤,但IAEA还要求伊朗采取更多步骤,包括回答IAEA提出的有关伊朗秘密铀浓缩、铀转化活动和重水计划等的质询。IAEA理事会希望伊朗“立即和无条件地”执行保障协定的附加议定书。IAEA在一份保障履约报告中称,除非伊朗执行附加议定书,否则伊朗不能彻底证明其核计划不包括秘密核武器计划。在一次特别行动中,主席声明敦促伊朗延迟向纳坦兹铀浓缩中试厂装料,称这是“建立信任的一个举措”。尽管该声明未呼吁伊朗终止其核计划,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仅接受附加议定书对于解决伊朗核问题是不够的。伊朗必须放弃或严格限制建造或运行可用于分离钚或制造高浓铀的设施。否则,伊朗终将可以迅速打破NPT的束缚,使中东陷于更危险的处境。伊朗的反应伊朗立即做出反应,否认其拥有核武器计划。伊官员称,伊朗打算在未来20年里增加约7000 MW的核电装机容量,这需要为各种和平的核活动大量投资。伊朗自认为其透明度已达到一般标准,并重申它已完全并将继续与IAEA进行合作。伊朗拒绝无条件执行附加议定书的要求。伊朗希望获得更多反应堆,或至少得到美国的承诺,停止其阻挠伊朗从俄罗斯或其他国家获取核反应堆的企图。一些伊朗官员曾暗示,获取更多反应堆还不够,伊朗希望接触到全部和平核技术,包括敏感的核燃料循环设施,如铀浓缩厂和钚分离设施。2003年2月底,Aghazadeh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德国继续履行其先前作为建设布什尔核电厂交易一部分的提供低浓铀燃料的义务。而德国在10年前决定停止该电厂的建设,使伊朗不得不从俄罗斯进口核燃料。事实和结果虽然美国没有成功说服其他国家对伊朗违反NPT做出强硬反应,但在向伊朗施加更大的压力以令其公开核活动方面却得到了支持。IAEA 6月理事会的主席声明中拒绝了伊朗提出的有条件签署附加议定书的要求。俄罗斯、日本和欧盟以前都反对美国孤立伊朗的政策,但后来它们都坚定地要求伊朗签署附加议定书,并不折不扣地回答IAEA的问题。在伊朗核危机出现前,欧盟曾与伊朗展开旨在改善对伊贸易和合作关系的“有条件对话”,只要伊朗在不扩散、防恐和中东和平进程等合作领域有所改善。但2003年6月欧盟外长的一份声明强调,伊朗必须与IAEA展开全面合作,“立即和无条件地”执行附加议定书,并宣布贸易谈判及核问题是“相互关联的”。俄罗斯一直是伊朗主要的核供应商,已向伊出售价值8亿美元的布什尔核反应堆。俄计划在与伊朗达成将乏燃料返还俄罗斯处理的协议后于2004年年中向伊提供首批燃料。后因新发现的伊朗秘密核活动,俄罗斯也敦促伊朗要更加公开透明,并向美英承诺,除非伊朗签署附加议定书,否则不会为布什尔核电厂提供核燃料,以此向伊朗施压。日本也不断向伊朗施压。尽管日本反对美国要求它把伊朗签署附加议定书与开发伊朗西南部阿扎德甘油田的谈判联系起来,因为日本恐怕这样一来其它国家会乘虚而入,破坏保证日本长期石油供应安全的目标,但日本可能会放缓谈判节奏或采取其他措施。最新的保障履约报告IAEA在2003年6月关于伊朗执行保障监督情况的报告中指出,伊朗未能履行其保障义务。报告还提供了有关伊朗大量核活动的公开详实信息。伊朗在过去10年中秘密开展了大量核活动。Aghazadeh也承认,伊朗在1998年左右加快了铀浓缩和重水生产计划的实施。伊朗只是在2002年下半年当人们发现其秘密开展核活动后才向IAEA通报了这些活动。IAEA怀疑伊朗还有其它未公开的核活动或设施。因此,IAEA视察员要求伊朗提供更多信息,并在未签署附加议定书的条件下能进入更多的伊朗核设施进行检查。但没有提出对任何核设施进行“特别检查”的要求,以期伊朗主动合作。气体离心机最重要的未决问题集中在伊朗气体离心机铀浓缩计划。IAEA已在设法了解伊朗离心机计划的历史(伊朗为验证离心机进行的实验,技术来源,包括国外采购)。伊朗已提供有关书面材料,允许视察员进入纳坦兹核设施,并允许IAEA在纳坦兹及其他离心机有关场所进行环境取样。据2003年7月有关报道,在纳坦兹的环境取样检验结果证实样品中含有微量浓缩铀。这些浓缩铀可能是从别处的设备或工具不经意间带到该设施的,也许来自海外供应商或未公开的伊朗核设施。从纳坦兹采集的其他样品也发现含有浓缩铀。其他场址的采样结果证实不含浓缩铀。据伊朗称,尽管已在纳坦兹中试厂安装了大批离心机级联,但迄今尚未进行过任何铀浓缩活动。通常,铀浓缩计划都先进行离心机的单机试验,浓缩少量的铀,以验证离心机设计并使之最佳化。伊朗称,尽管它在5年前就开始了铀浓缩的研发,但大部分研发工作都是在模型上靠模拟来完成的,包括在有和没有惰性气体条件下的离心机转子试验。这些试验分别在几个场所进行,包括埃米尔哈比尔(Amir Khabir)大学和德黑兰的IAEO,没有使用任何核材料。伊朗称它本计划2003年夏在纳坦兹中试厂开始进行装铀的单机试验。由于缺乏有关详细资料,伊朗的这种说法真假难辨。根据有关在卡莱亚电力公司可能开展铀浓缩活动的公开消息,IAEA曾要求在2003年2月访问该设施并进行环境取样。伊朗的答复是该设施是一个表厂,但也制造某些离心机部件。开始时它拒绝IAEA视察员进入该设施,声称在开始执行附加议定书后才允许视察员进入。经过重新考虑后,伊朗允许IAEA视察员于3月有限地进入,于5月完全进入该设施,但拒绝进行环境取样。直到IAEA总干事巴拉迪于7月访伊时仍拒绝取样。在3月的核查中,IAEA视察员被拒绝进入该设施的两个房间或车间。一位西方高官称,他担心伊朗这么做是在争取时间销毁证据,他怀疑不允许进入的房间里就有离心机,也许还有级联装置和浓缩铀。根据美国卫星图像显示,有卡车进出该场址,表明这些房间已被处理过。但这一切目前都只是猜测,没有说服力。只有经过仔细核查和环境取样才能确定该场址是否有浓缩铀。IAEA还要求进入其他一些场所,其中一些是根据伊朗反对派——抵抗国家委员会提供的消息选定的。该组织查出德黑兰以西的两处场所,据称在从事小型气体离心机的研究工作,研究结束后,还可作为级联装置的替代场所。商用卫星图像显示,其中至少一处有着极严密的实体保卫。伊朗告知IAEA,这两个场所确实与核有关,但它们从事的是农业和医学研究(与其高度保密性不符)。直到2003年7月中,由于视察员未能进入上述场所或获取充分的信息,所以不能判断其真实目的。报告提出的其他问题还包括,伊朗在伊斯法罕建造铀转化设备。该转化厂除制造二氧化铀和四氟化铀外,主要用来大量制造六氟化铀。伊朗称,该厂建成前,这些转化设施没有在任何实验室或中试厂运转过。由于学会制造六氟化铀不是件易事,一些人认为伊朗一定拥有一座未公开的中试厂或曾经拥有过。其他问题 保障履约报告还列出了理事会发现的伊朗未履行保障监督义务的其他一些方面:未申报的铀进口 根据IAEA的要求,伊朗承认在1991年进口了1000 kg六氟化铀、400 kg四氟化铀和400 kg二氧化铀。这些核材料贮存于德黑兰核研究中心以前未公开的Jabr Ibn Hayam综合实验室。伊朗称进口少量天然铀没有必要通报。而IAEA则认为,必须申报这些核材料及其后续的加工情况,以及这些核材料的接收、加工和贮存场所。但在IAEA问及上述情况之前,伊朗对此只字未提。未公开的铀金属生产 伊朗声称它拥有的几乎全部四氟化铀都已在JHL转变成铀金属。铀金属生产非比寻常,它可以表明一个国家能够利用金属形态的天然铀或HEU制造核武器。IAEA质询伊朗上述核材料的计划用途。伊朗官员称,这些铀金属将被用来屏蔽贮存乏燃料或核材料的容器的辐射。这种说法令人费解,因为作为屏蔽材料的铀金属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精炼。天然铀靶生产 伊朗说它已将一些氧化铀制成用于德黑兰研究堆的受照靶。这些靶随后运到德黑兰另一处核设施的铅屏蔽室内进行碘-131分离。上述活动是合法的,因为碘对医疗和民用核研究很有帮助。且参与这些工作的伊朗研究人员已在公开技术报告中发表了上述研究工作的成果。问题在于是否也同时从这些靶中分离出钚,或是否还生产了其他未公开的靶,并在反应堆中受照和加工以获取分离钚。上述活动可让伊朗学会如何分离钚,这是利用钚制造核武器的必由之路。六氟化铀丢失 伊朗称它没有对进口的六氟化铀进行过任何加工,更没有在气体离心机试验中使用。但在贮罐中发现有近 2 kg六氟化铀不翼而飞了。伊朗方面称减少的这些材料是在一年前从罐中泄漏的。IAEA还在调查这种说法的真实性。一项小型离心机试验计划要用去约10~15 kg六氟化铀,不过1~2 kg也凑合够用。而事实上,伊朗大量使用进口的二氧化铀和四氟化铀,所以很难让人相信它没有使用任何六氟化铀。重水反应堆 2003年5月,伊朗第一次告诉IAEA,它打算在阿拉克建造一座40 MWt的重水反应堆。该场址正是伊朗反对派在2002年8月首次披露的重水生产设施所在地。据西方一位高官称,该反应堆计划于2004年开工建设。伊朗还宣布它打算于2003年晚些时候在伊斯法罕为该反应堆建设一座燃料制造厂。伊朗称该反应堆属于一项重水反应堆长期计划的一部分。但在任何重水反应堆计划实现之前,该反应堆将能达到每年制造8~10 kg钚(相当于每年可制造两枚核弹的量)的生产能力。在利用钚制造核武器前,首先必须从乏燃料中将钚分离。尽管没有消息称伊朗进行过钚分离活动,但照射和加工天然铀靶增加了对伊朗进行钚分离研究的怀疑。纳坦兹铀浓缩厂IAEA的报告中包含有关伊朗在纳坦兹开展气体离心机计划的新消息。该场址有一座气体离心机中试厂和一座更大的生产规模的离心设施。该中试厂预计到2003年底拥有1000台离心机。2003年2月,大约160台离心机在不装铀的状态下运转。不顾IAEA理事会的要求,伊朗在6月理事会后不久就在进行单机试验的离心机中装入了铀。起初,伊朗计划在这些初步试验中使用另外一些受保障监督的六氟化铀(多年前从某欧洲国家获取,并已向IAEA交保的少量库存)。在该浓缩厂即将投入运行的急要关头,IAEA理事会要求伊朗推迟在该浓缩厂使用铀,因为IAEA没有足够时间对这样一个重要的核设施实施保障监督计划。据西方高级官员称,目前伊朗的离心机已具有分离能力或铀浓缩能力,每台离心机的分离能力约为2 SWU/a,而媒体上夸大的报道是不正确的。因为这些离心机使用直径约100 mm的铝转子,其分离能力与G2型超临界和最佳化的铝转子离心机一样。此类离心机于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在德国制造。它由两个约50 cm长的铝转子管与一个波纹管相联组成。媒体报道称,伊朗早在10多年前就从巴基斯坦或个别巴基斯坦人那里获得设计帮助。伊朗的离心机设计与巴基斯坦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从铀浓缩公司位于荷兰的设施中秘密窃取的离心机设计非常相似。G2和被其替代的G1型铝转子离心机的效率不是很高。G1型离心机的分离能力约为0.6 SWU/a,G2离心机约为1.2 SWU/a。人们认为伊朗已使这些离心机达到最佳化或把其分离能力提高到2 SWU/a。尽管该中试厂的规模相对较小,但根据其“尾料分析”(废物中铀-235的存留量)和离心机的级联方式,它每年可分离差不多10~12 kg武器级HEU。因为离心机是很灵活的,即使级联方式只能产生LEU,但通过把最终产品“成批再循环”到级联的进料点,直到达到所需的富集度,也可生产出武器级浓缩铀。这样,到2005年底,该浓缩厂就可生产15~20 kg武器级铀(相当于制造一枚核武器的量)。根据IAEA的保障履约报告,在该中试厂完成离心机试验并验证其设计后,伊朗计划于2005年在纳坦兹设施的主浓缩大厅开始安装离心机。据报道,这些级联大厅最终联接的离心机数量将达到50 000台。虽然该工程的竣工期尚未确定,但有迹象表明要安装这么多离心机需要5~10年时间。新离心机的分离能力肯定会有所提高,因此,伊朗也许不必安装全部50 000台离心机。根据目前的设计,纳坦兹铀浓缩厂的分离能力最终将达到至少100 000 SWU/a。浓缩铀的年生产能力大概相当于一座布什尔反应堆一年的换料量,而离为伊朗计划在今后20年建造的全部反应堆提供燃料所需的浓缩铀生产能力还差得远。这样的分离能力每年将足以生产约 500 kg武器级铀。按每15~20 kg制造一枚核武器计算,每年生产的浓缩铀将足以制造出约25~30枚核武器。假设伊朗的纳坦兹铀浓缩厂只生产LEU,那么当它决定生产武器级铀时,它将可以迅速地把LEU浓缩成HEU。例如,假设纳坦兹以满功率运行,并把LEU(5%的 铀-235)作为“进料”再循环,那么该设施将在几天内生产出足够制造核武器的武器级铀。如何应对?按最坏的设想,伊朗可能在2005年底拥有一枚核武器。根据各种假设,伊朗可在本世纪头10年内通过生产HEU和钚来拥有并大幅扩充其核武库。尽管有些人认为,伊朗的核问题可以缓一缓,但等待的时间越久,伊朗核计划的规模将越大,政治局面越难扭转。国际社会有理由要求伊朗尽快全面公开其核计划。没有人怀疑伊朗制造核武器的能力正在不断提高。当然,增加透明度(包括回答IAEA 6月理事会的保障履约报告中提出的问题)和执行附加议定书两者都非常重要和必要。另外,伊朗执行附加议定书将对伊朗进行的秘密核燃料循环活动非常不利,并可遏制重大的秘密核活动。为实现上述目标,IAEA总干事巴拉迪曾带着从伊朗多处核设施环境取样的分析结果来到德黑兰。尽管伊朗官员承诺要与IAEA合作,并肯定了与巴拉迪的会晤。但巴拉迪此行没有能得到伊朗签署附加议定书和解决遗留的保障问题的承诺。留下的IAEA高官也没能取得任何突破性进展,并比计划提前无功而返。但至少伊朗做出承诺,它将在7月底决定是否接受IAEA的建议,并制订出解决主要的有关保障问题的时间表。迫于联合国可能对其施以惩罚性措施包括经济制裁的压力,伊朗接受了IAEA的主要条件,签署了附加议定书。但这绝不意味着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如果伊朗在将来某一时间退出NPT,并迅速获得核武器,附加议定书本身难以阻止日臻显现的伊朗核威胁。鉴于中东复杂和危险的安全局势,即使有先进的保障监督机制,伊朗长期处于有能力制造核武器的边缘,对于地区和国际安全都将构成极大威胁。这种局势很可能会促使它的邻国争相获取核武器或扩大现有的核武库,尤其是增加常规军备,或获取生化武器。对于这种结果很难预料。不能指望伊朗无条件取消其燃料循环计划,许多国家也会反对提出这样的要求。伊朗也可进行辩解,此类设施只要完全接受检查,根据NPT是完全合法的。不顾伊朗的选择,采取强制性和单边的行动是不受欢迎的,甚至适得其反。考虑到伊朗核计划比较分散和先进,对伊朗核设施的军事打击不会取得胜利。打击只会加速伊朗获得核武器的努力。另外,改变其现政权的策略也不可取,即使建立了一个新政府,也不能保证新政府一定会放弃发展核武器。美国应消除其建议的从改变现政权到采取军事打击的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法。美国应与其同盟特别是欧盟、日本和俄罗斯合作,研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刺激办法,诱使伊朗远离发展核武器的能力。刺激方法包括取消经济制裁、高科技援助、保证布什尔核电厂的燃料供应和其他能源或经济援助等多种方式。此外,还应考虑伊朗寻求核武器的动机。鉴于萨达姆政权已倒台,现在展开各种讨论应该容易得多。此类讨论有助于实现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际努力应主要集中于防止该地区的国家获取核武器的能力,并寻求在已具备这种能力的国家消除其核能力。因此,限制以色列的核能力意义重大。为此,美国及其同盟应设法重新开始自20世纪90年代在中东地区已近乎垂死的军控讨论。如果把以前被排除在对话之外的伊朗和伊拉克纳入到上述讨论,获胜机会将更大。除这些刺激外,美国、欧盟、俄罗斯和日本必须对伊朗施加统一和强硬的外交和经济压力。既然签订了附加议定书,得到一系列的经济和政治实惠,以及美国和周边国家的压力缓解,伊朗将没有必要或理由保持核武器能力。因为伊朗有诸多理由来减少国际社会对它的孤立,拒绝这一系列甜头,伊朗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澳大利亚铀信息中心网站2003年12月报道】 20世纪80年代末,人们普遍认为,任何未公开的核活动肯定都与不受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的核材料的转移有关。各国都承认可能存在未受保障监督的核活动,但人们通常认为发现这些核活动是各国情报部门的职责,而从未特别要求IAEA来履行这一职责。但在伊拉克、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出现以后,人们认识到有必要扩大IAEA的保障监督范围。伊拉克直到在1990年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上,一些国家才提出应更多地行使现行《NPT保障协定》中规定的“特别检查”权。如果有理由相信某个国家可能存在未公开的核材料或核活动,则可对在保障监督场所以外的其他场所实施特别检查。在海湾战争签署停火协议后对伊拉克的检查表明,有必要扩大IAEA的职责范围。伊拉克是NPT成员,因此同意将其所有核材料置于IAEA的保障监督下。但检查显示,伊拉克已开展了一个规模宏大的秘密铀浓缩计划,以及核武器设计计划。伊拉克铀浓缩计划的主攻方向是开发电磁同位素分离技术。该技术的原理与质谱仪相同,主要是利用铀-238和铀-235的离子在通过磁场时的弧半径差别将两者分离。美国二战期间旨在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就曾采用这种工艺生产广岛原子弹使用的高浓铀,但美国在此后不久就放弃了该工艺。伊拉克在巴格达附近的图韦萨核研究中心内进行基础研究,并准备在巴格达以北的塔尔米耶和阿什舍尔加特(Ash Sharqat)建造两个全规模设施。但在战争爆发时,仅在塔尔米耶安装了少数几台分离机,而阿什舍尔加特尚未开始安装分离机。伊拉克对离心机浓缩技术也非常感兴趣,并已获得了包括碳纤维转子在内的某些离心机部件,但离心机研制尚处在初期试验阶段。IAEA理事会认为,伊拉克明显违反了NPT及保障义务。而后,联合国安理会要求IAEA解除或摧毁伊拉克的核武器能力,或使其无害化。这项工作于1998年中期开始实施,但随后伊拉克完全停止了与联合国的合作,致使IAEA不得不放弃该工作。从伊拉克获得的启示促使人们再次深入思考保障监督的宗旨。朝鲜在朝鲜,通过保障监督成功地查出朝鲜违反了保障义务,并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朝鲜于1985年加入NPT,条件是由前苏联为其提供一座核电厂。但朝鲜直到1992年才与IAEA签署了《NPT保障协定》,而完成该过程本来只需要18个月。在此期间,朝鲜于1985年末在宁边建成一座25 MWt的以天然铀为燃料的石墨慢化气冷实验堆。它具有用于武器目的的钚生产堆的全部特点,但其电功率只有5 MWe。朝鲜在建造两座根据相同原理设计的更大规模反应堆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宁边建成一座200 MWt原型堆,在泰川建成一座800 MWt全尺寸反应堆。此外,朝鲜还建成并调试完一座从乏燃料中回收钚的后处理厂。如果燃料只是在极低燃耗下受照,那么产生的钚则非常适于制造武器。尽管上述位于宁边的核设施都将接受IAEA的保障监督,但总不免存在朝鲜以某种借口退出NPT并将钚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风险。申请NPT保障监督的第一步是让IAEA核实铀和钚的初始存量,以保证该国的全部核材料都已申报并处于保障监督之中。在1992年对朝鲜进行核查时,IAEA视察员发现了一些不符情况,朝鲜的后处理厂比它申报的使用频率更高。这表明朝鲜可能已拥有了未向IAEA申报的武器级钚。由一个成员国提供给IAEA的信息证实了朝鲜拥有两处未申报的废物或其他贮存场。1993年2月,IAEA要求朝鲜允许其对这两个场址进行特别检查,以便核实核材料的初始存量。朝鲜拒绝了此要求,并于3月12日宣布准备退出NPT(NPT退出机制要求提前三个月通知)。1993年4月,IAEA理事会宣布朝鲜没有履行其保障义务,并将此事提交联合国安理会。1993年6月,朝鲜宣布它已“暂停”退出NPT,但随后又提出对其保障义务给予“特别对待”,此要求遭到IAEA拒绝。美朝双边谈判结束后,于1994年10月达成美朝核框架协议,IAEA被赋予新的职责。该协议要求冻结朝鲜钚生产堆及相关设施的建设,IAEA负责监视冻结情况,直到这些设施最终被拆除。但朝鲜对IAEA的核查工作仍采取不合作态度,也不履行保障协定。伊拉克的战败使联合国有机会发现并摧毁其核武器计划(作为停火条件的一部分)。但朝鲜没有战败,也不会轻易受到如贸易制裁等其他措施的伤害。它几乎没有能力进口任何东西,对重要商品如石油的限制既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可能会有挑起战争的风险。朝鲜最终被说服根据美朝核框架协议停止其所谓的核武器计划,作为交换条件,它将获得50亿美元与能源有关的援助。其中包括两座基于美国先进设计的1000 MWe轻水反应堆。1999年末,终于签定了期待已久的两座轻水堆的建造合同。该合同是在负责该项目的国际组织——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与韩国电力公司之间签定的,为的是引进技术建造一座不能被滥用于其他目的核电厂。KEDO是在1994年美朝之间达成协议(朝鲜停止利用小型石墨气冷反应堆生产武器级钚,美国向朝鲜提供所需的能源,近期提供燃料重油,最终提供电力)后成立的。将在朝鲜建造的反应堆与目前正在韩国建造的反应堆属同一种类型——韩国标准核电厂,预计于2008年建成。韩国承诺为该价值46亿美元的项目提供32.2亿美元的资金,日本提供10亿美元,欧盟承担其余大部分资金。由于朝鲜在IAEA核查其核计划中继续采取不合作态度,该项目建设比原计划慢了数年。2002年8月,该双机组核电厂的第一罐混凝土在东北海岸的琴湖场址浇注,核电厂正式开工建设,并计划在2005年交付主要部件。除非朝鲜完全服从IAEA对其以往的核活动(特别是朝鲜拥有的全部核材料已申报并交保)进行核查的要求,否则建设工作将停止。但在2002年10月,朝鲜利用离心设备秘密进行用于武器目的的铀浓缩活动。这似乎与巴基斯坦的离心计划有着某种联系。2002年12月,朝鲜开启了IAEA加封在宁边核设施上的封条,将IAEA视察员驱逐出境,然后重新启动其小型反应堆,并声称已对8000根乏燃料进行了后处理,以回收武器级钚。2003年4月,朝鲜成为第一个退出NPT的国家。此后,在中、韩、美的参与下,为达成某种削弱朝鲜核武器计划的协议,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几轮会谈。美国坚持“在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国家的多边框架下,通过外交对话,以完全可核查的和不可逆转的方式解除朝鲜核武器计划。”伊朗伊朗引起世人的注意是在2002年,当其以往未公开的核设施成为IAEA的调查对象时,被发现与申报的情况不一致,因此IAEA提出诸如伊朗作为NPT缔约国是否违反了保障协定等问题。伊朗1974年加入NPT,1975~1976年开始建造两座1293 MWe的核反应堆,包括波斯湾的布什尔核电厂。西门子电站联盟公司是承包商。伊斯兰革命以后,由于停止了项目付款,建造工作于1979年初停止,当时1号机组主体工程已完工。伊朗于1994年引进俄罗斯的VVER-1000反应堆,以完成1号机组的建造。原工程因此必须大规模改建,包括根据与俄原子能进出口公司(Atomstroyexport)签订的施工合同在俄方制造所有反应堆部件。该反应堆预计于2004年启动。在反应堆寿期内,所有燃料由俄方提供,且乏燃料也打算全部返还俄方处理,以免伊朗需要核燃料循环设备。全部建设工作都受到IAEA的保障监督,运行也将受到监督。伊朗原子能机构已宣布即将开始2号机组的建设工作,并已开始进行再新增5000 MWe容量的可行性研究。伊朗2000年宣布,打算在伊斯法罕核技术中心建设一座铀转化厂。同时,开始在纳坦兹建设一座先进的铀浓缩厂,并在2002年被发现后向IAEA申报。此后,在与纳坦兹相连的另外一处核设施——德黑兰的卡拉伊电力公司中发现高浓铀。这正是质疑伊朗是否遵守保障协定的焦点所在。1991年,伊朗进口了1.8 t天然铀,但直到2002年它才将这些核材料申报,且没有完全说明其用途。其中一些铀被转变成金属形态,这在伊朗任何公开的核计划中是不需要的。伊朗有很少的铀矿储量,显然不足以满足任何核电计划的需求。伊朗在德黑兰拥有一座5 MWe的池式研究堆。它也正在阿拉克开发一座40 MW的天然铀重水慢化研究堆,该堆设计与印度和以色列制造武器级钚的反应堆极其相似,并计划于2004年开始建设,伊朗称建设工作受IAEA的保障监督。伊朗已在阿拉克建设一座重水生产厂。自2003年开始,伊朗在伊斯法罕建设一座燃料制造厂,声称是为IR-40和布什尔核电厂提供燃料。截止到2003年年中,除卡拉伊铀浓缩厂和阿拉克重水生产厂外的上述所有核设施都已交保。(详情见2003年6月6日和9月9日IAEA总干事向理事会提交的报告(GOV/2003/40))。鉴于国际社会对除布什尔电厂以外的上述核设施的关切,IAEA要求伊朗在2003年10月底以前解决上述核设施和核材料的未决问题。伊朗也曾正式承诺它将中止全部铀浓缩和后处理活动(特别是在纳坦兹的活动),这还有待IAEA核实。2003年11月,IAEA向其成员国公布的一份报告表明,伊朗在过去22年中存在一系列违反保障协定的活动,有组织地隐瞒它开发核武器的关键技术。特别是在实验室规模开展铀浓缩和从乏燃料中分离钚的活动。伊朗对上述活动供认不讳,但称那只是实验而已。报告称,至目前还没有发现其有核武器计划的证据,但要IAEA做出伊朗核计划仅用于和平目的结论还有待时日。伊朗的情况激起了更广泛的国际关切,即便是在IAEA保障监督下,在将来某时,该国可提前三个月通知退出NPT,并重新配置具有高扩散风险的核设施(如铀浓缩和后处理设施)用于武器生产。美国宣称伊朗事实上一直在发展这种能力。南非南非曾是另外一个企图在NPT下进行武器扩散的国家。它拥有一个占南非发电量近10%的核电计划,而相比之下,伊拉克和朝鲜仅拥有一些研究堆而已。南非1991年加入NPT,并与IAEA签订了全面保障协定,将其核材料交保。但IAEA最初的核实工作由于南非宣布其于1979~1989年之间制造并随即拆毁了许多核武器后变得复杂化,而南非则要求IAEA对其已停止武器计划的情况进行核实。直到1995年,IAEA才宣布,南非所有的核材料都已做出合理说明,且已终止和放弃了武器计划。以色列以色列是三个至今尚未加入NPT的主要国家之一。以色列不同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它没有民用核电计划。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曾与法国在核研究方面开展过密切合作。以色列科学家曾参与在马尔库尔附近的法国早期核设施开展的研究。1952年,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成立。1955年,美国同意在特拉维夫以南的索雷克河(Nahal Soreq)为以色列提供一座5 MWt的池式反应堆。该研究堆由美国提供高浓铀,从1960年开始启动就处于IAEA的保障监督之下。1957年,以色列与法国签订了一份协议,在内盖夫沙漠的迪莫纳附近建一座24 MWt重水研究堆。该堆以天然铀为燃料,恰巧适于制造武器级钚。法国为该研究堆提供了4 t重水,并在该场址援建了一座后处理厂。据说,法国在1960年敦促以色列将迪莫纳核设施完全置于国际保障监督之下,但此举未果。迫于美国的压力,只是每年对该堆进行两次象征性检查。该堆于1964年启动,得益于其超大的冷却回路,其功率后来提升至70 MWt。据说,在迪莫纳拥有一整套包括燃料制造在内的基础设施。该堆的铀燃料最初来自本国的矿产,但人们认为,其大部分燃料来自南非,南非从1967年开始与以色列进行了约20年的核合作。1968年,美国中情局断定,以色列开始用分离的钚制造核武器。到1974年,估计它已拥有20枚核弹,到20世纪90年代末,估计它已拥有75~130枚核弹。以色列没有进行过核试验,但人们普遍认为,以色列曾与南非合作于1979年在东海岸进行过一次核试验。在1981年对伊拉克实施打击中,以色列空军利用常规武器摧毁了在巴格达附近的奥西拉克核研究堆。以色列至今既未承认也未否认它拥有核武器。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外军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玩家还是无赖,IAEA保障监督的意义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