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外军资讯 > 特朗普建设太空军缺乏凝聚力,美国副总统

特朗普建设太空军缺乏凝聚力,美国副总统

2020-02-10 00:26

据美国《星条旗报》网站4月27日发布题为《特朗普和彭斯将“美国第一”议程推向月球和外太空》的文章称,近期,美国副总统彭斯与美国太空界领导人交谈时,在月球实景照片上展示了一面美国国旗。

美国副总统彭斯6日说,美国将重返月球并探索火星,在太空探索的新时代掌握太空领导权。但彭斯没有给出具体政策措施及任务时间表。

据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9月17日发布的题为《美国第一,在太空中》的文章称,在过去几个月里,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迷恋上了外太空。他和副总统彭斯就美国的太空政策数次发表雄心勃勃的声明,其中最重要的是一项引发争议的计划——建立“太空军”,作为美国的第六军种。虽然太空军仍在拟议中,但特朗普已邀请支持者进行投票,选择其可能采用的标志。

文章认为,此举传达了一个颇具“戏剧性”的信,即美高层觉得重返月球的进程还“不够快”。彭斯对美国太空部门提出要求,下令他们在5年以后完成重返月球的计划。

图片 1

文章称,乍一看,特朗普政府似乎一贯积极地参与外层空间领域。但仔细一看,却发现缺乏细节和凝聚力。

文章指出,从目前透露出的许多信息来看,特朗普政府正试图将“美国第一”的观念投射到太空,加快该领域的军事化。

彭斯当天造访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美国航天局肯尼迪航天中心,了解“猎户座”飞船的准备进度,这艘未来美国深空探测载人飞船将于2019年试飞。彭斯还观看了供大推力火箭“太空发射系统”使用的移动发射架以及两个商业飞船的发射设施。

图为美国军用卫星示意图

特朗普坚持强化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并推动组建太空军。文章称,这是美国在太空政策上的“重大转变”。此前,美国在太空领域的技术投资多数是基于和平开发和科研目的。而在特朗普上台后,这一政策导向发生了巨大变化。

彭斯说,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美国迎来了“太空探索的新时代”。他说,美国曾经赢得太空竞赛,还要赢得21世纪以及将来的胜利。

与在地球上的外交政策一样,特朗普政府在太空的行动也以“美国优先”的方式为框架。美国政府希望主要通过单边行动和中断被认为没有足够好处的现有合作科学工作,以促进美国在太空的利益。

文章强调,特朗普希望在太空领域有一些“吸引眼球”的作为。上台后不久,他就对美国航空航天局无法在短期内将人类送往火星表示失望。此后,又指派副总统彭斯掌管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将军用和民用航天事业的发展规划集中起来。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在未来登月计划和太空军组建方面的具体议程,但显然美国政府已经对太空军事化产生了浓厚兴趣。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把太空称作“最新战争领域”,这一观点也被五角大楼的高级官员所采纳。

但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白宫太空政策顾问拉森在社交媒体用“空心汉堡包”这个俚语评论彭斯的讲话,意指他的讲话没有实质内容,令人失望。

文章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议程中似乎没有一项总体的太空政策。仔细研究一下其相关行动就会发现,它们并不像提出的那样新奇,面临可行性挑战,而且一些政策倡议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拉森认为,由于美国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放弃了重返月球政策,彭斯所说的重返月球可能是指无人探测器或商业性质的重返月球。此外,美国航天局今年早些时候也曾提出,将在月球轨道上打造太空港,从这里既能飞向深空,也能派遣机器人去月球表面执行任务。

图为美国侦察卫星示意图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提出削减气候变化、医疗卫生等多个科研领域的资金,但太空领域受到的影响较小。

被大肆宣称为特朗普政府的新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奥巴马政府开始实施的举措的延续,或者是对现有提议的重新包装。一个关键的例子是对美国私人空间资源利益的法律保护,这一点已经写入了2015年通过的《商业航天发射竞争法》。

今年3月,特朗普签署一项法案,在批准美国航天局2017财年195亿美元预算方案的同时,要求其研究2033年送人去火星的可行性。

文章评论称,就连“太空军”的概念也不完全是原创。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主席、议员迈克·罗杰斯在2017年初提出了在空军部下设“太空部队”的建议,但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对此置之不理。

上周,特朗普又签署行政命令,下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职能是就国家太空政策和战略向总统提出建议并协助总统工作。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正是副总统彭斯。彭斯当天在讲话中表示,该委员会将在夏季结束前举行第一次会议。

已宣布内容的可行性仍然令人怀疑。美国政府已经设定了崇高的目标:重返月球并有可能在月球轨道上建造空间站。这一提议的动力取决于国会。只有国会通过法案,才能为军队创建一个新的分支。但政府的太空力量计划面临两党成员、五角大楼和空军领导人的反对。

图为“星球大战”想象图

文章称,空间政策目标需要大量资金和预先确定的时限。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因素都不存在。事实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2019年的预算要求与往年大致相同。目前还没有制定实施这些计划的具体时间表。

同样,建立“太空部队”的提议也一直极其含糊,以至于没有人清楚地知道如何组建、管理和资助这样一支部队。

此外,政府倡导的一些政策之间存在内在矛盾。目前,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正在审议2017年《美国航空商业自由企业法》和2018年

《空间领域法》这两个平行的法案。这两项法案在创新的私人空间活动应该如何获得许可的问题上提出了相反的解决办法。政府最终会批准哪种方案还需拭目以待。

尽管特朗普政府在太空领域缺乏凝聚力,但美国在太空领域的行动将对这一领域的其他参与者以及科学合作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是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的缔约国,该条约确立了只为和平目的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以及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能进入地球轨道或天体表面的原则。最大的担心是,所有国家自由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的权利以及外层空间和平、无冲突的性质都可能受到威胁,这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如何充实其太空政策的细节以及它接下来的行动。

美国可以在保护自己在外太空的利益和维持太空环境中现有的战略平衡之间实现平衡。然而,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预测性及其破坏并退出国际框架的意愿是不祥之兆。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外军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朗普建设太空军缺乏凝聚力,美国副总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