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外军资讯 > 美空军讨论Skyborg无人项目的采办策略和未来预算规划,迎接未来的无人机

美空军讨论Skyborg无人项目的采办策略和未来预算规划,迎接未来的无人机

2020-02-11 11:18

据美国《空军杂志》网站4月4日报道。 目前,美国空军正在推进两种有望重新定义无人机的新型自主飞行器概念。

图片 1

Skyborg和XQ-58A

据美国《防务内情》网站7月9日报道,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 的Skyborg项目可能很快会拥有正式的采办策略,并将在空军2021财年预算中占据一席之地。该项目旨在使人工智能驱动的自主无人机尽快服役。

Skyborg是空军研究实验室正在实施的自主无人原型机项目,于去年10月启动,直到上个月美国空军负责采办的助理部长威尔·罗珀才在华盛顿的一场会议上把其公之于众。

关于采办策略

Skyborg无人机必须能自主起降,在恶劣天气中飞行,避开其他飞机、地形和障碍物。AFRL希望其能比其他平台更便宜,更容易更换配置,并在2023年具备作战能力。

Skyborg项目经理本 川在接受《防务内情》采访时表示, 项目团队正与空军领导层共同商讨, 并计划在今年夏天结束前宣布。目前, 团队打算使用其他交易权限 推进采办,并将组织一项竞争性的征集活动。川希望一旦采办策略获批, 可在今年结束前开展征集活动。他强调,虽然AFRL将吸取XQ-58忠诚僚机试验方面的经验教训,但不打算只从XQ-58的供应商,即克拉托斯公司采购Skyborg技术。

根据3月15日公布的信息征询书,这种“模块化、战斗机式的无人机”将成为更复杂的人工智能工作的跳板。AFRL航宇系统分部工程师马特·杜克特表示:“Skyborg是人工智能的容器,可以使用简单的算法进行飞行和控制,也可以使用更加复杂的人工智能完成特定的任务或子任务。”

川描述了AFRL正采取的把技术更快地转化到作战人员手中的途径。举个例子,未来型号项目的执行人员已在早期参与到了研究过程中,包括情监侦、战斗机和轰炸机、武器和数字化方面的人员。我们真正希望的是类似于XQ-58这样的低成本可消耗无人机从AFRL转化到型号项目执行办公室。他们比AFRL有更多关于生产方面的知识。

信息征询书中写道,自主无人机的试验将在2019财年和2020财年进行,但是空军没有披露更详细的信息,也没有说明Skyborg和AFRL其他自主无人机的关系。

Skyborg可部署原型机的早期军事效用评估将在2023年进行。川说:我认为我们不是异想天开,而是真的希望在2023年的时间框架内,把一个系统交给我们的某个合作伙伴手中,并在与作战类似的环境下,进行演示验证。

AFRL与Skyborg类似的XQ-58A无人机于今年3月5日完成了首飞,并按预期完成了76分钟的试验。这架长9.144米的试验型忠诚僚机将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内开展5次飞行试验,验证系统功能,空气动力学和发射回收系统。

关于项目预算

XQ-58A由克拉托斯公司设计,用来开展远距打击和情报监视侦察任务。公司发言人表示:“目前没有人限定XQ-58A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XQ-58A的飞行性能包线与战斗机的高亚声速和高机动能力一致。”

AFRL也在寻求空军资助项目方式的改变。川表示:2020财年的大部分资金将从AFRL的现有预算中支付,目前我们正与空军领导层协商, 将Skyborg项目纳入2021财年项目目标备忘录。

如果销量超过100架,克拉托斯公司计划以200万美元/架进行批量销售。今年公司将生产3架飞机,但公司拒绝就未来的螺旋式发展和生产进行评价。

为了进一步加速服役,AFRL正在使用全新的业务方式,寻求提升工业基础以开展原型机的快速流水线制造。川把这描述为设计代理途径, 以把Skyborg项目的利润从持续保障阶段转移到设计阶段。

未来无人机构想

目前我们做事的方式存在弊端。我们在技术最前端开展竞争,并为在册采办项目选择唯一的承包商。我们必须扭转这种方式。未来政府拥有自己的技术基线,而我们将在技术最前端开展竞争、投入资金,以便提高未来竞争的等级。

大约20年之前,MQ-1“捕食者”无人机通过让军方从远处追捕目标而变革了现代战争,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作战、法律和文化问题。现在,美国空军打算进行下一次挑战。

同时Skyborg项目团队也在持续关注平台生命周期中的成本和采购情况。川表示:我们在项目非常早的时期便开始执行数字工程策略,这是以前没有做过的,将使平台在未来拥有很低的保障成本,同时也可实现更加敏捷的采办、更新和升级。他补充说, 从Skyborg项目吸取的经验教训可为未来低成本平台的维护、作战、保障和后勤提供帮助。

无人机的新理念——无论是低成本可消耗的无人僚机,无人机蜂群,还是更加隐身、单独作战的无人机——都在大国竞争的时代备受关注。尽管在过去20年的反恐行动中,空军的无人机主要用于空袭和情报收集,但新技术正在打造一支更加多样化的无人机机队,执行的任务将具备更多的可能性。

Skyborg项目与DARPA ACE项目开展合作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主任保罗·斯查瑞在接受《空军杂志》采访时表示:“美国空军在拥抱新技术方面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转变。空军一直在相关文件中进行规划,这可以追溯到《2009年空军无人机飞行规划》,但是预算并没有真正贯彻这些技术。”

川表示,目前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正在进行小型、廉价无人机或称为冲击波飞机的飞行试验。这些飞机是空军内部设计和制造的一种类似侦察机的固定翼、快速机动的喷气式飞机。试验的目的是增强作战人员对自主系统的信任程度。空军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加快试验进程,并使用更加先进的飞机。这种逐步推进的方法有助于规划、程序、飞行和靶场安全。

曾在国防部办公厅和陆军突击队员办公室工作的沙力恩认为,像XQ-58A这样的无人机是美国空军的未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空军的规模已经缩小,变得更加同构化,并且面临预算限制。“美国空军的作战飞机基本上只有F-35、F-22和B-21这三型,多样化确实可以帮助解决复杂问题。目前,美国空军正努力限制其采办项目数量并降低生产成本,更加廉价的可消耗无人机可以提供帮助。”沙力恩说。

尽管试验内容不会公开披露,但是川表示Skyborg项目将研究空中格斗类型的人工智能算法。该算法将允许计算机根据我们已有的规则做出特定的决策。从试验的角度来看,我们想测试空中格斗算法,以确保计算机始终遵守我们设置的规则。

美国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航宇课题主管、退役中将大卫·德普图拉认为,Skyborg和XQ-58A不应该和现役无人机一样。“他们将极大改变空中作战的游戏规则,能以有人机的一小部分成本增加部队库存,同时能以比常规飞机短得多的时间大大提高武器的使用能力。”

AFRL已经和其他实体一起开发了算法,包括国防部试验和资源管理中心, 川表示TRMC已在该领域投资了好几年。另外,Skyborg项目团队的一部分工作人员正在和DARPA空战进化项目的研究人员共同工作。ACE项目旨在让战机自主开展空中格斗,提高作战人员对于机器的信任程度。川表示:如果ACE项目在空中格斗人工智能算法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肯定想利用这些成果,所以我们现在和他们一起工作。

他也不认为人类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总会有伴随的无人机。“空中作战的范围很大,从灾难救援到全球热核战争。很多作战行动的有人战机并不需要无人的忠诚僚机。”

Skyborg项目的人机协同作战愿景

沙力恩补充认为,这些无人机可以帮助但不能替代人类大脑,它们可以更加接近敌人的防空系统,执行比传统有人机更长时间的任务。无人机也可以通过诱饵、电子战和动能打击发挥新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有人机扮演着类似橄榄球四分卫的角色,他们指挥作战。但在作战前线,执行任务的将是各种构型和尺寸的无人机,其中一些将是低成本、可消耗的,另一些将是更加隐身和昂贵的,他们可能实施例如长期监视或敏感目标打击等任务”。

DARPA的ACE项目专注于视距内机动, 而Skyborg团队主要对ISR和态势感知能力感兴趣。川说,Skyborg平台可以通知飞行员还有谁在该空域飞行?地面上有什么威胁吗?空中有什么威胁?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威胁?这些威胁是什么?他们有多接近?告诉他们,好吧,如果这儿有威胁,你或许应该飞到那儿。

他希望无人机不局限于执行监视任务。模块化将允许无人机携带多种传感器和武器,可以适应不同的作战环境,并与其他平台组成联合编队。

他补充说:我们还相信,随着战机人工智能和自主性的提高,飞行员的数量将减少。所以现在,你看到的是我们把它称为n比1,指的是今天的无人机,每架都有若干操作员。我们希望将这一比例翻转到让一名操作员控制多架飞机。川警告说, 截至目前,Skyborg项目中人工智能的主要目标不是取代驾驶舱中的人类飞行员,而是让飞行员更容易、更清晰地做出决定。

随着这些平台的成熟和库存的增加,现在猜测无人机的正确组合方式还为时过早,一部分将取决于能力,另一部分取决于成本。沙力恩表示:“这可能要历时一代人的时间,空军有人机和无人机的平衡应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他预计未来无人机和有人机的数量比可能达到20。例如每一架F-35将有数十架无人机伙伴,实现更强的作战能力。

他进一步表示,与忠诚僚机的描述相反, 将在2023年完成的Skyborg第一轮设计并不打算与有人机开展近距协同飞行。我们的目标是让更多有人机-无人机编队加入战斗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无人机必须在有人机旁边飞行。它可能在他们前面50英里,他们仍然控制着它,并从无人机上获取信息。

一些人认为,无人机与有人机平起平坐,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如田纳西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军事战略部队小组委员会主席吉姆·库珀3月20日表示:“我喜欢飞行皮夹克和战斗机飞行员,但这不是未来。无人机的重要性正在与日俱增。”

随着无人机技术的进步,美国空军是否在未来将有人机视为无人机的副手?德普图拉认为,该军种已经将有人机和无人机部队平等对待,并希望该军种仅仅为特定的任务选择正确的装备,而用不考虑是否有飞行员或飞机类型。

沙力恩认为目前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未来随着作战人员越来越信任无人机、指挥控制技术不断取得进步、官僚主义和文化障碍的消除,作战时无人机可能将成为默认选项。“我不认为空军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是需要长期努力的目标。目前空军仍然面向短程战术战斗机,他们甚至还没有真正转向远程、持久的监视和攻击机”。

他预计全新的无人机将会像现在的高端无人机一样受欢迎。

自主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会止步于新平台。沙力恩和德普图拉认为,下一阶段的技术发展将聚焦于在指挥控制系统中增加更多的自主和人工智能、追求无人机蜂群、并更新无人机所携带的武器。

德普图拉说:“美国空军需要把思维延伸到无人机如何‘改变游戏规则’的领域”。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外军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空军讨论Skyborg无人项目的采办策略和未来预算规划,迎接未来的无人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