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官方平台 > 外军资讯 > 两弹一星,我军推进科技兴军的基本经验与启示

两弹一星,我军推进科技兴军的基本经验与启示

2020-02-12 04:40

图片 1

武器装备现代化是军队现代化的关键指标和物质基础。在信息化时代,随着高新技术广泛运用,战场胜负不仅取决于军队数量多寡,而更多取决于军队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习主席提出要全面推进武器装备现代化,这是深刻把握人类战争普遍规律和信息化战争特殊规律、着眼加速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作出的战略部署,对于把新时代强军事业推向前进具有重大深远意义。

图片 2

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的历史性跨越,中国特色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是我们大力推动科技兴军,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宝贵财富。

要树立科技是核心战斗力的思想,下更大气力推动科技兴军,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武器装备历来是军事领域最活跃的因素,正因此,建设一支掌握先进武器的人民军队,是我们党孜孜以求的目标。长期以来,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努力,我军紧跟党和人民事业发展步伐,已经由过去“小米加步枪”武装起来的军队,发展成为基本实现机械化、加快迈向信息化的强大军队。当前,国防和军队建设已迈进新时代。从国家安全环境看,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我国外部安全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要有效应对风险挑战,做到以武止戈,我们必须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作支撑;从军事领域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孕育兴起,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武器因素的重要性正在上升。一些军事强国大力发展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前沿科技,积极推动人工智能军事化发展,一些先进武器装备从技术上突破了时空界限,一旦实战部署,将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战争攻防格局。如果在武器装备上存在时代差,我们就很难做到能打仗、打胜仗。正所谓“时者,势也”。面对国家安全环境对我军履行使命任务能力提出的新要求,面对科技革命带来的风险挑战,努力使我军武器装备在现代化征程中有一个大跨越,是把我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内在要求,也是时代所趋、大势所趋。

中国科技铸剑的“四大战略问题”

建设一支掌握先进武器的人民军队,是我们党孜孜以求的目标。回首90年开拓奋进、创新发展历程,人民军队始终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军队现代化建设之路,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取得了历史性的巨大成就。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的历史性跨越,中国特色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是我们大力推动科技兴军,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宝贵财富。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树立科技是核心战斗力的思想,推进重大技术创新、自主创新。”前不久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举行的第四届“两弹一星”国防论坛上,与会代表围绕“新材料新能源科学技术对未来战争的影响与挑战”这一主题,进一步探索和交流新材料新能源在未来国防领域的发展和应用,为军地科技成果双向转化提供了开放交流的平台。大家表示,要树立科技是核心战斗力的思想,下更大气力推动科技兴军,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战争是武器装备发展的最好推手,设计武器装备就是设计未来战争。意大利军事思想家杜黑曾说过:“一个想要制造一件好的战争工具的人,必须首先问问自己下次战争将是什么样的。”现在西方一些国家在武器装备研发上,提出了以理论为依据的需求体制,改变“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为“打什么仗发展什么武器”。这种理念启示我们,要深化对未来作战的研究,以敏锐的战争嗅觉,对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进行全方位扫描,积极主动地盯着明天的战争设计和研制武器装备,准确把握未来战争对武器装备的需求,增强武器装备发展的科学性、针对性、前瞻性,避免走弯路。战争是生死博弈,要秉持“敌人害怕什么就发展什么”的理念,找准敌人的“软肋”“命门”“死穴”,重点发展克敌软肋、使敌害怕的武器装备,努力在一些关键领域形成非对称战略优势,避免在对方优势领域“狭路相逢”或“跟龙王比宝”。

——权威专著《科技铸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引出的战略话题

聚焦打赢谋跨越

挺立创新潮头,布局未来制胜大棋盘

现代战争是体系和体系的对抗,武器装备建设必须贯彻体系建设思想,改变重单项武器、轻体系建设的思想,切实以对作战体系的贡献率为评价标准。要搞好战略统筹和体系设计,加强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建设,不断完善和优化武器装备体系结构,使武器装备建设与作战需要有效对接。作战需求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多个部门和领域。要创新作战需求生成机制,把作战需求贯彻到武器装备研制全过程,确保研发和生产的武器装备适应能打仗、打胜仗要求。

■苏煜尧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一首《游击队之歌》既唱出了我军革命乐观主义情怀和大无畏的英雄主义,也道出了革命战争年代我军武器装备主要取之于敌,“小米加步枪,仓库在前方,枪炮靠缴获,运输靠老蒋”的客观现实。90年来,人民军队从武器装备相对落后、捉襟见肘的窘境起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建立起系统完整的国防科研和军工生产体系,先后走过引进、仿制、自主研发等发展阶段,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武器装备发展道路。从“两弹一星”到神舟飞天,从“嫦娥”探月到“蛟龙”入海,从“北斗”导航到“天河”超算,等等,我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举世瞩目的成就,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跨越发展,使我国在世界军事高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高度重视武器装备创新发展,强调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基础,是国家安全和民族复兴的重要支撑,是国际战略博弈的重要砝码,鲜明确立了更加注重聚焦实战、更加注重创新驱动、更加注重体系建设、更加注重集约高效、更加注重军民融合的军队建设发展战略指导,为进一步推进科技兴军指明了前进方向。

——来自第四届“两弹一星”国防论坛的报道

科学技术关系核心战斗力、核心竞争力,军事强国历来对我国实行封锁与垄断。因此真正核心关键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靠进口武器装备是靠不住的,走引进仿制的路子是走不远的。我们必须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走中国特色武器装备发展道路,大力推进科技进步,使我军武器装备发展深植于自主创新的土壤中。要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加大战略性、前沿性重大技术研发力度,大力发展能够大幅提升军事能力的颠覆性技术,努力缩小关键领域差距。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经济和科技实力还不很发达的国家,尤要注重对武器发展的顶层设计。要提高技术认知力,选准主攻方向,确定正确的跟进和突破策略,加强独创性设计,力求掌握“独门秘笈”。要坚持问题导向,把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的薄弱环节作为推进自主创新的主攻方向,在填补体系空白、补齐短板弱项上下功夫,以问题的破解推动武器装备建设水平的跃升。要搞好创新性、突破性成果转化运用,探索建立有利于武器装备技术创新的体制机制,把创新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战斗力。“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东风”精神、“老军工”作风等,是推进装备建设的宝贵精神财富,要大力继承和弘扬,确保一代代传下去,使之转化为不可限量的物质创造力。要切实加强自主创新团队建设,大力开展军民协同创新,形成武器装备技术创新的整体合力。

“两弹一星”挺起中国不屈的脊梁——这是一段令中华儿女引以为傲的历史。

90年光辉历史启示我们:“设计武器装备就是设计未来战争。”大力推进科技兴军,必须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在提高新质战斗力上求突破,发展真正顶用管用的东西,加快构建适应信息化战争和履行使命任务需要的武器装备体系,为实现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提供强大物质技术支撑。依托科技进步不断优化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有效解放和发展战斗力。坚定不移地把信息化作为军队现代化发展方向,坚持以网络信息体系为抓手,加快构建适应未来战争需要的作战体系,推动我军信息化建设实现跨越式发展。坚持把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作为战略重点,加快新型作战力量人才队伍建设,增强我军新质作战能力。

■谢纯 唐雪 中国国防报记者 方帅

(作者:彭洲飞,系军事科学院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

在抗美援朝战火连天的时候,美国把核导弹运到冲绳,多次扬言“要在中国东北扔几颗原子弹”。

创新驱动攀高峰

把握制胜机理,超前布局前沿科技

作者简介

面对美国的核威胁,苏联的核垄断,党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站在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历史高度,运筹帷幄,果断作出了自主研制“两弹一星”的伟大决策。

“创新是一个国家发展进步的灵魂,也是一支军队发展进步的灵魂。”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发挥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先后组建了一批国防科研机构,创办了一批国防科技高等院校,探索建立了符合我国当时国情的国防科技管理体系,不断向科学进军,取得了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国防科技尖端成果。伴随着“科学的春天”的到来,国防科技事业在改革中创新发展,尖端武器装备技术加速发展,常规武器装备技术全面跃升并实现自主创新。此后,党中央先后决策实施“863”计划和“995”工程,尤其是科教兴国和科技强军战略的实施,对战略高新技术的创新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新世纪新阶段,我们开启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新征程,国防科技创新体系不断完善,国家科技创新基础能力持续增强,“杀手锏”武器装备研制取得创新突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一批重大国防科技工程相继启动,一大批信息化程度高、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武器装备列装部队,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再上新台阶,国防科技关键领域实现新的历史跨越。

由中国国防科技信息中心撰写的《2030年的武器装备》一书中,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战争形态有着这样的描述:战争将在陆、海、空、天和网络电磁空间全面展开,各作战域实现“跨域协同”作战,高新技术的发展及运用对未来战争的影响将呈现多维度、多波次、高强度的特征。网电装备、太空装备、无人装备、高超声速打击装备陆续列装,将极大改变作战体系和作战样式……

姓名:彭洲飞 工作单位:

毛泽东同志在著名的《论十大关系》中深刻指出:“我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强,以后还要比现在强,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毛泽东还指出:“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破除迷信,独立自主地干工业、干农业、干技术革命……这就是我们的路线。”针对国外某些人对我国经济与技术能力的怀疑,陈毅元帅坚定地说:“我当了裤子也要造核子弹!”

90年光辉历史启示我们:“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必须把创新摆在人民军队建设发展全局的重要位置,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下更大气力推动科技兴军,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人民军队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要坚持中国特色科技创新道路,发挥国家主导、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积极抢占未来军事竞争战略制高点。牢牢扭住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这个战略基点,深化基础理论研究和高技术前沿探索,努力攻克核心关键技术,积极发展战略前沿技术,加强战略制衡力量建设。坚持主动跟进、精心选择、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选准主攻方向和突破口,超前布局、超前谋划,加强独创性设计,发展独有的“杀手锏”,加紧在一些重要领域形成独特优势。加强国防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加大先进成熟的自主创新成果推广应用力度,推动军队现代化建设尽早转入创新驱动发展轨道。

当前,世界科技发展呈现出多点、群发突破态势,某些领域将引发群发性、系统性突破,产生一批重大技术创新,掀起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新概念武器技术将对未来战争样式和形态产生重要影响,颠覆性技术的出现将促使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实现跨越式发展。

伟人的远见卓识,民族的复兴责任,凝聚起以周恩来、聂荣臻、张爱萍、钱学森、邓稼先、钱三强、朱光亚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帅、知名科学家,以及成千上万名普通知识分子、工人和官兵投身到研制尖端武器战斗的洪流中来。

军地协同聚伟力

随着21世纪信息时代跨越到量子信息时代及超材料等前沿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未来战争将掀开“高速、隐身、无人、智能”的神秘面纱,把战争形态推向信息时代的更高阶段。而颠覆性技术也将打破现有技术体系,改变已有战争面貌和作战方式,促进装备性能产生质的飞跃。

广大科技人员长期隐姓埋名,奋战在戈壁荒野,依靠简单的技术工具,进行最为复杂严谨的计算、最有危险的试验与最具挑战的创新,付出了无数的心血、汗水甚至生命。经过顽强拼搏,发奋图强,终于突破了一个个技术难关,迎来了这些让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历史性时刻:1960年11月5日,我国第一枚导弹腾空而起,准确命中目标;1964年10月16日15时,壮观的蘑菇云从罗布泊上空升起,中国有了自己的原子弹;1966年10月,我国成功进行了导弹核武器发射试验;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 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游太空,“东方红”响彻寰宇;1975年11月26日,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发射并回收成功……

随着科学技术快速发展,国家战略竞争力、社会生产力、军队战斗力的耦合关联越来越紧,国防经济和社会经济、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的融合越来越深。在人民军队90年历程中,我们党始终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秉持“兵民是胜利之本”的理念,坚持以现代战争条件下人民战争理论为指导,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大力推进军地协同创新,努力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高温超导、中微子物理、纳米科技、干细胞研究、人类基因组测序等基础科学突破,超级杂交水稻、高性能计算机、三峡工程、载人航天、探月工程、量子通信、北斗导航、载人深潜、高速铁路等工程技术成果,等等,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强支撑,为国防安全作出了历史性贡献,也为我国作为一个有世界影响的大国奠定了重要基础。

当今,全球范围的科技创新和产业调整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和重要战略转折点,对现有技术体系已经或正在产生重大影响,推动未来战争形态、作战样式和战争制胜机理加速演变。深圳光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赵治亚认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滚滚潮流中,要夺取未来战争的主动权,就必须紧跟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步伐,感知科技前沿动态及军事应用前景;要做到需求牵引与技术引领相结合,面向未来超前布局前沿高新技术,特别是颠覆性技术;要深刻把握战争制胜机理,坚持非对称发展,掌握‘撒手锏’武器装备。”

“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不仅为国防安全奠定了牢固的基石,挺起了中华民族复兴的脊梁,而且培育了一代国防科技创新人才,带动我国科技事业与武器装备建设整体跨上新的台阶。邓小平同志深刻指出:“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做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习近平主席深刻指出:“‘两弹一星’”精神激励和鼓舞了几代人,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我们要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大力弘扬‘两弹一星’精神,加快科技进步和创新步伐”。

90年光辉历史启示我们:推动科技兴军,必须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深厚土壤。我们必须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深入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大力推动科技兴军,开展军民协同创新,推动军民科技基础要素融合,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加快我军建设向质量效能型和科技密集型转变,奋力开拓强军事业发展新境界。要主动发现、培育、运用可服务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前沿尖端技术,捕捉军事能力发展的潜在增长点。强化军事需求牵引,既要发挥军工集团、军队科研院所在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中的主力军作用,也要发挥中科院、高等院校和民营企业的潜力,最大限度地实现民为军用。着眼谋取战略竞争新优势,推动融合由传统领域向新兴领域拓展,提高海洋、太空、网信、生物、新能源等领域核心竞争力,形成多维一体、协同推进、跨越发展的新兴领域融合发展布局。发挥举国体制的政治优势,弘扬军政军民团结的优良传统,汇聚起科技兴军的强大力量。

强化创新导向,夯实技术装备升级基础

伟大的事业,产生了伟大的精神。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是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和科学精神的集中体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宝贵精神财富。

厚植文化强根基

“新材料是新型航天器的物质基础和先导,探索、设计、研制新型材料是发展新型航天器的保证,‘一代材料技术,一代航空航天器’早已成为国际共识。”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教授张立同的观点,引起了与会专家共鸣。

这不能不让我们深思: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我军应如何坚持自主创新道路?如何突破国防核心技术?如何筑牢科技强军根基?如何铸造新型大国利器?……

回顾人民军队90年光辉历程,从大漠深处升腾而起的蘑菇云,到“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动人画面,再到“银河”“天河”不断走向世界之巅等,国防科技事业的丰碑一次次让中国人挺直了腰杆,极大地提振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特别是在“两弹一星”伟业中积淀形成的“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是彰显中国精神和民族正气的鲜红旗帜。此后,在新时期形成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以及“胸怀祖国、团结协作、志在高峰、奋勇拼搏”的“银河”精神,都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发扬光大,充分体现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构成了我军特色先进军事文化和当代中国特色科学文化的基本内核,是培育民族精神、促进文化繁荣的沃土,成为我国科技工作者投身科技强国建设的强大精神动力。

在武器装备升级换代的进程中,新材料新能源科学技术是始终无法回避的重要课题。以高超音速飞行为例。航天器进行高超音速飞行的主要制约因素是由热带来的,航天器所处的热特殊环境超出了现有材料体系的可承受极限,新材料的研发显得尤为关键。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科技铸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围绕不断拓展和深化军事斗争准备,全面、系统回答了受众普遍关心的一系列问题,并重点对科技铸剑要突破的战略问题进行了权威解读。

90年光辉历史启示我们:一个没有精神力量的民族难以自立自强,一项没有文化支撑的事业难以持续长久。在科技兴军新征程中,必须坚持需求牵引发展、事业凝聚人心,积极营造良好的创新机制和创新环境,弘扬创新文化,厚植创新精神,倡导敢为人先、勇于冒尖,尊重创新、崇尚创新,营造勇于创新、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文化氛围。要围绕国防科技重要领域和创新方向,积极创新人才培养、引进、保留、使用的体制机制和政策制度,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努力培养造就一批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工程师和高水平创新团队。军队科技工作者要大力弘扬“两弹一星”精神、“老军工”作风、载人航天精神,使之转化为信仰的力量、担当的力量、创造的力量、拼搏的力量,在世界军事高科技竞争中主动作为、接力探索、接续奋斗、团结协作、集智攻关,努力创造引领世界潮流的科技成果,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贡献自己的才智。 来源:国防科工局网站

早在1987年,美国NASA为满足高推重比航空发动机发展需求,制定了详细的高温发动机材料计划。时至今日,作为武器装备轻量化的基础,高比性能的先进材料,如高强钢、铝镁钛合金和纤维增强复合材料等,已经成为发达国家当前研发和应用的重点。

中国科技铸剑的“四大战略问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以说,新材料新能源科学技术的创新发展,就是技术装备升级最重要的物质基础。”张立同表示。

——《科技铸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推介

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于达仁认为,新材料技术的发展,既可以促进新兴产业的形成与发展,又能带动传统产业、支柱产业的技术提升和产品的更新换代。一旦技术上取得突破性成就,将有效服务于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国防建设和人民生活的各个领域,成为经济建设、社会进步和国家安全的物质基础和先导,支撑整个社会经济和国防建设。

■苏煜尧

可以预见,随着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未来战争将可能由以信息技术和精确打击武器为核心的“初智”阶段,跃升为以生物、纳米、无人等技术为支撑的“高智”阶段,作战领域从单纯的自然空间、技术空间向“自然-技术-认知”复合空间拓展。

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我军应如何坚持自主创新道路?如何突破国防核心技术?如何筑牢科技强军根基?如何铸造新型大国利器?……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必须夯实技术装备升级的物质基础。”于达仁表示。

当前,随着新军事革命浪潮汹涌澎湃,中国军队改革强军步伐逐步加快,中国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问题日趋成为国内外舆论场密切关注的焦点。

促进转化应用,适应多维战场需求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科技铸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全面、系统回答了这一系列问题。

如何降低民用新材料、新技术进入军事装备领域的门槛,如何提升高科技企业在武器装备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如何带动传统产业和支柱产业的技术提升、产品的更新换代?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仲平从军用材料在装备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出发,系统分析了国内新材料、新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存在的问题,对军民融合环境下重点军用材料的发展方向进行了阐述。

此书入选“‘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主题出版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等重要主题出版项目,是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和国防大学专家团队用近两年时间精心打造的“强军梦系列丛书”之一。作者吴国辉系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教授,获教学科研奖励20余项,出版《军事装备安全管理概论》等多部著作,其作品一直受到军内外读者追捧。由于此书吸收了此前他的一系列研究成果精华,一经推出,就引起积极反响。

“新材料已成为世界各国必争的战略新兴产业和当前最重要、发展最快的科学技术领域之一。推进民用新材料、新技术进入军事装备领域,提升高科技企业在武器装备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是现代战争形态的深刻演变和装备领域发展的必然需求。”李仲平说。

《科技铸剑》),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围绕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不断拓展和深化军事斗争准备,从全新视角,客观分析了新形势下科技铸剑的时代意义和面临的突出问题;系统论述了科技铸剑的现实基础和目标任务;探索提出了科技铸剑的实现途径和具体措施。其中,重点对科技铸剑的相关战略问题进行了权威解读——

以纳米信息技术发展为例。纳米信息技术发展将使武器装备进一步信息化、智能化和微型化,进而推动作战样式、军事理论、编制体制变革。利用纳米电子元件、电路、集成器件和信息加工的理论和技术是未来信息技术发展的新领域。例如,利用碳纳米管天线技术制造出轻型柔软的共形阵天线,尺寸和重量减小了,但适用性和耐用性却增加了,这有利于集成到多种陆军平台上。

要坚持自主创新道路。科技创新是实现中华科技强军梦想的战略基点。军事领域是科学技术最敏感、最充分的领域,进入信息时代以来,军事领域中的这种技术先行效应有了进一步的加强,与以往任何时代不同,武器的加速发展开始紧紧追随科技的突破速度,几乎与之并驾齐驱,并强劲地推动着兵力结构、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发生变革性的转型,推动着军队战斗力不断向高级状态发展。因此,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自主创新为主、对外引进为辅的方针,充分发挥后发优势,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和武器装备建设持续、快速、协调、健康发展,依靠科技进步和创新,加快转变战斗力增长方式,为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

赵治亚表示,未来战争要求海、陆、空、天、网电多维体系化,要求装备隐身化、自动化、智能化、多功能化、战场无人化,这为新材料的研究、发展、应用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是一些民营高科技企业所面临的重大的历史机遇和历史责任。

要突破国防核心技术。没有核心技术的整体突破,就不会有国防科技创新与装备体系整体水平的全面提升。如今,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技术革命,影响着军事领域的各个方面,导致武器装备体系与军队体制编制呈现结构性改变和重组。要抓住当前带动或制约我国国防科技与武器装备发展的高速计算机、航天与天基信息系统、航空与船用发动机、军用新材料、无人化智能、新概念武器等关键技术领域的突破,不断提升国防科技与武器装备整体水平,为打赢信息化战争提供必要物质技术支撑。

坚持独立自主,摆脱受制于人被动局面

要铸造新型大国利器。导弹武器从“二战”后期纳粹德国用来攻击英伦三岛开始进入战争舞台后,就因其远战能力强、作战节奏快、杀伤破坏力大、对战争进程影响明显等特点而得到了飞速发展,在冷战时期成为美苏争霸的重要筹码,在局部战争中得到广泛运用。如今,导弹武器已发展为包括战略导弹、战役战术导弹、战术弹道导弹在内的系列化武器体系,特别是战略导弹具有核打击与常规打击双重功能,是实施战略打击与慑止战争的利剑,日益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石之一。目前,世界主要军事国家都在利用最新科技成果,不断提高战略导弹系统性能,主要是快速反应、高效突防、精确制导、拓展效能等方面。根据我国安全战略与军事战略方针,要瞄准主要作战对手,重点研究与发展新型战略导弹系统,磨砺包括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空射巡航导弹等战略打击利剑。同时,建造中国航母舰队,建设抵御隐形突袭的空中“杀手锏”,构建中国防空反导体系,推进我军数字化陆军建设。

“军用新材料是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命根子,各国都控制得非常严格。”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杜善义举例说,在军火市场上,你可以买到火炮、坦克、飞机、军舰,可能买到导弹、雷达、电子设备,却很难买到制造这些装备的新材料;如果想得到制造这些新材料的高技术,那就更难上加难了。要想独立自主地发展本国的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非下功夫自力更生解决各种新型材料不可。

要筑牢科技强军根基。要建立三个体系:独立自主的国防工业体系,先进有效的信息化武器装备体系,军民结合的装备保障体系;要深化科技练兵活动;要壮大科技人才队伍。

事实上,目前我国在先进高端材料研发和生产方面与国际领先水平差距较大,关键高端材料没有实现自主供给,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科技铸剑》适应了全媒体时代受众的审美情趣。本书结构合理、观点新颖、内容丰富、思路清晰、语言流畅、前瞻性强,总体体现了“专家视野+基层口吻解读+案例索引”的概念,适应了全媒体时代受众的审美情趣。

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30余家大型骨干企业进行的新材料需求调研中只有14%左右国内可以完全自给;2016年,我国军用关键材料进口情况调查发现需进口、存在风险和禁运军用关键材料占比较高。军用材料面临“受制于人”“瓶颈制约”和“无材可选、无材可仿”等难题。

全书依托十八大报告关于“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重要论述、习主席有关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讲话精神,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在表现形式上有三个明显特征——

与此同时,目前我国新材料产业技术发展还面临着需求与研发脱节问题,发展新材料产业技术,如何进行全体系、全要素、全链条创新,也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视角独特。全书注重用新视角发掘“产品”。即站在受众的角度思考问题,变“我怎么看”为“受众怎样看”,用“第三只眼”审视作品,千方百计发掘受众喜爱的“产品”。

“新材料新能源科学技术的发展,关键在于创新,创新驱动的实质就在于人才驱动。”杜善义认为,军用材料对材料产业的牵引作用主要是技术牵引,在军用材料保障从举国体制的“动员式”模式向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市场化”模式转变的过程中,要解决规模导向问题,强化创新导向。

善讲故事。全书注重通过讲故事来强化有效传播。注意用基层官兵喜闻乐见的口吻,通过案例牵引,客观讲述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的相关故事,并做到了理论语言生活化、政治语言知识化,在讲故事中说道理,在说道理时讲故事;善用网言网语讲故事,将网言网语融入生动的故事中,在故事中营造网络语言氛围;变“我说你听”的居高临下为“为您服务”的俯身贴近,平视叙述,娓娓道来。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会副理事长戚庆伦表示:“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我们要有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研究精神,努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培养高素质的国防人才。”

呈现新颖。全书注重用新呈现方式做深阅读话题。通过有视觉冲击力的图片和插图,适应了读图时代特点,强化了主题,丰富了内容;通过活用图表、分类、概括、标注、提示等新的呈现方式,使高深严肃的军事话题变得轻快起来;通过通俗易懂的阐述、案例解读和用新大白话“翻译”等,使强国强军的重要话题变得生动起来,便于广大读者,尤其是有利于部队基层官兵学习掌握其精髓。

国防科技创新,当走好中国道路

服务小贴士:

■王国强

“强军梦系列丛书”——

前不久,主题为“新材料新能源科学技术对未来战争的影响与挑战”的第四届“两弹一星”国防论坛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举行,受到了业界的高度关注。

《铸 牢 军 魂——加强军队思想政治建设》刘继忠著

近年来,北斗导航卫星圆满完成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区域组网并投入运行;歼-20、运-20等先进战机将空军带入全新的“20”时代;东风系列战略导弹惊艳亮相,为共和国筑起“钢铁长城”;首艘国产航母顺利出坞下水,标志着我国自主设计建造航空母舰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这些大国重器、军中利器面世的背后,无不彰显科技创新贡献出的伟力。

《战 之 能 胜——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于巧华著

科技强则国防强,科技兴则军队兴。科技进步改变着人类生产生活方式,也影响着世界军事发展走向。近代以来,旧中国错失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军事革命的机遇,屡屡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成功研制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尖端武器装备,顶住了来自外部的压力,有效维护了国家主权的独立自主。

《铁 律 治 军——坚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李璟、彭和平著

聪者听于无声,明者见于未形。新型材料作为军事高精尖技术发展的物质基础和突破口,谁能更快地开发和应用,谁就拥有更强大的国防技术潜力。前段时间,具有我国自主创新技术的高超音速飞行器取得重大突破,令世界瞩目,成功的背后离不开防热新材料的“保驾护航”。

《精 锐 之 师——构建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欧建平著

国防科技创新,当走好中国道路。军事核心技术花钱买不来,引进仿制的路子也走不远。要想在国防科技竞争中掌握主动,就必须走自主创新之路,不能做其他国家的技术附庸,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经过长期努力,我国在许多领域正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转变,我们完全有能力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实现更大跨越,在属于自己的创新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自信。

《双 重 任 务——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周碧松、吴建军著

见之于未萌,识之于未发。推进国防科技自主创新,必须超前谋划,打好主动仗。军事竞争历来就是时间和速度的赛跑,谁见事早、动作快,谁就能掌控制高点和主动权。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我们要抢抓机遇、夺占先机,以先知先觉的“头脑”、自发自觉的行动,加快推进改变未来战争“游戏规则”的科技创新。同时,牢牢坚持科技自主创新这个基点,迎头赶上、奋起直追,才能点燃战斗力跃升的新引擎,在国防科技创新中走好中国道路。

《科 技 铸 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发展》吴国辉著

《战 略 边 疆——高度关注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安全》周碧松著

《多 种 能 力——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王永明著

《无 形 亮 剑——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姜兴华著

《富 国 强 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陈昱澍、李善东著

《走 向 世 界——中国军队的和平担当》陈依工著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平台发布于外军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两弹一星,我军推进科技兴军的基本经验与启示

关键词: